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承包大明 ptt-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分享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可真是谁也没有想到,礼教最终会败在一个回收废布的小商人手中。
这真的是很讽刺。
一旦“高贵”被“肮脏”给污染了,那没得救了。
这刘三一案,本就已经吸引了全国的目光,故此这一判下来,礼教当即就走远了,基本上是回不来了。
只要百姓不再信任礼教,礼教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礼教不是说给上流人玩得,而是给上流人愚弄下等人的。
下等人不听了,上流就没得玩了。
这真的雪崩。
但其中每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朝中大臣皆是读圣贤之书长大的,眼看着自己曾经的信仰,被百姓唾弃,他们真是心有不忍,他们还是在尽最后的努力,挽救儒家思想,满朝文武全部都跪在太极门前,但这已经不再是博弈,而是乞求。
乞求皇帝给予儒家一个机会,别让儒家就这么完了。
如今这情况,只要帝商组合再使把力,后果不堪设想。
礼教咱们就不谈,可这么下去的话,儒家也会跟着玩完。
你们这玩得也太狠了一点。
王家屏、许国他们都是老泪纵横。
而同时他们也认为,上千年来,儒家是维系社会安定的主要因素,一旦儒家彻底埋葬,社会也将会出现动荡,不利国家安定。
“呵呵,幸亏朕没有去南京,否则的话,朕可就看不到这一幕了。”肥宅躲在角落里面,看着前面跪着的大臣,心里可真是爽极了。
虽然就连徐姑姑、寇涴纱都为此感到唏嘘,但是肥宅是真没有一丝丝难过,心里就是爽,没有别的。
纯爽!
他虽然也是读儒家出身,但他自小就被张居正管教,亲政之后,又被朝臣教训,而他们说得都一样,张口儒家,闭口礼教,他心里是真的恨,就觉得儒家专门跟自己作对。
否则的话,他也下不了这决心。
你们以前不是很嚣张吗?
肥宅笑得非常开心。
这回都老实了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儒家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启禀陛下,郭顾问来了。”
李贵来到万历身边,轻声言道,生怕打扰肥宅的兴致。
万历点点头,又看前方一眼,然后向前挥挥手,道:“你去告诉他们,朕近日就会召开朝会,一切事宜到时在会议上说。”
“奴婢遵命。”
吩咐之后,万历便去到书房,与郭淡单独会谈。
“卑职参见……!”
“不用多礼!”
不等郭淡行礼,万历便是一挥手,笑呵呵道:“郭淡,你小子可真是机灵,一出戏剧就令他们束手无策。痛快!痛快!哈哈!”
郭淡十分谦虚地说道:“陛下过奖了,可不是卑职机灵,而是他们平时就光会说,不会做,他们借着儒家思想,是上劝天子,下御百姓,唯独他们自己不受这拘束,功劳还全是他们的,简直就是虚伪透顶,要卑职说得话,儒家能够有今日之地位,全凭帝王的支持,跟他们这些腐儒其实没有关系,而他们却厚颜无耻的将这一切功劳都算在他们的头上,好似他们真的能够代表着儒家,真是可笑啊!”
“说得好!”
万历听得激动不已,当即一拍桌子,真不亏是知己,真是说到心坎上,这世上可能也就咱们俩不为此感到惋惜,道:“朕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总是认为帝王离不开儒家,朕还偏要试试看,到底是谁离不开谁。”
他争得就是到底是谁在统治着大明,是儒家思想,还是我肥宅。
郭淡又道:“不过陛下,儒家思想毕竟影响华夏大地千年之久,如今儒家思想已经失去统治地位,短时间内,社会必然会出现剧烈的思想动荡,如今唯有陛下能够令社会安定下来,卑职认为也得赶紧安抚民心,如此也能够避免有人趁机作乱。”
如今就等着盖棺定论了。
万历点点头,道:“这朕知道,你不用担心,只不过朕最近一直都被一个问题困扰着。”
郭淡愣了下,道:“不知是何问题困扰着陛下,卑职愿能为陛下分忧。”
万历若有所思道:“朕看过南京传来的报纸,那些大名士在报刊上公然说,若是没有儒家思想限制帝王,百姓必将会遭殃。”
郭淡笑道:“陛下,这不用管他们,他们不过是狡兔三窟,只要陛下您一声令下,令社会安定下来,百姓都会对陛下歌功颂德,关于这一点,卑职敢保证,他们的这些舆论不会对陛下造成任何伤害的。”
万历摇摇头道:“朕不这么认为,百姓也许会忘记,但是许多人都会记在心里的,朕也认为朝中许多大臣,也是这么想的,肯定为此感到担忧,倘若朕稍有疏忽,他必将会以此为由,让儒家思想卷土重来。”
郭淡皱了皱眉,道:“这个…这个卑职倒是没有想过,不过陛下您英明神武,怎么可能会有疏忽。”
“你先别拍马屁。”万历呵呵一笑,又道:“如果儒家思想卷土重来,他们必然会更加过分,这可也是他们一贯的作风,朕不能不防。”
郭淡还真没有想得这么透彻,他就只顾着当下,毕竟这饭都吃不饱,还有什么更值得在乎的,先将生产力搞上来,其余得都只是其次,于是问道:“不知陛下有何打算?”
万历道:“朕打算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一条添加到法院的律法中去,你觉得如何?”
“……!”
郭淡呆若木鸡,心想,难道这肥宅也是穿越的?还是说他是在试探我?咱们要是这时候分手,那可是真的玉石俱焚,大家都得死。
万历见郭淡半天不说话,问道:“你怎不说话?”
郭淡猛地一怔,小心翼翼道:“陛下,这怎么能行,您就是法,法是您来定的,您怎还能用法来约束自己,这说不通啊。”
万历皱了下眉头,没好气道:“你是真糊涂,还在这跟朕装糊涂。”
郭淡欲哭无泪道:“卑职是真不明白,这刚刚才摆脱儒家,您这又要用法家,这……卑职感觉这是白忙活一场。”他决不能说要限制肥宅。
万历啧了一声道:“你这回怎么一点也不开窍,你自己也说了,这法就是朕来定,朕还能犯法吗?”
郭淡眨了眨眼,心道,咦?他说得好像有道理。
万历又道:“另外,法院主要是针对民事案件,朕怎么可能会跟百姓发生冲突,这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如果真有冲突,朕让一步又有何妨。”
百姓能有多少钱,朕现在需要那点钱吗?
朕去股市转转,还能捐一笔出去。
郭淡道:“可是陛下,卑职听说在正德时期,有个叫刘瑾的大太监,就他,嗯,干的那些事,如果法院…嗯…。”
万历理直气壮道:“那也是宦官犯法,跟朕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他摸了摸胡须,若有所思道:“倒是那些官员。”
郭淡顿时恍然大悟,内心对于万历的崇拜,真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水得可真是一塌糊涂啊。
就事论事。
这皇帝几乎也不可能去跟百姓发生直接的冲突,明朝自太祖以来,也就是出了个亲自上阵去强抢民女的正德老祖,就那大明战神朱祁镇,虽然以一己之力摧毁大明军队,但也不属于违法,故此这种几率是很小的,皇帝跟百姓就不太能产生直接冲突,增税那是属于国家政策,跟三院也没有关系。
况且万历现在也不会增税,他置下这么一份大家业,他认为这可是长久之计,帝王就应该从事炒股行业,而不是去问百姓要钱,那没有前途。
故此他才让朱常洵去牙行学习。
而且万历跟正德、天启不一样,他对太监始终有着防备之心,态度也就是无所谓,什么感情不感情,都跟淡淡就没法比,世上就只有一个淡淡,但太监的话,可多不胜数。
张鲸?
呵呵,扔了就扔了,万历是毫不犹豫,从来没有怀念过。
倒是淡淡出一趟远门,他还是甚是想念。
但是,官员很有可能跟百姓发生直接冲突。
这表面上肥宅是要限制自己,但实则是限制整个官僚集团,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以前用儒家来限制朕,却不限制自己,朕如今就要用法家来限制你们,但同时又不限制朕。
另外,还能堵住悠悠众口。
朕率先垂范,用律法来限制朕,那李世民算个球啊。
“绝了!”
郭淡忍不住夸赞道:“陛下您这一招可真是绝了,卑职就是打破脑袋都想不到。”
“哈哈!”万历得意地大笑了起来,又道:“其实这也是你给朕的启发。”
郭淡愣了下,道:“卑…卑职?”
他自己还努力想了想,但思来想去,好像从来没有给肥宅灌输这种比较危险的思想。
如这种事,只能皇帝自己说,别人说的话,那就是不要命了。
魏征可也不敢这么跟李世民说啊!
万历点点头,道:“你当初炮轰侍郎府邸,好几条人命,不也没事么,连骂你的人都没有。”语气好似说,你都会没事,朕会有事。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