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修羅戰婿討論-第三百六十章 帥氣多金推薦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说话的人。
是美美。
她的性格本身就大大咧咧。
和徐甜甜相比,有过之而不及。
虽然在事后,有被告知,她和小欢两个人,之所以能够全身而退,全都是靠着叶天纵的英勇。
不过,她有着很浓烈的嫌贫爱富的思想,尤其是,当她得知,雨柔这嫁的老公,居然是一个傻子流浪汉的时候,她的第一直觉,就是让两个人离婚。不过鉴于对方搭救过自己,所以,如果直接赶走,这好像说不过去,那只能够通过这种对比的方式,让对方自惭形秽,以至于最后灰溜溜走人。
她心疼雨柔。
也不想得罪叶天纵。
说话的时候,还特地阴阳怪气的对着其他好姐妹,希望她们都能够过来帮忙围剿。
“美美,你别这么说……”
小欢比较低调,同时也是一个感恩的人,虽然相比下来,这叶天纵的确不如大哥哥,但是这并不能抹杀他曾经救过自己。所以,见到美美这么说,她当时就很不悦,出声阻止。
等到四个女的下来之后,她还很难为情,虽然脸色羞红,不过还是走过来,看着叶天纵,满脸歉意的说道:“叶先生,不好意思,美美就是这种性格,她其实没有任何的恶意,我在这里,代她向您道歉,除此之外,密林里面的事情,真的很谢谢您,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您及时出现的话,我们恐怕就……”
“没事,举手之劳。”
“你们既然是雨柔的好闺蜜,那自然是我的朋友。”
“为朋友两肋插刀,这是我叶天纵的行事风格,不用过多在意。”
“总而言之,你们能够安好,我就心满意足了哈。”
叶天纵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更何况,她们口中所谓的大哥哥,就是自己,吃自己的醋,没有那个必要。
而现在。
几个女的都喝了酒,其实有些醉醺醺的,就连说话都在打着酒嗝。能理解她们现在的疯疯癫癫,所以叶天纵没有过多计较,便是笑呵呵的说道:“那什么,今晚你们都喝醉了,咱们有事情,改天再说。这样,我现在就安排人,送你们回家,都这个样子了,肯定开不了车哈。”
说着。
叶天纵就要将她们给送走。
而见到这一幕的任东国,也的确觉得现在的情况,不方便多谈。
虽然他心疼叶天纵,极力的想要留住这个好女婿,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步步来最好。
便是跟着说道:“对对对,天纵说得对。雨柔啊,你先在沙发上坐会儿,我让下人给你弄点儿醒酒的,我和天纵,叫福伯,把甜甜,美美还有小欢都给送回家去……”
“不用了。”
徐甜甜还很清醒。
虽然喝了酒,但是脸上看不起来有多少的红晕。
其实,今晚几个女的之所以情绪这么亢奋,主要是她挑的事情。
在她心里,从来就没有正眼瞧上过叶天纵,主要是因为对方救了自己,不好直接做一些伤害人的事情,可是为了好姐妹的以后着想,这个恶人,她愿意站出来做。
所以。
她直接打断了任东国的话,邀请美美、小欢,甚至是任雨柔重新坐在沙发上。
而任东国本能的还想要再劝说,可是叶天纵见到现在事情势在必行,躲是躲不掉了,既然她们要谈,那就看看事情的走向如何再说。
“爸,咱坐。”
“坐下来,慢慢谈。”
“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在我心中,你始终是我爸,雨柔,也肯定是我老婆。”
“这是绝对毋庸置疑的事情!”
叶天纵安抚好任东国。
二人跟着坐下来。
而自始至终,任雨柔其实不胜酒力,有些晕眩。
但是头脑还算是清醒,看着叶天纵,她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这个事情,在她心里,总感觉对不起叶天纵。
可是大哥哥的事情,却令她一直都难以割舍,这事情,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叶天纵,她认为,都需要给一个交代,就这么继续稀里糊涂下去,对谁都不好。
“好,那咱们现在坐下来,好好聊下。”
徐甜甜作为几个女人的领头羊,她这话一出,立刻就得到了众人的赞同。
叶天纵和任东国二人,则是正襟危坐,随时倾听对方的话。
“这大哥哥的事情,想必,任叔叔已经告诉你了,那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挑明了说。”
“当然,前提是,我们必须得感谢下你。在那原始森林,你不顾安危的救了我们,甚至是让我们姐妹有机会能够再次团聚,我们表示感激,对此,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只要我们能走到的,就一定会满足。”
先礼后兵。
这徐甜甜的性格虽然有些莽撞,但是毕竟也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孩子,知道礼数的问题。
说着,她看向叶天纵。
而叶天纵则是摆手一笑,淡然的说道:“我说过,救你们,就是满足我老婆的愿望,只要她开心,我就开心。你也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咱们有话就直接说。这个所谓的大哥哥,在你们口中,好像很好,因为有他的存在和比较,所以就显得我叶天纵一无是处,你们找我来,就是希望我知难而退,远离任家,成全雨柔和他,是不是这道理?”
“没错!”
徐甜甜眼前一亮,本来以为这叶天纵是个傻子,没想到,脑子思路这么清晰。
他能够理解自己的心思,这样也省得自己浪费口舌,所以,她不置可否的点头。
“叶先生,您别多在意,这事情,咱们就是商量商量哈。”小欢低声的提醒。
美美则是双臂环抱在胸口,索然无味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一码归一码,你救我们,跟你和雨柔是否能够在一起,绝对不可能牵扯上任何关系,我们绝对不会答应!”
“天纵,这个事情,就是拿出来说清楚,我希望你能……”
任雨柔欲言又止,她知道姐妹们都是为了自己好,说大哥哥的事情,是希望能有个结果。
而对叶天纵,她又心里很愧疚,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倒是任东国,此刻的态度,显得很是强硬,说道:“不管你们怎么闹,总之,在我任东国心中,叶天纵就是我的女婿,其他任何男人来了,我都不认!除非,雨柔不认我这个爸爸了!”
“爸!”
这是任雨柔最担心的一点。
本来如何面对叶天纵就足够难受了,现在还要应付爸爸。
她呐喊之中,就想要辩解。但是,自信满满的叶天纵,却觉得无所谓,和自己为敌,他有信心。
所以,就摆手示意,高声的说道:“这个事情,我觉得说开了也好。首先是雨柔你们这边,你们对那大哥哥念念不忘,优秀的人,从来不缺乏追求者,而我也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所以,我想听徐甜甜你们把话说完。
而爸您这边的话,我只能说,既然看好我,那就要对我充满绝对的信心。我相信,不管是任何男人,想要把我比下去,可没那么容易,所以,你们就不要过多追究了,好吗?”
叶天纵的话。
让得任雨柔心中更加愧疚。
而欲言又止的任东国倒是放下心来,至少,在自己和叶天纵打交道的这些日子以来,但凡他能够有这样的举措,基本上能保证事情可以得到圆满的解决。而且,他是知道的,叶天纵对女儿非常好,两个人一路走来,非常不容易,别说是自己,恐怕就是他,也不舍得离开任雨柔。
“行,我答应你。”
“老头子我,就不多说话,我就在旁边看着,有爸给你撑腰,你随意!”
任东国点头。
而任雨柔抿了抿嘴,也没有多说,却是叮嘱徐甜甜,说归说,别太伤害叶天纵。
一拍即合之后。
言归正传。
“那,既然咱们把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也就没有必要拐弯抹角。”
“这个大哥哥,是当年雨柔中意的男人,时隔十八年,虽然还没有见面,但是,她一直都念念不忘。”
“而最近,经过美美和小欢的调查得知,这大哥哥,还活着,而且还活得非常好。目前是国际某个著名公司的亚洲总裁,身价上百亿,而且为人帅气多金,非常……”
虚构。
叶天纵看得出来。
这徐甜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明显是在瞎编。
只是通过这种方式,让叶天纵知难而退。
而且,她一边说,一边还掏出照片和相应视频来佐证。
但是自始至终,都只有背影,没有正面。
画面中的所谓大哥哥,的确是出入高档场所,帅气多金,比明星还明星。
而看到这一幕,她还在不断给旁边的人使眼色,美美立刻就说道:“这大哥哥,如果不是我们雨柔的心上人的话,恐怕我都想要去试一试。经过我和小欢的调查,他最近就会来到临城市,而且也知道了雨柔的下落,他们两个人,随时随地都会团聚,你说,这样的美满姻缘,你舍得拆开吗?”
听到这里。
叶天纵心知肚明。
她们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虚构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身份,让叶天纵知难而退。
毕竟,有钱有势有地位,这是任何女人都为之憧憬的梦想。
而破除的最好方式,就是叶天纵同样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
他当然不相信任雨柔是爱慕虚荣的人,只是心中的那个结,如果无法解开的话,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达成所愿。
所以,他有计划。
分两步走。
至少在没有完成复仇计划和解决北境敌对势力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和任雨柔相认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