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七十一章 東海王會來救我們的閲讀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翌日清晨。
李楚仿佛赶尸人一般,一条绳子将十几个僵硬的东海帮众送到朝天阙,后面跟着王龙七盯着有没有丢人。
段庚看了也直呼好家伙。
“神洛城有了小李道长真是大幸。”他惊叹道:“一开始你往朝天阙送歹徒,是一个一个送,后来变成就三五成群送,现在直接一窝一窝送了。”
李楚淡然道:“不过是一个河洛百姓应尽的职责罢了。”
朝天阙在城外是有一座专门关押顶尖高手乃至大能的铁牢,不过这群人显然不够资格,即使是陈虎头也差了点意思,便在此地的监牢就地收押了。
将东流帮众人塞进大牢后,李楚还不忘直接将点穴手解开。
即使解除了禁锢,东流帮众看着李楚依旧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李楚告诫道:“你们就在这里等待律法的审判吧。”
闻听此言,陈虎头的双眼腾然起火,“什么绿?!”
崔子用惊恐地看着他:“帮主……三思啊帮主。”
“怎么了?”李楚奇怪地看着他。
“额……哇呀呀。”陈虎头咬着牙,居然硬是将那两道火焰压了下去,然后牙缝里蹦出一句:“没事。”
“哦。”李楚点点头。
那边段庚道:“说起来,前几日东海王还向我们施加过压力,想让我们帮忙对付你,我自然是回绝了。如今他又来了这么一手,你们可要千万小心,那毕竟是个王爷。”
李楚摇摇头道:“倒也不用多虑,我已经与东海王谈过了。”
此言一出,陈虎头的双眼又腾地起火,“你又说绿!”
“嗯?”李楚再转头看他:“怎么了?”
陈虎头一口牙都快咬碎了,强行压下那股无名之火,道:“没事……”
紧接着就听段庚说了一句:“你也还是要小心为上,如今你们道观树敌不少,难免会给人可趁之机,智者千虑也必有一失……”
“绿你大爷!”
陈虎头猛地从监牢缝隙伸出两只手,疯狂挥舞,想要去拉扯段庚。一边抓还一边怒吼:“小道士嘲讽我也就算了,你也嘲讽我,哇呀呀!”
崔子用则在一旁死命拦住他:“帮主,三思啊帮主,你再这样下去,何愁不斩首啊。”
段庚:“?”
李楚:“?”
倒是王龙七,一下子明白了陈虎头的怒点,在旁边悠悠叹了口气:“别怪他了,也是个可怜人罢了。”
过了会儿,众人离开,只剩下东流帮众人在这大牢之中。
陈虎头背靠墙壁坐下,狠狠锤了一下墙壁,轰的一声。
“今日之仇……来日……”他恨恨地说了一句,又想起李楚那张云淡风轻的脸,想了想,道:“来世定要向那小道士讨还。”
“不碍事的。”崔子用一脸胸有成竹的笑容,“东海王的压力或许不能让朝天阙去对付小道士,但是肯定可以让朝天阙放了我们。只要有东海王的力保,我们用不上几天就可以出去了。到时候……离那座德云观远一点,我们兄弟一样可以叱咤风云。”
“副帮主说得对。”旁边有狗腿子立刻笑道:“那小道士太天真了,以他的修为,即使杀了我们又能如何?可他偏要把我们送进大牢,有东海王的力保,律法算个屁啊!哈哈哈……”
笑了几声,忽然发现,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他立刻觉察不对,看向陈虎头,发现他整个人都开始窜出黑色的火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那是压抑了四倍的怒火。
“帮主……我……啊——”
大牢之中,响起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
原本就屡遭重创的东流帮,再度减员一人。
……
哗啦啦的水声在平静的馆阁内响起。
挂在墙上的惊涛骇浪图中再度升起一轮圆月,大并且白。
沧海君端坐在海图的对面,神情从容,轻飘飘地问道:“为什么要杀东海王?”
“恰好有机会。”
那轮大月上一阵涟漪似的光纹,传出一道声音来。
“我只是让你在安全处监视小道士的一举一动,以免他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你这完全是擅作主张。”沧海君又道。
“主上……”月轮处传来的声音也很平静,好像是两个没有任何感情的人在对话,“我觉得将他送进大牢,可以更好地避免一切麻烦。”
“哦?”
“当时的场景,他一定会是杀死东海王的第一嫌疑人。朝天阙即使不给他定罪,也一定要将他收押进铁牢。花都大会只有不到一个月了,只要一个月内朝天阙抓不到我,那就足够。”
“你这样觉得?”
沧海君的目光转向窗外,依稀有雪花落下。
又下雪了。
“主上……”对面的声音问道:“可是认为有不妥之处?”
“当然有。”沧海君的声音渐渐沉下来,“但事已至此,也只好这样下去了。”
他站起身,来到窗边,跟着说道:“你继续原来的任务,即使小道士被关进铁牢,你也要保证十二时辰紧盯着他。有什么动向,随时向我汇报。”
“是。”
“去吧。”
一番对答之后,海图上的大月渐渐隐去。翻涌的海浪也渐渐平息,又变成了一幅风平浪静的画面。
沧海君推开窗,任由寒风裹挟着雪花涌进来,有几枚晶莹的雪瓣落在眼角,化作一星湿润。
他眨了眨眼,眼前忽然有些模糊。
好像看见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在雪中翩翩起舞,肩臂披着一条细细的狐裘,长袖招展。
他又仿佛听见了那女子在问。
“我跳得美吗?”
没有人回答。
她似乎又在问。
“你爱我吗?”
依旧无人回答。
他抬手擦了擦,将模糊的一切抹去,重新恢复清晰。
天上飘雪,很快就在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干干净净的雪面,哪有人的影子。
什么白衣秋水、刹那风华,不过是一场三十年前的幻梦罢了。
……
“真就跟做梦一样。”
王龙七提起昨晚的清谈会,兀自一脸痴迷。
身前是咕噜噜冒着热气的火锅,诸般荤素形形色色,正在其中上下滚浮,众人已经拿着长筷子开始从锅中捞肉。
小肥龙在一旁摆弄半天,却怎么也搞不明白怎么用爪子拿筷子,急的两个犄角直在那边乱放电。
还是狐女疼他,将肥肉仔仔细细挑出来放到它的碗里,瘦肉自己吃了。
她觉得这样可以避免长胖。
“见到谢姑娘的脸,我才知道,我前半辈子真是白活了。”王龙七又感叹道:“你们真想不到,世上竟然会有那么美的女子,难怪她不争不抢,也能稳居花国榜首。”
“说得这么夸张,到底是有多美?”狐女好奇地问道。
“这么说吧。”王龙七想了想,道:“要是换成男人来说,大概就是有李楚六成相貌的程度。”
“哇。”狐女惊呼:“那岂不是天仙?”
“谢师容是绝美的。”卫将离神情有些低落,小声道:“所以从来没有人能赢她。我们即使在努力,也不过是争第二罢了。”
一旁的杜兰客看不过去,斥责王龙七道:“今天是给将离姑娘的送别宴,你总说她的竞争对手做什么?将离姑娘你放心,不管别人多美,我还是会坚定地支持你。”
舌头甩开,几乎能跨越一整张餐桌。
“怪我。”王龙七嘿嘿一笑:“今天还是要夸将离姑娘的,不过也不用太悲伤啦,即使你回了幽兰轩,我们还是可以常见面的。”
杜兰客瞥了他一眼,问道:“你在外面去这个青楼那个青楼,郡主就不管你?”
“我们这不是还没成亲嘛。”王龙七笑道:“不过……最近她好像已经有这个打算了。所以我更是得趁着这段日子,多见识见识。”
“啊?”老杜讶然道:“你真敢跟郡主成亲?她可是已经死了六任丈夫了。”
“嗨……”王龙七摆摆手,大咧咧地道:“什么天煞孤星,我感觉就是谣言,说不定那六个人就是运气不好呢。你看,正好我还叫王龙七嘛,七字正旺我。”
“谣言?”老杜阴着眼笑,“可不见得啊。”
“你吓不到我。”王龙七道:“李楚知道,我命最硬了,只要有一个人不死我就不会死。你看东海王,他们还是亲兄妹呢,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这谁说的好。”老杜随口道:“说不定东海王今天就死了呢,那你还成不成亲?”
“嘿嘿。”王龙七一笑:“那我立刻就跑路。”
“哈哈……”
众人说说笑笑,伴着窗外的落雪和火锅腾腾的热气,一时间其乐融融。
李楚看着眼前的场景,也微微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