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笔趣-第923章 有能耐的人都是這麼不講理嗎?閲讀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慕远内心有些狐疑。
瑾秋为什么这么高兴?
难道她更喜欢自己做的菜?
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说自己挺失败的?
可转念一想,菜不也是自己做的吗?想那么多干嘛。
倒是那摄像机男此刻挺纠结的,似乎……自己有些多余耶。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道:“苏瑾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你就别回台里了吧?我把摄像机扛回去,也就下班了。”
“也行!那谢谢你了。”苏瑾秋笑了笑。
摄像机男微微一笑,虽不是很好看,但笑容还是蛮灿烂的。
待摄像机男离开后,苏瑾秋挽着慕远的胳膊,欢快地走出了机场。
苏记者的那辆mini停在机场,二人上车后便直奔菜市场去了。
途中,苏瑾秋终于忍不住问道:“慕远,这次的五个案子,都是你办的?”
慕远微微一笑,道:“这可不止五个案子,至少上万个,甚至更多。”
苏瑾秋小嘴一噘,道:“你少抠字眼!我说的五个案子,就是说你们西华市局抓回来的那五个诈骗团伙。至于那每个诈骗团伙犯了多少案,我怎么知道!”
慕远手法熟练地一打方向盘,车驶入一条岔道,口里说道:“我是参与了这五个诈骗团伙的抓捕工作,但具体办案,我估计是不会参与的。像这样的电诈案件,办案流程太复杂了,费脑子。”
苏瑾秋顿时做出一副我信了你的邪的表情……
说的好像你没办过费脑子的案子一样。
以前那些案子,哪一件不费脑子?
不过转瞬间,苏瑾秋又高兴起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ptt-第923章 有能耐的人都是這麼不講理嗎?讀書
这种动辄上百人的大型团伙作案,且作案次数都是成千上万,这样的案子办起来肯定需要漫长的时间。
如果慕远真陷在这样的案子中,那回家的时间岂不是更少了?
“那你接下来打算办什么案子?”苏瑾秋好奇地问了一句。
至于休息?她完全没朝这方面想,她一直认为休息这两个字早已从慕远的字典里扣掉了。
慕远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意兴阑珊,道;“先去各市州走一圈吧!每个市州待上两三天,两个月差不多也就过去了。”
苏瑾秋愣了愣,这不是挺好吗?怎么你一副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时,慕远喟然一叹,道:“哎!看别人办案子挺紧张刺激的,一个案子破了成就感满满。可自己却体会不到那种快乐。这算不算是有得必有失啊?”
苏瑾秋突然不想说话了。
刚还以为慕远怎么了呢,结果一不小心又让他装了个逼!
车内的气氛有点小尴尬。
慕远忽然咧了咧嘴,道:“瑾秋,你说这世上有没有外星人啊?”
苏瑾秋感觉脑子有些乱,这思维是不是太跳脱了?完全跟不上节奏啊。
刚刚才在说案子的事儿呢,怎么转眼就跳到外星人上面了?
“应该……有吧!”苏瑾秋弱弱地应了一声,“宇宙这么大,既然地球上能诞生生命,那么茫茫宇宙,总归是有别的星球能孕育出生命的。”
慕远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慕远顿了顿,笑笑道:“好奇嘛!”
苏瑾秋狐疑地瞅了他一眼,忽然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去东南亚那边受什么刺激了……
慕远终归是没做深入解释,总不能说自己对“系统”的来历感到好奇吧?
要说这世上没有外星人,那系统是哪儿来的?还有那武装机甲,根本不是地球科技所能制造出来的。
……
第二天一早,慕远去了一趟市局,看着刑侦支队每一位同志都在忙碌着,慕远也不好意思打扰。
这次的电诈案,仅仅是刑侦支队肯定是办不下来的,哪怕是将其中的两个团伙移交给了其他市州也做不到。
所以,为了侦查工作能够顺利推进,市局将抓回来的嫌疑人进行了分包,每一个区县局都负责一部分。
这样一来,警力肯定是够了。
只是这样比较考验一个团队的指挥协调能力。
好在重案大队这近一年时间里已经办了无数大案,现在办这样的案子也算是驾轻就熟了。
慕远在确定了这个案子确实不需要自己帮忙之后,便开着自己那辆二手捷达,径直往省厅赶去。
这次的电诈攻坚行动,自己也算可以彻底放手了,等他们将这些人全部扔进看守所,自己的侠义值便又能涨一波了。
如此规模的案子,自己也是第一次办,相信收益肯定不少。
不过自己这次毕竟只是参与了抓捕行动,而且不是直接抓捕,估计侠义值收益会扣减得很厉害,但再怎么厉害,也架不住人多啊!
而且,这个电诈案对自己来说意义最大的并不是收获这一波侠义值,而是由此产生的对其他电诈团伙的震慑。
可以说,仅仅是连续三波嫌疑人押解回国,就已经在全球范围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一新闻或许不会被大部分普通百姓所关注,但那些搞电信诈骗的人一定会关注这件事情。
一下子被打掉了五个团伙,而且都是国际联合行动,这预示着什么?预示着以后就算躲在国外搞诈骗,也不安全了。
可以想象,接下来一段时间,电诈案件肯定会消停一段时间。
而且只要保持露头就打的态势,相信电诈案件的发展势头会被有效遏制,最终也会像西华市现在的盗窃、抢劫一类案件那样,无人敢犯!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笔趣-第923章 有能耐的人都是這麼不講理嗎?看書
以现在电信诈骗案件在所有案件中所占的比例,一旦将这类案件降下来,那对发案率的降低将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最重要的是,电诈案件与其他案件不一样,其他案件,你在某地保持高压态势,那这一地方这类案件的发案率就会降低,可其他地方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而电信诈骗类案件的性质,决定了它面向的目标是全国。
也就是说,哪怕慕远只是以西华市局重案大队大队长的身份办案,办理的也只是西华市局的电信诈骗案件,只要出现一个打一个,最终效果也是能覆盖到全国的。
一想到这里,慕远觉得自己有必要每隔一段时间就监测一波电诈案件的发展势头,并打掉几个团伙……
脑子里想着这样的事情,慕远已经将车开到了省厅大门口。
这不是慕远第一次经过省厅,但进大门却是第一次,哪怕他现在已经是协侦支队的副支队长。
大门口,慕远被称职的保安给拦下了。
与市局那边保安是年过半百的老年人不同,这里的保安是年轻人,站在那里腰挺得笔直。
“先生,非内部车辆,禁止入内!”
“呃,我车不是内部的,但我人是内部的……只是以前没来过。”
那年轻人有些懵,感觉这话有些绕。
你都没来过,敢说是内部的?
忽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省厅的一位名人。
真·名人。
慕远。
这人在省厅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大有一种他虽不在江湖,但江湖早有他的传说这种意境。
去年一年大展神威,破获大量各类重特大案件也就算了,顺便还遛达去跑了个马拉松,把本来打算过来薅羊毛的“国际友人”给干趴下了。
然后又出了趟国,给世界射箭锦标赛弄了个新纪录,堪称打不破的天花板。
现在全世界的射箭高手可绝望了,以后大伙儿就好好射箭争冠军好了,什么破纪录啊,这种事情就别想了,没意义。
而这两天,据说又出国折腾去了,打掉了几个诈骗团伙,让省厅和西华市局在全国可是大大露了一把脸。
这样的存在,还背了个省厅刑侦总队协侦支队副支队长的名头,大伙儿怎么可能不知道名字呢?
这年轻人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慕远,脑子里再回想一下关于慕支队长的传说。
一脸破捷达车!
稳了!
“您是慕支队长吧?”年轻人一脸欣喜。
“谢谢!我是慕远。”慕远应了一声。
“请进!”这年轻人非常干脆地让道闸杆翘了起来。
慕远道了声谢,悠悠然地开着捷达车进去了。
他心头有些小窃喜,这种刷脸卡的感觉,贼爽!
顺着指示牌,慕远将车停进了停车场。
省厅这边停车场里停的车倒是挺多的,但像慕远所开的这辆老款捷达,却是没见到一辆。
不过慕远并不介意,至少……这停车场里,价值三个二等功的捷达,肯定是一辆都没有的。
停好车,慕远站在原地呆了两秒。
他是准备过来找林副总队长的,谈谈接下来的“巡回”破案的事情。
虽然这件事情也可以通过电话沟通,但自己毕竟是下属嘛,每次打电话给林副总队长,就像是给下属安排工作一样,这样不好。
而且,他打算这次商量好之后,便将模式固定下来,以后定期到各市州去遛达一圈,最好是让省厅这边出一份红头文件,免得每次都要林副总队长陪着。
对方毕竟是副总队长,还得有点排面不是?
可现在,他对省厅这边完全陌生,林副总队长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看来电话还是得打。
他拿起手机便拨了出去。
“林总……”
刚突出两个字,便听对面林总甚是兴奋地道:“你小子!干得漂亮!”
“还行!”慕远咧了咧嘴。
林总立刻又道:“小慕,东南亚那边的诈骗团伙可不少,你打算什么时候又去?到时候我们总队这边派人配合你,咋样?”
慕远:o(╯□╰)o
“林总,现在连续抓了三波嫌疑人回来,你觉得那些人还傻傻地在窝点等我们啊?肯定早藏起来了。”
“以你的能耐,藏起来了不也能找到嘛。”林总颇为期待地说道。
慕远道:“那没意义,太耗时间了。我喜欢打渔,不喜欢钓鱼。”
林总苦笑:“我咋觉得你这么傲娇呢?”
“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慕远淡定地说道,“不过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会过去的,到时候我一定通知林总。”
“那就好!”林副总队长欣然应了一声。
其实严格说来,西华市局破了电诈案,那也是省厅的一份成绩,毕竟西华市局属于省厅的下级部门。
但就林副总队长来说,他还是希望总队这边能主导侦办几起这样的大案子。
“对了,小慕,你给我打电话干嘛?你不应该在市局办案嘛?”
慕远就很无奈了,道:“一般来说,人抓回来了,这案子我就不管了。”
林副总队长:(;´༎ຶД༎ຶ`),有能耐的人都是这么不讲理吗?
他没来得及感慨,慕远接着说道:“林总,我觉得你应该先问我在什么地方。”
“呃,那你在什么地方?”林副总队长有些懵逼。
慕远淡淡地说道:“我再你们这边的地下停车场,已经站了老久了。”
“啊!你到厅里了?咋不早说啊?”
“我一开始就打算说的啊,结果被你打断了。”慕远很委屈。
林副总队长苦笑一声,道:“你在哪个停车区?”
“E。”
“好!你先等着,我下来接你。”
说完,电话便挂断了。
慕远听着手机听筒里的忙音,有点呆滞。
让领导下楼来接自己,似乎……也有点不对。
算了,谁让自己不认识路呢?总不能在四周转上一圈,嗅着林副总队长的气味找过去吧?
慕远其实很不喜欢通过嗅觉去找人的,要是被跟踪的人中途曾放过屁,那滋味就别提多酸爽了。
这次慕远倒是没等多久,也就五六分钟时间,林副总队长便一路疾走地来到了面前。
“你小子,下次过来记得提前说一声嘛。”
“下次就不用说了,我自己能找到地方。”慕远憨厚地摸了摸后脑勺。
林副总队长细细一品。
也对!
这小子是协侦支队的副支队长,难道每天过来上班都得给自己提前打电话说一下?有些不合情理。
“算了,既然你小子过来了,那我就顺便带你去协侦支队那边看看。你作为部门的负责人,都任命两个多月了,结果都没到办公室去过一趟,这说出去都没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