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妖魔哪裡走 ptt-671.一條龍讀書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登高望远,王七麟看向四周。
可惜四周巨棺群中依然有黑雾萦绕,让他的视力无法穿出太远。
他在泰山嵤顶上一阵风般狂奔一圈,眼睛从近到远的细看,结果还真看到了一些痕迹。
青石地面上多了一块破烂木板。
他御剑飞了过去,看到上面潦草的刻着一些字:已读懂泰山嵤上古文,有变,闻鼓声而来。
看清楚这些字他有些茫然,这句话很好理解,谢蛤蟆和徐大应该是在他和唐铭进入泰山嵤后继续研究了上面的字画符号,然后说他们看明白了这些符号记录的消息。
并且还发生了什么变故,让他听着鼓声去找他俩。
可是,哪里有什么鼓声呢?
他茫然的倾听四周,没听到什么鼓声只听到‘叩叩叩’的敲门声,并且看到了群棺中有身影在跳动。
王七麟定睛看去,看到长右站在一座棺材上瞪大眼睛看向泰山嵤。
长右与他打了个照面,口中发出‘叩叩叩’的声音。
但王七麟搞不懂它的意图,甚至搞不懂这是不是它发出的声音。
因为‘叩叩叩’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很像是棺材里头的干尸在叩击棺材要逃出来!
长右没有与他进行沟通,对他吼叫几声后转身狂奔,身影很快消失。
王七麟有意去追他,可是犹豫一番后还是没有去追。
长右跟他们敌友关系不明,不能过于信任。
群棺之中,声音绵绵不断。
突然之间,从泰山嵤背侧那两座阴楼所在处响起‘砰’的一声闷响!
这声音不是很响亮,但带着震雷般的威严,清楚的传到了四方。
鼓声!
随着这奇怪鼓声响起,千棺困宅里的铜木棺材纷纷抖动,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似乎是棺材盖子要挪开。
在石洞入口处,一些雪白的身影若隐若现,王七麟凝神一看,竟然是困在冰块里的镇宫冰俑出来了!
见此他当场就破口大骂一句。
谢蛤蟆可是说过这些冰俑都已经完犊子了,没想到他在这件事上也翻车了。
他无暇去研究长右意图,转身循着鼓声奔跑。
穿过盘踞在大阵中央的迷雾,两栋小楼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小楼有两层高,已经破败不堪的不成样子,窗栏门柱都烂了,支撑四壁的石砖松松散散,长满青苔,似乎有人轻轻一推就能把楼推倒一样,颓败气息浓郁。
看着这座腐朽小楼,王七麟算是知道刚才用来刻字那块破木板是哪来的。
鼓声似乎就是从小楼里面发出的,不过环境太过昏暗他看不清楚,走近了才发现这声音不是从楼里发出,而是从楼后发出。
在小楼后面有一座一丈高的玄黑色祭台,祭台形状与泰山嵤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唯一区别是,泰山嵤上头是一片坦途,而这祭台上头则是立着一个大鼓,此时长右正在咬牙切齿的敲鼓,徐大站在不远处举着燃木神刀盯着它看。
谢蛤蟆则站在台子边缘,他双手负在身后凝神看着前方,渊渟岳峙,高人风范。
见此他便几个箭步冲了上去问道:“道爷徐爷,你们怎么在这里?”
谢蛤蟆没有回答而是抢着问道:“无量天尊,七爷你总算出来了,你们是不是拿出了伏魔龙鼎?哦,对了,唐铭呢?”
什么伏魔龙鼎?王七麟莫名其妙,他说道:“我们什么鼎也没有拿出来呀,至于唐大人。”
他叹了口气,迅速的将之前在泰山嵤中遭遇的一切说了出来。
谢蛤蟆听后跺脚,叫道:“唐铭从太极阵中拖出来的那个青铜鼎便是伏魔龙鼎,这次你们可闯祸了!”
“先前你们进了泰山嵤以后从上面落下一些飞箭毒砂,还有浓雾一样的毒气,那会老道就知道情况不对。”
“后来老道研究了外面的图像和文字,发现它记录了一个警告,说里面根本没有长生鼎和不死药,倒是用龙鼎镇压着一个上古巨邪,任何人不得进入,假使非要进入,那也不得移动龙鼎,你们倒好,直接把这龙鼎抽了出来!”
“上面有没有说龙鼎里记录了什么?”王七麟问道。
谢蛤蟆愕然看他。
他便又解释道:“龙鼎里头掉出来一张兽皮,上面写了许多字,我猜里面可能写的是克制那巨尸的法子。”
谢蛤蟆问道:“你把那张纸带出来了吗?”
王七麟说道:“唐铭随身带上了,但他又掉下去了。”
谢蛤蟆气的一拂袖:“那你说个鸡儿!”
王七麟讪笑道:“道爷你别冲我发火,这事跟我无关,我已经跟唐铭说了别作死,谁知道他非得多手多脚的去瞎动弹?”
“对了,你们怎么在这里击鼓?这是什么地方?另一个泰山嵤?”
谢蛤蟆摇摇头,道:“无量天尊,这地方来头可大了,这是天鼓击妖台!”
“先前老道搞懂泰山嵤中藏着什么东西后,便猜到你们可能会在里面瞎捣鼓然后捣鼓出事来,于是便带上徐爷来找到这个地方。”
“龙鼎一动,巨邪复生,只有敲击击妖大天鼓,发动千棺困聻大阵,合天雷人怒鬼怨之威才能勉强克制那巨邪的能耐,再行解决它!”
王七麟问道:“可是击鼓的怎么是这长右?”
谢蛤蟆摇头说道:“无量天尊,老道也没有想明白个中隐情。”
“先前你警告我们泰山嵤内外有机关发动,于是老道和徐爷便跑到了棺材后头去躲避,这长右则消失不见,就是刚才它突然跑了过来,抢走鼓槌敲击了天鼓!”
他看向远处模模糊糊的泰山嵤,说出了一个猜测:“若老道所料不错,这长右应当是发现了巨邪出世,于是便摒弃与我们的前嫌,来想办法一起对付巨邪!”
听到‘巨邪出世’四个字,王七麟心里一动,道:“道爷你说那泰山嵤里头的巨尸,会不会是传说中的旱神犼?”
“你看长右得知它要出来,拼了命的敲击天鼓,它肯定很忌惮里头的巨尸,对吧?”
谢蛤蟆看向旁边的长右,倒吸一口凉气。
这长右真的在玩命!
击妖天鼓可不是寻常牛皮鼓,它是以上古神兽夔的皮毛所做成,鼓槌是它的唯一那一条腿的骨头。
夔皮做成的鼓是震慑天下妖邪的头等厉害法器。
《黄帝内经》载:“黄帝伐蚩尤,玄女为帝制夔牛皮鼓八十面,一震五百里,连震三千八百里。”
轩辕黄帝讨伐蚩尤之时,曾经宰杀了一只夔,九天玄女率领军士制作了八十面战鼓。
相传当黄帝摆下了奇门遁甲阵以对付蚩尤大军,蚩尤大军入阵,九天玄女便亲率军士以雷兽之骨大击八十面夔牛皮巨鼓,以天鼓之音唤奇门遁甲大阵起阵。
谢蛤蟆给王七麟介绍,有一种说法是说夔与天地同生,世上只有三只,黄帝杀掉的是第一只,第二只乃秦始皇所杀,然后在历史上便没有什么名声。
历史上修士们认为秦始皇没有黄帝的功业,所以这只夔的皮做成的鼓就没那么厉害,进而没有在史书中留下名声。
但现在看来他们都说错了,秦始皇杀夔制成天鼓,做成了天鼓击妖台,这天鼓击妖台深埋十万大山深处,一直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这才导致它名声不显。
毫无疑问,这天鼓设立于此不光是要以它自身的威势来镇压大邪,还要配合千棺困聻大阵,设立天鼓击妖台者想要学轩辕黄帝,以天鼓唤醒大阵配合使用。
这种法器威力强横,使用起来条件自然很高。
长右虽是上古灵兽,可是依然难敌天鼓神威,它大力挥舞鼓槌,也不知道是反震力太大还是鼓声伤害了它,它四个耳朵都在往外冒血!
从它的表现来看,它是真的玩命了。
王七麟三人看的眼睛发直,长右乃是水兽,与旱神势不两立。
所以能惹得它这样玩命,那里头的大邪真可能是他们要找的旱神。
可是王七麟真没想到自己会找到旱神,他觉得自己运气不能这么好吧?
闷雷般的鼓声不断响起,竖起的铜棺颤抖越发激烈,连空气都开始抖动,好像里面的僵尸随时能破棺而出。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现在他们与长右是一个阵营,而且说起来长右这次出现也没有攻击三人——只攻击了唐铭,而唐铭跟他们又不是一路人。
所以他们双方之前并没有矛盾,此时又有共同敌人即将现身,王七麟觉得双方可以合作。
徐大大踏步走上去对长右伸手:“鼓槌给大爷,让大爷来敲鼓!”
长右面容狰狞的扭头看他,看了他一眼后轻蔑一笑,又咬牙切齿的回头去敲鼓。
徐大气的要打人。
谢蛤蟆喝道:“无量天尊,鼓槌给老道!”
他一甩长袖飞了上去,罡风激荡,长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长右似乎知道他的厉害,便将鼓槌扔给了他。
谢蛤蟆接过鼓槌双手握柄,咬着牙狠狠的敲了起来。
从谢蛤蟆开始敲鼓,鼓声猛然变得浓重而紧促,震得他和徐大浑身热血沸腾,仿佛那即将出征的战将,斗志高昂。
长右则死死的盯着模糊的泰山嵤,双拳紧握,浑身水汽荡漾。
它做好了战斗准备!
天鼓在谢蛤蟆手中展现出来的威力跟长右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本身神兽夔之皮毛做成的天鼓便威力非凡,它又被做成了击妖台,那威力更强!
击妖台又叫击妖雷辕,所谓‘雷辕’就是在战鼓声中奋勇前进的战车之意,有关这东西的最早传闻可以追溯到夏朝阐截两教的封神大战,后来出现在过很多大型的除妖辟邪战斗中。
这样天鼓加上雷辕,绝对的强强联合,绝对的一加一大于二!
击鼓声滚雷一样越发的响亮越发的密集,鼓声传到山洞四壁又被折射回来,愈加显示其声势骇人。
当击鼓声和反射回来的声音几乎连成一条线的时候,猛然间一股洪水般的怒吼声在山洞里响了起来。
鼓声隆隆作响,但这突兀出现的吼叫声却完全把鼓声压制住了,吼叫声之后是震慑人心的人鸣马嘶和刀枪剑戟撞击声,数不清的方言被人用吼叫的方式喊了出来,一时间这漆黑的山洞里杀声盈天、气冲霄汉!
徐大叫道:“七爷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一场战争的声音啊!”
他的猜测不错。
随后又响起了惨叫声、求救声、绝望的呼喊声压住其他声音成为主流。
王七麟想起马明谈起战场时候的一些话。
他说战场上白刃战的时候没有人,只有牲口和野兽。
一直以来王七麟没法想象他说的那是什么意思,如今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喊杀声,他终于有些了解了。
谢蛤蟆面色凝重的挥舞鼓槌,隆隆战鼓声中,嘶吼声越发惨烈,有一方开始发起冲锋。
当冲锋喊杀声响起的时候,从千棺困宅大阵内层开始,竖起的铜木棺材的盖子纷纷掉落,数不清的僵尸从棺材里蹦出来,向泰山嵤冲去。
这些死尸身穿玄青色破烂甲胄,身上甲片质地为青灰色略质地细密的铜铁片,呈层理状,叠叠相交。
甲片有长方形、近方形、舌形、等腰梯形、直角梯形、圆形好几种,有些甲片上还钻了一些圆形或方形的小孔,用扁铜条联缀在一起。
甲片未被叠压的边上有一道袜棱,被叠压的角有磨角,以便联缀和甲胄伸缩。
这些甲胄特征综合起来,大秦铁军所穿的侧襟铁甲!
看着死尸冲向泰山嵤,徐大结结巴巴的吼道:“七爷,咱们还、还他娘上不上啊?这是怎么回事?都诈尸了?而且它们在冲泰山嵤?”
一道身影掠过,长右已经飞身而去。
泰山嵤顶上,一道巨大的尸身矗立起来,它手中举着曾经挂在胸前的庞大铜镜,仰天发出咆哮声!
王七麟当机立断,喝道:“管它是不是旱神,并肩子一起上,做了它!”
他御剑飞起,徐大含上了请神金豆也纵身而来。
狂奔几步后徐大吼道:“七爷,不对啊!”
王七麟正要一鼓作气冲上泰山嵤,听到徐大的吼叫他只好回身看了一眼。
徐大举着小金豆叫道:“日他姥姥,青龙王给大爷的这请神金豆又失效了!”
战况紧急,王七麟无暇多想,说道:“先干它再说!”
这次爬泰山嵤他不用御剑飞起,徐大也可以自如的爬上去。
因为泰山嵤外面爬满了身穿破烂甲胄的干尸和浑身赤裸带着寒气的镇宫冰俑。
它们像是叠罗汉一样往泰山嵤上攀爬,两人踩着它们肩手脚肩膀便能爬上去。
长右则没有这么做,空中忽然有瀑布出现,它踩着瀑布逆流而上,纵身腾空——
接着浑身鲜血喷涌!
王七麟只感觉一股寒气从头顶灌入!
他压根没看到尸王的手段,长右竟然就遭受重创!
要知道这长右可是上古凶兽,他当初是与之交过手的,虽然做不到彼此知根知底,但他能感觉到长右不好对付,自己即使能拿下它也得费一番功夫!
可是如今他压根没看到尸王怎么出手,长右已然失去战力!
长右鲜血喷出,却没有像正常那样洒落大地,而是像烟火般在空中绽放了。
轰隆隆的声音接二连三,王七麟看向左右,发现环境很古怪!
本来他们是处于一座庞大的山洞中,现在他们还是在这座山洞中,可是山洞却有所变幻!
随着天鼓声响,山洞顶上和左右山壁都有滚滚巨石落地。
但巨石没有砸毁什么。
或者说它们实际上没有落地!
王七麟只是看到了有石头脱落这种事,他看到的像是一场虚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虚幻之后,山洞扩展。
一股奇异的香气弥漫出现。
这股香气淡而弥久,让他忍不住去使劲吸了两口气。
驾驭飞剑的香神面色变了,叫道:“是龙涎香!”
山洞变幻极快,平整的地面变的参差不齐、犬牙交错,大块的岩石出现,这些岩石竟然全是绿色的!
王七麟定睛看去才确认,原来岩石的颜色是上面覆盖着的青苔所现,并不是岩石是绿色的,而是所有石头都长满了苔藓,所以才是绿色的。
四处之中,水流滚滚。
这是一座巨大无朋的水溶洞。
王七麟茫然的看着这处洞穴。
它是怎么回事?它来自哪里?它怎么突然出现了?
洞穴上下四周都是岩石,很粗糙的岩石,覆盖着青苔的岩石。
这种情况下,有一条庞大的黑管穿插在浓密的青色之中。
徐大看着山石中这条粗粗的黑管发呆。
黑管像是——像是一座连绵的小山在溶洞中起伏,近乎是一座迷你山脉。
山脉通体漆黑,上面的石头以一种优美的线条与纹路互相镶嵌……
这些黑色石头在某一片区域个头很匀称,它们生长在山岭上,区域之间石头个头则不一样,越往远处这些黑石头的个头越大。
王七麟穷尽目力看去,看到山岭尽头的石头比徐大还要高大……
很古怪的是,这些石头上有统一的纹路,石头大小不一,纹路紧密程度不同。
大的石头纹路不那么繁密,小的石头纹路则很紧密。
纹路迭起,王七麟一眼认出这是云纹。
然后他往山岭尽头看,看到了尽头是一座凸起于地面的山丘。
山丘上的黑石头最是巨大,但不像山脉其他地方一样全是黑石头,它在黑石头覆盖之间还有其他东西,比如有两个高高凸起的山包……
比如有一条修长开阔的山脊,比如山脊两侧露出了小巧而尖锐耸立的山峰……
徐大惊骇的看着这一切叫道:“七爷,这是怎么回事?咱们这是突然到了哪里?”
震耳欲聋的天鼓之音忽然断绝,谢蛤蟆的声音传来,同样语气惊骇:
“怎么回事?无量你娘的天尊,七爷徐爷你们怎么样?这这这,这怎么有一条龙!”
一条龙!
笔下生花的小說 妖魔哪裡走 線上看-671.一條龍
王七麟恍然大悟。
他看到的不是一座迷你山脉,而是一条巨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