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異常樂園 txt-第四十二章 明晰前路與底層變故讀書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当本命技能正式踏入奥义门槛后,表现形式会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激活【神性·虚数空间】即可看到,原先只是一个明亮光团的【寂灭瘟疫】,如今呈现为一朵静态的黑色火焰。
代表数据总量的“明亮”程度与指令强弱的“凝实”程度,较之此前,并未出现飞跃式的提升,但是“奥义/神性雏形”的成功显现,便犹如铺就完成的高铁轨道,能让寂灭瘟疫向着更强的领域,高速行进。
同样的,踏上神性之路的【吞食天地】,也出现了神性雏形。
不过尽管它与寂灭瘟疫,都是以寂灭印记作为发动基础,但吞食天地的神性雏形却是一颗迷你黑洞。
另外一个显著的不同点是,发动吞食天地会在头上生成雏形虚影,起到沟通世界意志的作用。而规避了神性陷阱的寂灭瘟疫,没有这么花里胡哨,就像言出法随一样,特效经费基本上燃烧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嗯,两者间的区别,让余烬想起了一个非常经典的问题,招式带光的武林高手是否比不带光的要拉风一些?
“呼,总算是回到正轨了,在大书库里泡了两天,提升进度被人追了不少。”余烬小小的松了口气,视线再度聚焦于梦境果实。
泡在大书库的两天时间,当然不能说是浪费,且不提能够直接形成战力的【能量核心·龙爪】,单是让疫医套装和寂灭瘟疫的升级速度飙升数倍,便绝对是值得的,何况,还让余烬在其他领域得到了一定补足。
只是,最能体现竞争的等级排行榜,以及专属于史诗玩家的奥义排行榜,余烬却是落在了后头。
大幅提高了技能奖励的大书库,削减了贡献点的奖励比例,以至于余烬在童话镇中,即便用不同角色当了整整两天的“搅屎魔王”,等级也才堪堪达到史诗中阶顶峰(56),又到了需要汲取【初始炉火】冲击瓶颈的时候。
而诸如连山、闲懒人士、魂歌、枯藤老树、雷霆公爵等公会大佬,则凭借人多力量大的优势,甩掉包括余烬在内的一大批独行侠,达到了史诗高阶,霸占了等级排行榜的前几名,靠着面子果实愣是拉起一支大型公会的鱼鳞臂“鱼姐”,也强势上扬,位列余烬之上。
不过在更能展现实力高低的奥义排行榜上,上述几位公会大佬的优势就不那么明显了。
因为奥义的推演进度和种种“奇遇”直接关联,所以别看余烬的两大本命技能,似乎很容易提升奥义,就以为所有人都是如此。曾经一度自称奇遇小王子的他,差不多就是用“奇遇”打造而成的本命技能,更像是厚积薄发的独特范畴,不能用常理看待。
在奥义排行榜上占据前三位的,分别是不是道士、窥破天机以及奥等宅术师,短短几天时间便将各自奥义推演到了四成之高,晋升为史诗尊者!
余烬要是没有本源技能和能量核心兜底,还真就弱了几人一头。
不是道士和窥破天机这俩货,不知道是接到了消息,还是故意躲着余烬,抑或是明晰书库密藏难以争夺,自打那天干了坏事,就再也没有在余烬跟前露过面,彻底远离大书库这潭浑水,奋战在各自领域。
虽说和书库密藏失之交臂,但实力提升却是非常明显的。
搞得余烬只能把早就散得差不多的怒气,撒在魂歌和他的小弟们身上。
至于在淘金镇异军突起的奥等宅术师,则是稳稳的把握住了来之不易的机会,在上个版本结束时,与窥破天机联手完成了主世界的重大任务,解除了未来科技的世界禁闭,一举成为成为大学组织的头号红人,各种资源取之不尽,连带着他的公会【荣耀之剑】都得到不少好处与关注。
就算不是道士真的【浪子回头】,也很难再像以前那样倍受青睐。
以上三人风头最盛,连余烬都不得不承认,他们能够对自己构成威胁,但最让余烬以及其他玩家在意的,却是排行榜上第四位,暂时卡在眷者巅峰的【杯酒渐浓】邱意浓。
往常这个位置是属于连山的,作为废土集团的首席玩家,连山始终保持着极高水准,但邱意浓之所以后来居上,主要原因是设计师认为白旗离去后,清道夫愈发的缺乏有号召力的首席玩家,致使清道夫对玩家的吸引力,远远小于乐园三组织的另外两家。
便在游戏中假借那位方才有了重大表现的神级清道夫之口,将邱意浓这个“卧底”在大学的清道夫,给要了过去。
当然,在组织选择上,玩家拥有绝对的自主权,清道夫那边没少为此砸资源,再加上来自太阳长女的格外关照,以及邱意浓自己在帝国世界的杰出表现,使得她在当前阶段获得的资源总量与质量,甚至比刚刚完成特殊事件的余烬都不遑多让!
要知道,无间行者和薪火完全体的升级奖励,都妥妥的属于神阶范畴。
因此可以预见,邱意浓卡在眷者巅峰,是非常短暂的事情,绝对有资格和目前排在前列的那三位,一争高下。
苗苗、白旗、血羽、不是剑仙、不是高手、陆仁甲等余烬所熟悉的面孔,也都在奥义排行榜的前两页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可以说,凡是以独行侠身份登上榜单的,“奇遇”绝对少不了,尽管在数量和质量上比不了余烬,却也能让奥义推演以堪称轻松的方式,进行下去。
那些比较知名的公会会长与顶尖玩家,也大都在奥义之路迈出了几个脚印。整整两天时间,对于这些有钱、有肝、有人品、有面子的玩家来说,提升幅度还是非常明显的。
这便使得仅有一成奥义的余烬,落在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一页榜单二十人,在第三页的中间位置才能看到他的名字。
不过即使如此,广大玩家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在论坛或是别的地方,嘲讽余烬“风头不再”“浪费优势”云云,因为在战力排行榜上,他的名字依旧牢牢地占据榜首,无人撼动!
本源/神阶技能的战力评分是十万起步,单是高达二十五万的言出法随,便能让所有人都闭上嘴巴,更别说还有评分更高的永生化身……
熱門言情小說 異常樂園討論-第四十二章 明晰前路與底層變故鑒賞
再加上之前的那次前车之鉴,没有人会觉得余烬在浪费优势,而是时刻关注奥义排行榜与等级排行榜,等待着他又一次冲击巅峰。
余烬本人虽然没打算搞什么大新闻,却也非常关心,寂灭瘟疫获得奥义前缀后,推演速度是否会有所下降,而在梦境果实被激活之前,再度出现的系统提示告诉了他,传奇级别的“疫医套装”还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提示:“疫医套装”的升级进度提升到百分之三点八,令本命技能“奥义·寂灭瘟疫”的奥义推演达到百分之一点一。】
“很好,速度和之前没有差别,按照接近一比三的比例,疫医套装达到百分之百的升级进度,寂灭瘟疫能够获得三成奥义。虽然暂时看起来推演速度有点慢,但是我相信这里有的是加速机会。”
念及此处,余烬的视线透过木塔,看向乐得合不拢嘴的眷者烈毒,暗自心道:“要不要找个由头打一架,瞧瞧奥义推演的最高速度呢?等到疫医套装达到升级条件,我就立马回地上神国将之强化至史诗层次,就算四块史诗级异常合金暂时没有着落,寂灭瘟疫的奥义之路也能继续往前走上一段。”
不过余烬左思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急功近利的办法,反正他要在病村停留很长时间,不必急于一时片刻。
而在梦境果实只差最后五分钟就能激活的时候,病村底层的一些变化,引起了他的注意。
……
火熱玄幻小說 《異常樂園》-第四十二章 明晰前路與底層變故展示
“阿苦,阿苦!你快醒醒啊!咳咳咳……”
不见天日的病村底层,倒也并未昏暗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安插在下层栈道的照明火把,十分慷慨的让几点宝贵光亮透过隔绝屏障,洒到底层区域的上部居所。
这便使得那十几间一出“门”就能看到光点的山洞,受到所有底层信徒的强烈觊觎,为了抢到其中一间,大打出手的情况简直稀松平常,闹出人命更是屡有发生。
其中有一间在昨天才刚刚易手,住进来的,是原本生活在医者炉房下方附近的一对兄弟。
他们因为一件事情,被丢到了这里,凭借还算不错的体格,反杀了一个饥不择食的死刑犯,从而继承了对方的山洞,以及遗留在山洞里的各种垃圾。
这里是病村的混乱地带,定期投放食物和日常用品的木塔不会光顾这里,想要活下去,就得去垃圾堆里捡别人的残羹剩饭,以及破破烂烂的日常用品。
对挣扎在病村底层的许多信徒而言,两兄弟继承了一山洞的宝藏,但他们怎么会高兴于这些收获?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即将加入“祛毒神教”前无意中听到的一个真相,让两兄弟明白他们注定要死在这里。只是对生命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两人,却没有料到,死亡威胁来得如此迅猛。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原本就遭到一顿毒打的兄长阿苦,又因为胳膊上挨了死刑犯的一刀,迅速病倒了。
好巧不巧的是,单向屏蔽的隔绝屏障,突然传来了下层居民的声声赞叹,令被抛弃的底层信徒们,都知道病村来了一位疫病神医。还能动弹的,纷纷离开他们的“窝”,聚集在位置靠上的两条栈道,扬起脑袋侧着耳朵,倾听来自“遥远世界”的美妙声音。
对他们而言,接受外界信息与人保持交流,可以延缓迷失速度,否则在身体机能崩溃之前,精神便会迅速瓦解。
受到下层居民的情绪感染,他们也跟着幻想起了那位疫病神医,究竟能神到什么地步。
但听着这些人有气无力的对话,知道真相的弟弟阿努,却是出离的愤怒了,咬牙暗道:“神医?!狗屁的神医!你们这些蠢货,如果知道疫病是祭司他们故意散播的,就能明白,祛毒神教是个什么东西了!”
阿努忘不了,他偷听到病村医者私下谈论的那一刻,心情有多么震撼。一直以来,他都愚昧的认为,祛毒神教是神明派来拯救罪民的,每天都虔诚的向祛毒圣母信仰祷告,乞求疫病能够远离他们一家人。
然而真相是那么残酷,让阿努无意中暴露了自己,父亲当场处死,女眷则被抓走,两兄弟固然没有立刻死亡,却被放逐到生不如死的底层区域。
可即使如此,阿努也不敢把自己的发现散播出去,只是偷偷地告诉了兄长阿苦,因为他还希望离开底层,哪怕是昧着良心为所谓的祛毒圣母奉献一生都行。
但当聚集在山洞前的几道幽幽目光,试探性的看了过来后,阿努的心沉到了谷底,一旦兄长阿苦病倒的消息公之于众,等待两兄弟的,会是无法想象的结局。
阿努确信,饥不择食的不止那一个死刑犯,他立刻瞪圆了眼睛,抓起一块准备好的尖锐石子,朝着外面狠狠砸去。
“滚!再看弄死你们!”
啪!
石子没有砸到人,却成功的惊走了窥伺者,看到同样健壮的阿努,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阿努知道这样的试探再来几次,就不管用了,他必须在危机到来前,弄醒阿苦。
“快醒醒阿苦!你千万不能倒啊!我们说好了要住到上层去的……”阿努的嘶哑声音低声呼唤着,他用多层布条挡住口鼻以削减臭气,嗓音变得格外低沉。
好消息是,阿苦睁开了眼睛,坏消息是,他说了一通让阿努眉头紧锁的胡话。
“阿努,我做梦了一个梦……真美啊!我梦到父亲活了过来,和咱们一起找回了母亲和姐姐,就像你说的,住进了上层……”阿苦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道。
“梦?你在说什么东西?”阿努不解梦为何物。
由于梦境果实吸走了病村的所有梦境,即使是眷者烈毒都未曾有过体验,纵然他屡次远离瘟疫之地,也难以恢复到正常状况。
阿苦睁大眼睛,流露格外向往的微笑:“梦,我以前也不知道什么是梦。阿努,相信我,只要做一次梦你就会爱上它的……可惜啊,我快要死了,无法陪你了,但能在梦中死去,也不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闻言,本来就觉得状态不对的阿努,立刻摇动兄长肩膀,避免他再度睡去。
“阿苦!快醒醒!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根本就没有你说的梦,活下去,我要你活下去!”
过度急迫,让阿努忍不住大吼出声,即使隔着几层布条,也惊动了徘徊在山洞外的窥伺者们。他们再度聚集起来,手里握着赖以为生的家伙,不怀好意的堵住洞口,看向眼神焦急的阿努,和昏昏欲睡的阿苦。
“滚!你们耳朵是聋的吗?信不信我宰了你们?”
啪!
阿努又扔出了一块石头,这次虽说成功砸到了人,却没有把其他的死刑犯们顺势吓走。
那挨了砸的死刑犯,揉着吃痛肋骨,阴恻恻的说道:“他要死了。”
几个面庞扭曲的死刑犯,纷纷跟着说道。
“你不想死的话,最好把他让出来!”
“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但你也别想让我们继续饿肚子。”
“不要妄想有人来救你,从来就没有人能逃出这里。”
感受到空气中的混乱情绪,阿努的双眼立马变得通红,不再阻止阿苦入睡,抓起属于山洞前主人的一根铁棒,站起身来,咬牙怒道:“反正迟早是死,我先弄死你们!”
面对暴怒的阿努,那几个死刑犯受到了一定震慑,可让人绝望的是,有更多的窥伺者聚集到了附近。
握紧铁棒的手掌,变得苍白无力,被绝望笼罩的阿努,迷茫的想着谁能把他们救出这片放逐之地?
他的模样,让一众死刑犯得意的笑了起来,但是这些自诩捕食者的渣滓们,并不知道,在黑暗深处的污秽之地,有一座堆成小山的垃圾突然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