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779章 前輩,求您收我爲徒(求訂閱)推薦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江缺间交流的加强后,南华越发地觉得江缺是一位强大之辈。
至少,也应当是一位隐世修行的高人。
“若我能拜入他门下学习修行之术,应该能学到些本事。”
至于江缺年纪轻轻的模样,在南华眼里完全不是问题。
达者为师,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天底下还有比修行更重要的事情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諸天大聖人-第1779章 前輩,求您收我爲徒(求訂閱)讀書
要知道,修行是可以突破普通人的寿命极限,可以活得更长一些。
哪怕只为活命,也是蛮好的。
因此。
他内心都兴奋起来了。
这一次。
他有可能真的遇到大神了。
江缺乃是先秦练气士的可能性很大,让他觉得很神奇。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跟随江缺一起修行。
念及此。
江缺便第一时间开口说道:“前辈,晚辈朝暮修行一道,但一直苦求而无门路,求前辈您收我为徒吧。”
他想修行。
想成为强大的存在者。
闻言,江缺抬头瞥了南华一眼,“你不是在修行吗?”
“一直未入门道。”
南华老脸一红,“晚辈手里有一些先秦练气士的残缺功法,但未能入门筑基。”
“我不是先秦练气士。”
江缺摇摇头,“你若是要寻找先秦练气士,只怕找错人了。”
“前辈,您是得道高人,不管您是不是先秦练气士,我都愿意随您一起修行,不知可否?”
南华急忙说道:“我只想求学问道,愿朝闻道夕死足也。”
江缺:“……”
他一脸冷然着目光,寒意卷动,“想学道,想修行?”
“是,还请前辈您成全。”
南华继续说道:“前辈您应该清楚,晚辈是真心向道,是想求道觅长生。”
长生?
这二字不知吸引多少人。
也不知有多少人想看一看长生是否真的存在。
“你不是已经在行动了吗?”
江缺朝张角的地方望去,“现在,那张角一身气运在身,你只怕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吧。”
这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更何况,法不传六耳。”
江缺的声音缓缓响起,不禁让南华面露苦涩来,“前辈,我愿拜你为师。”
只要能够修行,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别说区区拜师了。
便是叫爷爷也行啊。
只要能够修行,那比什么都要好。
他南华研究这么多年,专研这么多东西,自然就明白修行的重要性。
最主要的是,他南华是知道先秦练气士的。
只不过,他研究大半辈子,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来。
“前辈,我……”
南华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却被江缺打断,“行了,多说无益,须知法不传六耳。”
南华:“……”
怎地就法不传六耳呢?
他一脸难过,不过被拒绝一事,也在他的预料中。
他非常清楚这一点。
想要让江缺收自己为徒,传授自己修行法门,或者引导自己修行。
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既然知道方向,知道目标,那就等于有方向了。”
南华暗暗思索起来,“这就是我的机会,不管有多么艰难的事情,我也要坚持下去。”
总比什么也不知道要好,毕竟自己连斩苍天立黄天,借助新朝气运这种事都想得出来。
还有什么是他南华做不出来的?
不在乎就是坚持而已。
虽然艰难一些,虽然痛苦一些。
实际上。
机会还是有的。
他非常确定,江缺就是一个修行者。
“即便他不是一个先秦的练气士,也绝对是一个我未知的修行者。”
南华暗道一声,心里有些叹息。
失望归失望。
但……
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不行,像这样的修行大佬,我一定要紧抱他的大腿。”
南华非常清楚一点,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他必须抓住,从而真正地踏上修行之路。
闻道艰难,入门更是艰难。
如非是很艰难,他南华怎么可能让张角出去做事,这都是求道惹的祸。
“前辈,那……那晚辈跟在您身边吧?”
南华小心翼翼地说道:“您走南闯北,也需要有人伺候……”
“不需要。”
江缺眉头一挑,淡淡地说道:“我一个人早已习惯,况且你我所走的不是一条路。”
南华:“……”
怎么就不是一条路了?
再说了。
我南华还可以改啊。
你老人家说,我哪里做错了,我改啊。
可江缺压根就不给他机会,直接拒绝和否定。
这哪行?
南华一时间有些急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正想再说一两句话,解释一番后,江缺却一个闪身上了客栈二楼。
南华想追上去,却又没动。
“师父,你这是怎么了?”张角回来了。
他连南华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便有些惊讶,自家师父难道也遇到麻烦了?
这些想法让他哭笑不得,也让他郁闷几分。
很怪异无比。
“没事。”
南华回过神来,他摆摆手,“张角,你有什么事?”
“师父,房间已经安排好了。”张角恭敬地说道。
南华:“……”
这时候,南华才复杂地看了张角一眼,“如果你遇到一位绝世高人,会怎么做?”
额!
南华闻言一懵,但还是不假思索就说道:“很简单,死皮赖脸追上去。”
“……”
南华忍不住嘴角抽搐,心道:“果然,不愧是我南华的徒弟。”
比他还要不要脸。
当真是让他觉得很郁闷几分,心情好不苦涩起来。
不过……
南华觉得张角所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问题。
或许。
自己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他心想着,“这样的话,天长地久的情况下,相信前辈一定能看到我的坚持和努力。
法不传六耳,求道修行哪有如此容易啊。
才只是第一次见面罢了,前辈他老人家不传授我修行之道也在情理之中。”
倒也没什么想法。
原本失望的心情,瞬间就好起来。
他突然上前拍拍张角的肩膀,“张角,你做的不错,好好努力。”
张角:“……”
不就是让店家弄好房间吗?
这有什么努力不努力的事情?
他一脸懵了。
还有点古怪起来。
不过,等张角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南华已经走了。
客房里。
南华一个人盘坐着,“前辈之所以没有答应,说明他还有考验我的想法在里面吧。”
毕竟太突然了。
这突如其来的见闻,南华心里有些感慨起来。
“原来,这天地间还有江公子这样的强者。”
南华暗道:“前辈就是前辈,果然不简单啊。”
他内心无赖不已。
心情着实艰难,也着实有些苦涩。
他南华求道多年。
但……
即便是这么多年来,他所认识的几个同道之辈,却都不是真正的修行者。
甚至,他们连真正的练气士都算不上。
只能算是普通人罢了。
和他一样,苦苦挣扎,想要修行入门。
至少要跨入门槛。
但现在看起来,这道门槛似乎很高。
他们花费大半辈子的时间,居然都没有入门,没能筑基成功。
“修行,太难了。”
南华忍不住叹道:“不过,那位前辈应该是一个真正的高人。”
不食人间烟火,至少也是谪仙之辈。
另一间客房里。
张角有些茫然地看着南华传授的太平要术,“师父传授给我的太平要术,似乎……
很一般啊。
只是一些特殊的技巧罢了,或者说,只是障眼法。”
和真正的强者都不够看。
这……
就郁闷了。
“原本,我还以为他真的会传授我一些道门法术。”
张角心道:“现在看来,哪怕是师父他老人家,其实都只是普通人罢了。”
所有的法术,都不过是一些障眼法罢了。
不够看的。
“所以,我真的要斩苍天,真的要立黄天?”
虽然那宝图很有吸引力,看起来很可怕。
但是,张角的内心还是有点茫然,“白天的时候,那些话只是说给师父说的罢了。”
张角暗暗一叹,“也不知要何时才行,要是真正的法术就好了。”
一番沉吟后,张角草草睡去。
那太平要术,只是一些障眼法,看得也提不起兴趣。
若只是骗一骗那些普通人则罢。
但若是想要骗那些有见识的人,问题应该很大才是,也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其实,张角的内心是很不想去骗人的。
“虽然我也很想拯救天下苍生,但这个愿望和想法实在是太大了。”
张角暗暗苦笑,“大到我一个人无法支撑,大到我不想去做。”
但……
他的师尊南华老仙,却一直怂恿他。
这些事情,其实张角都知道,他的心里也很明白。
但是在这个时代里,讲究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他张角自然不能背叛南华的意思。
或者说。
要拯救天下苍生的事情,其实是他师父的想法,并不是张角本身的想法。
这些年来张角一直觉得太平要术,实在只是一些欺世盗名的障眼法罢了。
而这种所谓的障眼法,在真正的大人物眼里压根就不算什么。
想要起事,又谈何容易?
另一间客房里。
江缺一脸平静,面容平静无比,“有意思,居然能够在这种地方碰到南华和张角,看来那黄巾贼人未出啊。”
这倒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天下下该没有真正地大乱。
“不过……”
江缺心道:“他南华想要求道怕是有点艰难。”
实际上。
江缺之所以不传道于南华,主要是因为南华本身的品性不怎么好。
以一己私利,而谋求整个天下的大乱。
这种人只是自私自利之辈,绝对不值得他传授道法。
如果是换一个人来,或许江缺考率一下。
“罢了。”
江缺暗道一声,“我也只是侥幸遇到他而已,等明日后,就要离开了。”
到时候各奔东西,自然只是有缘再会了。
只不过。
在等到第二日的时候,江缺万万没有想到,南华居然做出一个让他都比较吃惊的决定。
同时,也让那跟随南华一起学到的张角也懵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对张角来说,其实比较大。
第二日。
江缺刚出客房便看到南华了。
大概是见到他出来,南华恭敬地行礼起来,“晚辈南华给前辈请安。”
江缺:“……”
请什么安?
他又不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