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617章 殺了就是(感謝新盟主“御王武裝雷怒蒼穹”的打賞)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大军在行进,一眼看不到边。
“要快!”
从出发开始,程知节的行军速度就不慢,可他依旧在催促。
“大总管,将士们已经尽力了。”
将领们纷纷点头。
大唐府兵从不惜力,但此刻天气有些热,再加速就是煎熬。
“老夫知晓他们尽力了。”
程知节沉声道:“可吐谷浑已经失陷大半,贾平安去了只能牵制。苏定方此刻应当到了,一万余和达赛十万大军对峙,苏定方武勇,可那是吐蕃。大唐与吐蕃多年未曾大战,陛下为何让老夫来?就是看中了老夫稳!”
程知节在中后期的变化不小,从一个悍将变成了沉稳的老将,执掌一方征战让人放心。
“有斥候来了,不对,大总管,有信使!”
信使被簇拥着到了中军,程知节沉声道:“苏定方到了哪里?树敦城可还在手中?”
信使说道:“苏总管到了树敦城附近……树敦城还在。”
“好!”
程知节红光满面的道:“树敦城在手中,苏定方进可攻,退可守……对了,贾平安在何处?”
“武阳侯……”
信使说道:“武阳侯到了吐谷浑,第一战就伏击了吐蕃两千骑兵,随后突袭了吐蕃辎重营,纵火成功……最后冲杀进了树敦城,并挡住了吐蕃的多次攻打。”
程知节……
“哈哈哈哈!”
良久,得意的大笑声回荡在中军。
“小贾!耶耶就说那小子是个奸猾的,不,是个好胚子!把消息传遍全军。”
“万胜!”
欢呼声中,士气大振。
“快一些。”
……
苏定方来了。
就在距离树敦城两里的侧后方,大军停下。
吐蕃人在树敦城的前方集结。
双方对峙……两边仿佛在比试耐心。
大军一眼看不到边际,不只是哪一边先动,双方渐渐靠拢。
“终究要大战一场!”
苏定方叹息着,说道:“老夫看着欢喜!”
一万余对九万多,唐军上下毫无惧色。
真的很欢喜!
大队人马缓缓靠近树敦城的侧面停住。
“大军右翼变成了树敦城,右翼稳住了,好手段!”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617章 殺了就是(感謝新盟主“御王武裝雷怒蒼穹”的打賞)熱推
城头,吐谷浑将领在赞不绝口。
“好手段!”
达赛面色凝重,“我以为他会背靠树敦城而战,可他竟然把自己的右翼靠住树敦城,他不担心被我击溃之后无路可逃?”
这等大战一旦被击溃,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漫山遍野都是溃兵,敌军纵马砍杀,无人敢回头看一眼。
背靠坚城,就算是失败了也能进城,借助城头的辅助来抵御敌军。
苏定方当然不是傻子,但他却只是把右翼靠在了树敦城边上。
右翼稳住,剩下的……
“硬扛!”
贾平安在城头看着这一系列的变化,不禁赞道:“不愧是苏总管。”
每个人用兵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说薛万彻悍勇无敌,他最喜欢率领小股骑兵冲阵,冲垮了就是击溃战,冲不垮也没事,我再杀出来,扬长而去。
苏定方当年也是如此,两百骑纵横突厥牙帐。但经过二十多年的沉淀后,他的用兵渐渐沉稳。
“敌军列阵了。”
乌压压的一片突厥人列阵完毕。
达赛看着对面的唐军阵列,心中涌起了豪情,“苏定方稳住右翼,他这是想正面和我军冲杀,如此……”
他问道:“谁畏惧了吗?”
熱門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17章 殺了就是(感謝新盟主“御王武裝雷怒蒼穹”的打賞)分享
众人摇头。
达赛奋力喝问道:“谁胆怯了吗?”
众人面色涨红,“没有!”
达赛怒吼,“谁畏缩不前了吗?”
“没有!”
士气如虹!
“进攻!”
这种拉开阵列的厮杀并没有什么能取巧之处,唯一的法子就是……
“长枪!”
嘭!
无数抬起长枪的声音组合在一起,竟然让人生出了地动山摇的感觉。
“敌军开始了。”
长枪手们严阵以待。
枪不破甲,不如不扎!
每一个府兵都苦练过长枪刺杀。
无论你身披什么甲衣,一枪扎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长枪手。
至于那等乌合之众,看到敌军来了就慌乱不堪,出枪歪歪斜斜的,一击即溃。
吐蕃人蜂拥而来。
步卒在前,骑兵在后。
用步卒去撞开唐军的长枪阵列,随后用骑兵击溃他们。
这是标准的吐蕃战法。
双方越来越近……
“杀!”
长枪密集刺杀。
噗噗噗噗噗!
密集的穿破人体的声音传来。
惨叫声近距离冲击着阵列。
一个吐蕃人避开了刺杀,扑了上来。
他狞笑着,眼中全是欢喜。
斩杀此人,他就会成为打开突破口的那个功臣!
“杀!”
第一排长枪手的肩头闪电般的出现了长枪。
长枪从肩头出现,钻进了吐蕃人的口中,从后脑透了出来。
长枪手收回长枪。
干净利落!
这便是越肩攻击。
第三排长枪手持枪从前两位同袍的肩头刺杀。
噗!
吐蕃人倒地。
第一排长枪手腾出手来,再度刺杀。
这便是长枪!
枪为百兵之王,在此刻展露的酣畅淋漓。
“杀!”
战线的前排,长枪不断刺杀。
敌军在战线前一片片的倒下,旋即后续的同袍冲上来,成为长枪之下的亡魂。
队正就在前方,手持长枪奋力呼喊。
“杀!”
长枪前刺!
“杀!”
第二排越肩攻击!
“杀!”
第三排刺杀!
队正收枪,喊道:“杀!”
第一排再度刺杀!
一个军士的刺杀被格挡,旋即吐蕃人顺势冲了上来,一刀砍去。
军士的手臂被斩断,他嘶吼一声,吐蕃人不禁狂喜。
长枪如毒蛇般的从军士的肩头越过。
“杀!”
好的长枪手,能用长枪精准的从铜环中穿过。
如此操练,在战场上就是指哪打哪。
吐蕃人的眼睛被长枪穿透,双手抱着枪杆子,旋即无力松开。
能扎穿甲衣的长枪,头骨也被摧枯拉朽般的刺穿。
“陈志,退后!”
断臂的府兵顺着空隙往后退,空虚随即被填补。
“这里!”
两个军士护着他往后面去,随即有人给他处置伤口。
“惨烈!”
在战阵中会忽略许多东西。
而在城头上,你仿佛是打开了神灵模式,一目了然的能看到整个战阵的厮杀和惨烈。
两边乌压压的碰撞在一起,最前方的交融处鲜血喷溅,尸骸堆积。
“这是大唐的阵列!”
包东傲然道:“当年征伐高丽时,高丽人出动了具装骑兵,依旧无法突破咱们的阵列。”
吐蕃人不差!
但大唐更强!
贾平安在观察着,当看到吐蕃阵中那些步卒在缓缓往两侧移动时,就吩咐道:“摇旗,告诉苏总管,小心!”
城头大旗摇动。
“苏总管,城头警示。”
警示什么没法说,但知道就够了。
“弓箭手!”
苏定方的嗅觉堪称是敏锐。
弓箭手刚准备好,前方的吐蕃人就裂开了通道。
那些披甲的骑兵就像是来自于地底深处的幽灵,狂飙而来。
马蹄声敲打着大地,吐蕃人在欢呼。
“放箭!”
箭矢飞了过去。
前方的骑兵纷纷落马。
马蹄踩踏着自己人的身体,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
“他们蒙住了战马的眼睛!”
战马冲击长枪阵最容易出事,一旦战马被长枪吓住了,随即就会止步,那时候就搞笑了。
“稳住!”
前方的队正们声嘶力竭的在呼喊着。
“闪开!”
两排身材高大的军士出现了。
他们手握陌刀,头上带着面甲,只在眼睛前方露出了两个窟窿。
“陌刀阵!”
贾平安在城头上不禁颤栗着。
要开始了。
从李靖把陌刀用于军中后,这种可怕的兵器就渐渐成为了最锋锐的力量,一直到安史之乱中成就无敌威名,随后渐渐没落。
那些具装骑兵蜂拥而来。
“陌刀手……”
陌刀高高举起。
“杀!”
陌刀挥舞。
具装骑兵引以为傲的甲衣在陌刀的斩杀下变成了纸片。
人马的残骸在飞舞,鲜血漫天都是。
“陌刀手!”
第二排陌刀手上前。
“杀!”
那些具装骑兵就像是孩子般的在陌刀阵之前倒下。
一骑撞上去了。
陌刀手被撞飞了出去,那吐蕃骑兵不禁高呼一声,“跟我来!”
侧面刀光闪过。
吐蕃骑兵从腰部被斩断,上半身落马,下半身还在马背上。
战马被挡住了眼睛,可现在却看到主人的上半身在地上,不禁长嘶,被这个惨烈的景象给吓坏了,掉头就跑。
侧面的陌刀手冷漠的看了地上的半截骑兵一眼,带着血的陌刀再度挥舞。
“大玛本!”
这惨烈的景象让吐蕃人也为之动容。
“不要退!”
达赛冷冷的道:“一旦退却,我们将再无军心。”
他目光转动,在唐军阵列的左侧,两千骑兵静静的等候着。
苏定方就在最前方。
“我低估了此人!”
达赛淡淡的道:“守如山岳般的稳健,两千骑兵在侧,更是让我如芒在背。”
“没有别的路可走!”
达赛目光转动,“出一万人,从左侧迂回,绕过树敦城,攻击唐军后方。”
“大玛本,城中还有唐军,那个杀将在!”
“他在就在!”达赛冷冰冰的道:“就是要把他弄出来,否则他在城中守着,不知何时会冲杀出来。”
唐军中间是步卒阵列,左翼是苏定方的两千骑兵在虎视眈眈,右翼是树敦城,城中那位杀将同样在盯着他们。
后来的大非川之战,吐蕃论钦陵领兵四十万出击,薛仁贵以五万人应战,若非郭待封不听将令擅自出击,那一战胜败未知。
郭待封,名将郭孝恪之后!
将二代太骄傲了,自以为是,却葬送了大好局面。
今日大唐以一万余迎战吐蕃十万不到大军,和此后的大非川之战的格局相似。
最大的变数就是城中的贾平安!
“苏总管,达赛分兵了。”
苏定方已经看到了。
“敌军一万,从树敦城右侧绕过去了。”
苏定方平静的道:“不必管!”
“苏总管,若是敌军突击我后方……”
战阵最怕的就是两面夹击,一旦被夹击,军心顷刻混乱。
后来的恒罗斯之战,大唐孤军深入,以寡敌众,但却丝毫不惧,最终却败在了内部的仆从军突然反水。
所以万众一心,才能争取胜利。
苏定方死死的盯着双方的厮杀处,“武阳侯在,他在,老夫无需顾虑后方!”
……
“武阳侯,敌军绕过来了。”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
“集结!”
贾平安下了城头,唐军正在等候。
“达赛这是在诱惑我,用苏总管的后部安危来诱使我出城,随后再切断我的退路,如此,树敦城中军心会乱。”
诺曷钵颤声道:“武阳侯,留下一班人马吧,我令三千人随你出击。”
“不必了。”
贾平安脚步很快,到了城下后,徐小鱼牵着阿宝过来,他接过缰绳,用力拍打了一下阿宝的脑袋。
“我出击,要么击败敌军,要么……”
贾平安上马,千余唐军集结。
他勒马回身,自信的道:“告诉他们,大唐必胜!”
“出击!”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有人说道:“他们走了。”
弘化道:“武阳侯领军去冲杀,为的依旧是树敦城,吐谷浑的男儿何在?”
“男儿何在?”
一个女人的怒吼声在城头回荡着。
一个军士上了城头。
那些民夫开始搬运物资。
士气起来了。
……
“贾平安会出来!”
达赛淡淡的道:“那一万人的后面就是骑兵,截断他的归路,随后城中全是吐谷浑人,我军将不用在顾忌城中的突击。”
这才是他的打算!
……
“武阳侯,那些敌军的身后是骑兵,少说五六千!”
城头有人发现了那些鬼鬼祟祟的骑兵。
贾平安颔首。
“苏总管可动了?”
“苏总管纹丝未动。”
“哈哈哈哈!”
贾平安不禁大笑了起来。
“苏总管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我,如此……杀了就是!”
当计谋没有施展的余地时,那么……杀了就是!
在苏定方到来后,堵塞城门的杂物都被清空了。
“开门!”
城门打开!
城外孤零零的百余吐蕃游骑先是一怔,等看到城门里的骑兵时,毫不犹豫的开始逃窜。
“杀将出来了!”
“出击!”
贾平安带着骑兵冲了出去。
身后的城门关闭,那些吐谷浑人在惶然而虔诚的祈祷着。
左侧,万余吐蕃人正在狂奔而来。
“他们来了。”
“大玛本果然算中了贾平安的应对。”
“必胜!”
吐蕃人狂喜着,蜂拥而来。
贾平安拔刀。
“汉儿从来都是以少敌多,今日让我们效法前辈!”
阿宝长嘶一声,撒腿就跑。
从前秦,到前汉,再到大唐。
因为运输等条件的限制,汉儿每一次对外出击都是以少击多,但每一次他们几乎都取得了胜利。
贾平安知晓自己必须要用一次酣畅淋漓的以少胜多来告诉世人,他不是什么名将的胚子,他就是名将。
年轻不是理由。
那些少年成名的将领比比皆是,哪怕是李勣,当年也是少年就被视为名将。
战马奔驰。
前方那些吐蕃步卒开始减速。
骑兵上来了。
贾平安活动了一下脖颈。
“杀!”
城头上,吐谷浑人正在紧张的观战。
诺曷钵和弘化也赶来了。
前方苏定方在抵御达赛的大军,而这里将会成为决定此战走向的关键。
唐军输,那么将会腹背受敌。
胜……
“他杀进去了!”
诺曷钵兴奋的拍着城头。
贾平安从未感到过这般酣畅淋漓。
横刀轻松的切割着对手的身体,随即看着鲜血喷溅出来。
“杀了他!”
一个身材高大的吐蕃人喊道:“闪开!”
这是勇士!
一军之中首重勇士,当战局僵持时,往往就是他们来打开局面,或是冲破敌军的阵列,或是斩杀敌将,击溃对手的士气。
……
“苏总管,武阳侯出击了!”
苏定方点头,“老夫说过,从上一战开始,武阳侯就能独当一面了。他在,老夫不担心身后!”
前方,血流漂杵。
……
“铛!”
贾平安格挡,没有丝毫落于下风的感觉。
他的身体已经变得越发的强壮了,肉类的补充每日都有,加上每日的操练,终究不负辛苦。
吐蕃人回手一刀,阴险的瞄着贾平安的腰肋部。
可当他挥刀的同时,看到了一抹刀光!
快若闪电!
“这便是吐蕃的勇士?”
贾平安举刀。
身后欢呼声震耳欲聋。
“万胜!”
贾平安喝道:“这便是吐蕃的勇士?何人再来?”
士气瞬间就炸了。
徐小鱼红着眼睛冲了上去,他牢记一句话。
——上了沙场就忘掉自己的生死,把自己当做是一个死人!
他紧紧地跟在贾平安的身后,清扫着那些残敌。
……
“大玛本,贾平安率领千余骑出城了。”
达赛面色严峻的道:“我调兵突袭苏定方的身后,他出城是必然,可他竟然没带着吐谷浑人一起出击?”
来人摇头,“就是唐军。”
“他这是自信还是绝望?”有人笑道:“吐谷浑人不堪一击,他这是担心自己被拖累吧?”
达赛摇头,“不管如何,击败他,随后从后面夹击苏定方,此战……必胜!”
这便是他的谋划。
万无一失!
……
贾平安避过一根狼牙棍,旋即一刀斩杀对手。
徐小鱼已经冲到了他的左前方,被两个吐蕃人交叉砍杀。
他拼着受伤斩杀一人,可另一人却力大无比,一刀就差点让他的横刀脱手。
刀光闪过。
贾平安一骑前冲。
他浑身浴血,看着恍如魔鬼。
“杀将!杀将来了!”
他冲杀过去,霍然发现前方竟然全是步卒。
吐蕃骑兵呢?
他回头看了一眼。
唐军正在顺着他的突破口绞杀那些骑兵。
吐蕃骑兵正在四处奔逃。
他回头。
那些吐蕃步卒面露惧色,有人甚至在颤抖。
他横刀前指。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万胜!”
城头上的诺曷钵和那些吐谷浑人兴奋的浑身颤抖,挥拳高呼!
“万胜!”
……
御王武装雷怒苍穹,爵士的老盟主,感谢。
大家吃好喝好!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