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笔趣-第一百九十一章:混入其中熱推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钱三丫将小胖子变成小乞丐之后,又如法炮制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大乞丐。
钱三丫又往自己和小胖子的脸上抹两把灰,揉乱了头发,便携手往那群难民走去。双官村外面的难民不少,少说也有五六百人。
从远处看黑压压的一片,走近了瞧一个个躺在地上要死不活,钱三丫刚一靠近烂民堆就引起了响动。那一群躺着的人纷纷抬起头来看着钱三丫,不过一顺又低下头去。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ptt-第一百九十一章:混入其中分享
而钱三亚走进难民堆里,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怪味。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怀了孕生子特别敏感,整个人十分难受。但是钱三丫还是强行忍住,钱三丫在难民堆里仔细打探,发现这里的人都是三五成群,少则六七人多则十多口人。
最终钱三丫在看民堆的边缘处找到了一对落单的母女,便拉着小胖子快速走了过去。
“婶子好,婶子,我是带着我弟弟刚来这边的!”钱三丫对着地上的中年女人笑了笑。
“逃烂来的?”
“嗯嗯,逃难来的。就是不知道这双关村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那群丧良心的人防着我们呢。生怕我们会偷了他们的粮食,抢了他们的房屋……可怜见的把我们丢到外面让我们活活等死啊!”那婶子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而那婶子旁边是一位年近十五六岁的姑娘,看得自己娘哭了起来也在一旁抽泣,钱三丫没办法只能仔细安慰一番,又分给了那对母子半个番薯。
那是钱三丫他们剩下的最后一个番薯钱三丫一直藏着没吃,她一直相信的那个番薯绝对能起作用。
现在这个世道再多无言的安慰,还不如一两口饭来的实在。那对母女看到那半个番薯之后,果然两眼泛起了光,不再哭诉。对待钱三丫的态度也更加亲切。
“大妹子啊,可谢谢你了,你给的这个半个番薯可又够我们娘俩多活两天了,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不要紧,我就希望我叫娟儿有条活路快被双关里面的人买了去!”那大婶感慨道。
“双关村还买人吗?”
“是啊,还买人呢,你不是不知道啊?……”那婶子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似的,絮絮叨叨跟钱三丫说了许多,而钱三丫也从中得到了想要的基本信息。
首先在双关村外面徘徊的这一群难民是从北边逃过来的,不过他们不像是传闻中的那些难民到了一个地方就打砸抢,他们是一路讨饭过来的,双关村地盘大,土地粮食也多,他们纷纷跑在这里就是想讨口饭吃。
可谁知道双关村里面的人早防范着他们了,在外面竖起了长达百米长的竹篱笆,坚决不让他们这一群难民进村。但是他们这一群难民跑到这里,早已经筋疲力尽。也没有更多的粮食支撑他们去其他的地方。所以难民们也只能在这赖着。
有点本事的人都三五成群到附近的山上去找东西吃,野物野菜树根这附近的山都快被他们给找遍了,但也只能靠此存活。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从来不开门的双关村陆陆续续有人从里面出来买人,有买小孩的也有买姑娘的,长得漂亮标志的就给一袋子白面。长得普通些的就给一袋子苞米。
随着时间越耗越长,漂亮的姑娘和小孩都已经被挑了进去。不过难民倒是没有什么怨言,都是普通的村民,买回去也是当媳妇儿当孩子,在外面耗着自家的闺女孙子也会饿死,倒不如去了里面还有条活路,自己也能够多活几天。
如今他们这一群难民已经在这里呆了将近半旬的时间,周边的野物也快被他们给吃光了。家里有闺女和小孩的,都天天盼着里面的人出来,将自家的闺女孙子给买走。而钱三丫面前的婶子也是一样。
“我看你已经扎了妇人发髻,是嫁过人了的吧?嫁过人了的不太好卖呀,你旁边这娃娃倒是稀奇,说不定能卖进去呢。”
“这……再看吧……”钱三丫被婶子的话噎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现在的确要经过双关村。因为双关村就是一条回盐池地必须要走的路,否则让他绕过双关村的话,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做不到的。
钱三丫和小胖子席地而坐,钱三丫已经想好进双关村的策略了,现在就等里面的人出来了。
可他们四人从天亮等到天黑,双关村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是只有空气中漂浮着浓浓的烟火味。
“咕噜噜~”
小胖子的肚子发出了声音,而后小胖子又急忙把自己的肚子捂起来,脸上充满了一本正经的严肃。
钱三丫用手指戳了戳她黑胖的脸颊,得出来的结论就是手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这小胖子这些日子来瘦了不少。
“诺,快点把这个给吃了!”钱三丫从衣襟里面拿出,剩下半个番薯递给小胖子。
“不行不行,你吃吧,你是大人,你要是饿着了我的外甥怎么办?”小胖子一本正经的说。
钱三丫倒是被他的话逗得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小胖子还适应良好,没几天连他的小外甥都敢认了。
但是前三丫也没有太多时间跟他计较,只能将番薯一分为二。大的那一半直接塞入小胖子的嘴巴里,小的一块自己吃了。
“快点吃,咽下去周围可有人想跟你抢呢?”钱三丫盯嘱着,小胖子扫视了四周一片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可是钱三丫的话就像是魔力一般让他觉得周围许多双眼睛在盯着他。
到了晚上难民们也升起火堆,抱团取暖。但是没多久又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钱三丫起身仔细一听好像是女人的哭声。
“别听,别看,快睡觉!”婶子谨慎的对钱三丫说。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钱三丫严肃的问。
婶子看了一眼钱三丫叹了口气说:“不知道怎么了,每天晚上从双关村里面就会传出女人的哭声,一开始大家以为是谁家在打媳妇儿,后来天天晚上都有,但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就是觉得邪门的很,有人说可能是鬼做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