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九十三章 白·快遞員·澤;白·大導演·帝(除夕快樂!)相伴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侯先生悄然下定决心。
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抗争命运!
况且,他也是有些底蕴的,能发挥巨大作用的。
比如说……
低头扫扫,侯冈看到了字典。
在发行的日期上细细思量,他本来是打算于女娃执政的时期发表,为其增添光彩,带上璀璨光环。
——这是巨大无比的“文治”成就!
文治武功,皆非等闲。
尽管当下,军功更重。
可如斯出彩的文治成果,也足以发挥巨大功效,算是他个人对女娃同意其获得人族文字专属权的回报。
有来有往,交情就会提升。
你投之以桃,我便报之以李。
女娃你给我文字,我就给你“文治”。
反正,白先生也不是太在乎字典发行后,能获得的政坛声望上附加值——他是要靠学术盘古,又不是靠统治盘古。
但,这已经是“过去式”了。
现在嘛……
白先生心念电转,琢磨好了,要悄悄的修改发行日期,先拖着!
拖到哪一天?
自然是——
什么时候,黄帝出来了,行走时代了,他再发表,做为其个人名望权威的助力!
‘黄帝若得吾之助,焉愁人心不归?’
白先生目光深邃。
当年,他也是帮大佬打过天下的!
这方面,太有经验了!
‘还有……’
在天庭中的他,猛的咬了咬牙,心脏一抽抽,摸着自己袖中的大杀器。
——《盘古史》!
这是对第一任盘古——伏羲,记录其人生的书籍……里面真实蕴藏了这位至尊的神生经历,是用怎样的理论指导,得以战胜一位又一位强敌,从一场胜利走向另一场胜利,直到成为至高无上的天之帝王、诸神之主!
当年,为了能书写此书,成为自己的压箱底杀手锏,白泽可是拉下面子,去不断请教伏羲,就为了让他解释过往一次次战役、决策中,每一个步骤细节,究竟都是怎么想的?怎么思考的?
理论的指导是什么?
战争的目标又是什么?
等等等等。
各方各面,详实无比,细致到极点。
为成就此书,白泽是真的不辞辛苦。
也还好。
或许是伏羲大圣当时良心发现,在白泽书写这《盘古史》的时候,竟然没有跟他收天价的咨询费用,还有版权费用。
一分钱都没要!
否则,白先生现在哪还能这么滋润?
就凭请一位盘古,讲述心路……这代价真要细算衡量,哪怕是有女娲之富,都要心脏抽动,呼吸急促很久。
而伏羲不要钱。
一个伏大头都不跟白泽要。
这位天帝,说着为老朋友着想的话,笑眯眯的畅所欲言,热心接受白先生的采访。
最后。
他甚至于还在成稿上,给白泽签名!
于是,成就了独一无二的《盘古史》,唯一正品之威,震天动地!
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
免费!
免费!
免费!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事后,白泽时常感叹——老朋友,还是讲那么一点兄弟情的。
一点不跟他收费,做为前浪的盘古,热心的帮助后浪去盘古……实乃洪荒一等一的大善人是也!
当然现在,白先生觉得,这评价有必要稍稍修改一下。
单凭之前的斧头恐吓,让他反向卧底女娲……羲皇的心,还是那般的黑呢!
不过。
不管伏羲大圣为人如何,其成就还是不容质疑的。
这部白泽采访记录,太昊认真解答的著作——《盘古史》,绝对是天帝、圣皇序列中的最高典籍!
而黄帝这人皇,若能得此书,彻底领悟贯彻其中精义……搞不好,就等于是一尊拥有大战略家、大思想家等一系列至高头衔的盘古降临、代打!
不说轻易横扫一切,但也等闲难逢敌手。
当然,这很难……黄帝终究不是伏羲,未必能贯彻其道,横推天下。
可哪怕是一星半点的顿悟,那也是提升,对不对?
《盘古史》,这是白泽压箱底的手段,是他的命根子。
换作旁的时候,是看都不给别人看一眼的。
但如今,他人都可能随时没了,又如何还会敝帚自珍?
给!
都给!
使劲的加强!拼命的加强!
只要黄帝兄弟,你能罩得住我,别让伏羲或者是女娲,跑过来拿我做出气筒,就可以了!
至于说,拿伏羲的东西,来对抗伏羲,这会不会有些缺德冒烟?
‘管他呢!’
‘这是我唯一的活路了!’
‘决不能放弃!’
白先生寻思着,心情有些微妙复杂。
若非不得已,他其实也不想走上这条路……毕竟,当初他跟黄帝发生了一些单方面的、不愉快的事情。
岁月长河中,惊鸿一瞥,知道的有点多,于是乎被黄帝抬手斩了一剑,险些弄死他。
好在羲皇于他临危之际,果断出手拦截阻挡,两大强者,巅峰碰撞!
事后,白先生振振有辞,表示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吃过几次这种亏?
黄帝这逼,他也就是寻不到……真要寻到了,一定得追着他满洪荒跑,报一剑之仇!
当然了,现在白泽打算把这些话吞回肚子里,暂时当做一切无事发生。
他,受害者,就受害者罢!
只要能挺过这一波兄妹大乱斗,什么个人尊严啊之类的,都可以暂时往旁边挪挪。
白泽,他就是这么现实的一个神。
只是……
‘黄帝……他到底什么时候出来蹦跶?’
白泽想到此处,心茫然了。
这未来的靠山不出来,他能如何?哪怕计划做的再好,也没有用啊!
‘不过,应该快了吧?’
‘青帝已现,正在养老。’
‘炎帝在位,等待传承。’
‘白帝活泼,天庭乱跳。’
‘倒是黄帝黑帝,尚且难觅其踪。’
他掐指一算,看的分明。
人族传说有五方天帝,眼下已现三位……哪怕在东华帝君的事情上,他选择沉默。
但不代表,他对“真相”,就是一无所知。
东华跟少昊的那些事情,纵然巫族方面保密工作做得很不错,可在他眼里……却也就那样了。
只是,他没有选择站出来拆穿。
——好歹当年,东华帝君也是跟他同一个战壕的,在坑杀苍龙神主的目标上,双方达成一致。
白泽出谋划策,东华打入敌营。
好战友,就不戳穿了。
毕竟,天庭的明眼人不少,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东华……又能瞒过几时呢?
一旦见光,就是离死不远。
而想到了东华,白泽就有些忧虑。
‘黄帝的战绩凶猛,但可千万别被人扼杀在了摇篮……那我岂不是得坐蜡?’
‘五方天帝里头……’
‘像东华这白帝,我现在看着他,就觉得他处境很危险呐!’
‘肆意的冲塔,各种夺权上位……’
‘这是要使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的节奏吗?’
‘老兄弟,你手伸的太长了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屁股还不干净!’
‘作死啊!’
白泽念及这些年,东华帝君以十位皇子无能为借口,各种强势介入到妖族天庭的管理,心中就是有些叹息。
正如他所思虑的。
东华,手伸的真的太长了!
其约谈鲲鹏,管控虚拟方面的失控,这涉入的是游戏营收。
又有天河水军方面的成员婚姻结合,颁布法案,司命所代为监察其配偶,是否有给伴侣造成名誉和实质上的损失,这是将影响力扩散进入了军方,让很多天河水军的兵将,念着他的好。
其后,大司命访问“北斗韭黄娱乐公司”,与一系列的相关人物会谈,郑重推出影视分级设定,对所有作品进行影响和控制……这是什么?这是把手伸入了舆论宣传系统里面!
……
操作太多了,全面出击,触手伸长,覆盖了太多太多。
而如果说,这些都不算什么的话,那……税收和查账,以及围绕征收建立的独属武装力量,问题就大了!
谁敢相信——这支武装力量,甚至掌握了部分周天星斗大阵的权限!
手握战略打击力量的私人武装,就很匪夷所思!
到最后,这一切的一切,构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哪怕从纯粹性上去考虑权威,政坛上他比不过天皇帝俊,军方中比不过东皇太一……
但东华帝君,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军队,有了自己的收税渠道,能影响到舆论、军方……到处都有触手,构建了一个庞大的个人帝国。
这已然是无冕之皇!
天庭之中,谁能轻视?
谁都不能!
哪怕是如今的东天二皇,太一帝俊,面对于他,都是平起平坐。
权力太大了!
只是……如果东华帝君很干净,没有丝毫问题,那天庭不是不能接受一位新的皇者的加冕。
可问题是……东华干净吗?
他不干净!
甚至,都已经不是干不干净……而是整个人都有问题!
不干净,还能洗。
要是从根子上就黑了,还洗什么?
白泽想着近来越发上蹿下跳的东华,在不断的营造声势,抢班夺权,欲要上位妖皇,心底就是感慨。
‘老朋友,你闷声发大财不好吗?’
‘那么急急吼吼的跳,生怕不被群起而攻之吗?’
‘看看别人……呐,伏羲虽然跟你一样,一边是五方天帝,一边是天庭高层。’
‘可人家低调啊!’
‘明面上不显摆啊!’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哪怕是妖皇,也是个混子妖皇,天庭大事上一言不发,就让帝俊自己去秀,绝不抢风头。’
‘还有什么“神农”,现在的火师王者……’
侯冈看着身前自吹自擂完后,又开始认真读书学习的风曦,‘这家伙,会拍马屁啊!’
‘吹捧奉承的,我估摸着女娲整个人都是飘的,心态膨胀无比……这简直绝了!’
‘而你东华?’
‘你这白帝,论能力,是不差的。’
‘但是操作上嘛……可就不怎么优秀了。’
‘你想要卧底,卧到天庭的最高层,彼时里应外合?’
‘也不是你这么个卧底法啊!’
‘我看你,怕是离死不远了……’
白泽心中有一丝丝的伤感。
做为一个“旁观者”,他自觉对局势看得分明。
有的人还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最多,就是什么时候埋下去。
天庭衮衮诸公,可没一个是傻的!
有的事情不做,有的人没处理,不是做不了,也不是没法处理。
只不过是抓大放小,暂时先攻克主要矛盾而已。
现在,东华帝君能发挥足够作用,化解巫族方面的部分攻势……那就让他蹦跶呗!
等风头过去了,利用价值没了。
你一个卧底嘛……自然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了!
“报!”
正当白泽唏嘘感慨友人的境遇时,办公的殿堂外,有他麾下的忠心妖神迅疾登门,请示汇报。
“讲!”
白泽收敛心神,从人族方面转移注意力,将放飞的思绪拉扯,一位妖帅又回来了!
尽管,他现在有些往歪了长,身为天庭高层,却为了个人私利,果断和女娲达成默契,辅助人族进行文治……
但他相信,自己还是天庭的好妖帅!
“白泽上神!”那位妖神拱手,“大司命申请召开天庭最高会议,请各方妖皇、妖帅前往赴会!”
“哦?”
白泽妖帅身子微微前倾,磅礴的威势席卷,震动万古长空。
“他有说,这会议要谈什么吗?”
“属下略知一二。”妖神回忆道,“似乎是这位大司命得到了什么《亿民请愿书》,表示小民之声不可不闻,因此召集同僚,商谈细节。”
“……好吧。”白泽叹了一口气。
他一听,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毕竟……
妖族、天庭,都是什么情况,他会不知道?
强弱分明,高低有别。
什么时候,普通的苍生子民也会被大佬们重视了?
上面发布命令,下面去执行就好。
如果哪天,妖族天庭真的要倾听“民心”……
‘造势!’
‘上位!’
‘没跑了!’
白泽眸光闪烁,‘他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
‘已经不再甘心,充当一位无冕之皇,而是要当真正的皇?’
白泽沉默了许久。
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
“行,我知道了。”
“我会去赴会的。”
……
正当东华行动、白泽赴会之时。
巫族后土圣殿中,正有一位大人物,登门拜访。
而早在此之前,这圣殿周围,一切人手被清空,时空幽闭,不可知,不可察。
“娲皇,假朋友来访,还不欢迎?”
那客人朗声道。
相比于白泽,这客人没有遮掩真容,很光明正大。
这是一个寻常人绝想不到的存在。
因为他是——帝俊!
天庭的最高妖皇,访问巫族的最强祖巫……言语中,还以朋友身份自居——哪怕是假朋友。
“嘭!”
大门打开,里面只有女娲独自一人。
这回,就没有风曦了。
她正襟危坐,端庄威严,坐在宝座上,眸光幻灭,有大恐怖。
“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为了合作。”
帝俊微笑,十分随意。
“合作?”
女娲垂眸,扫了帝俊一眼,哂笑出声,“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合作的?”
“另外,你孤身来此,也不怕我斩了你,用来祭旗?”
“不怕不怕。”帝俊摆了摆手,“我这左右不过是一具化身,娲皇要斩便斩了吧,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再说,合作的事情……”他脸上的笑容玩味,“道友若无心,此地的场合,也不会那么适合密谈。”
女娲语塞。
“况且,当初我们,不是已经合作过一次了吗?”妖族天皇悠悠道,“大家一起默契配合,进行钓鱼。”
“我钓昊天,钓鸿钧的棋子。”
“你钓人族,钓那五方天帝。”
“这合作的,是多么愉快?”
“而既然有了一,我寻思着,再来个二……也不是不行嘛!”
“一回生,二回熟!”
帝俊认真的说服女娲。
他讲的,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
正所谓——
没有永恒的敌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只要能在某些方面达成互利共赢,那纵然是跟敌人坐到一起,也无妨!
彼此之间骂归骂,吵归吵,可若能狼狈为奸,一起从别人那里割肉……那么,大家就是好朋友,就是一家人!
现实其实很魔幻,没有纯粹的善恶与黑白。
女娲曾经比较纯良。
但自从成为一方势力的最高领袖,扛起巫族的大旗……她就得到了巨大的成长。
当然,说堕落——也不是不行。
皇者善变,以利为先。
什么个人喜好,私人恩怨,那都要为大集体让步。
女娲稍稍沉默了一会儿,证明自己还是个有节操的神,而后才轻咳一声,“那照你说……你这‘二’,又是什么呢?”
“你我统治的稳定。”帝俊沉声道。
“哦……”女娲声音拉长,“如果是这个,那我觉得,就不必再谈了。”
“我巫族上下,万众一心,共同努力,绝对没问题。”
“真的吗?”帝俊哈哈一笑,“但我怎么认为,苍龙神主,可能不这么看?”
话音刚落,女娲的脸瞬间便拉长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
“巫族有祖巫十二,法相我皆知。”帝俊还在往火上浇油,生怕女娲的心火烧的不够旺,“这里面的玄机,我大致也知晓。”
“龙!蛇!”
帝俊微笑,“一个个的挂件,挺值得玩味。”
“而很有趣啊……”
“巫族目前来说,份额最大的两个股东……都是谁来着?”
“唔……好像是女娲?还有苍龙?”
“一个神圣本相人身蛇尾,一个神圣本相是为真龙。”
“龙蛇……龙蛇!”
帝俊笑的意味深长。
巫族有祖巫十二,若展开本相,则是洪荒最靓的十二个杀马特。
而十二杀马特,绝大多数是操龙握蛇。
这很能说明问题了。
证明了巫族中的大股东,都是有谁。
其中。
蛇挂件的祖巫,数量又比龙挂件的多,这又能进一步说明——谁,方才是巫族的第一股东、最高董事长!
是她!是她!是她!
是人族的圣母——女娲!
女娲掌握的票数最多。
票数多了,权威自然也就大了,是巫族当之无愧的扛把子。
哪怕是共工祖巫,曾经都要对之避让三分——那大大的蟒头,委婉的表明自己认同大集体的意志。
只是如今……
“龙蛇联手,共掌大权,巫族的制度,由此定下。”帝俊从容开口,“目前来说,巫族之中,是女娲你的‘蛇’,在掌握主动。”
“可是……你家要被偷了啊!”
“人族!”
帝俊含笑道,“我听闻,龙图腾威风八面,不可一世。”
“蛇图腾嘛,就普普通通了。”
“那又如何?”女娲低头饮了一口茶,“龙图腾再叫嚣,人族的王庭,听谁的?”
“人族之中,谁才是皇?!”
女娲放下茶盏,眸光炽亮了刹那,粉碎永恒。
“女娲你何必骗我?”
帝俊却摇头,“如果苍龙没有让你感受到压力,女娃又怎么会出现呢?”
“这局势已经有些脱离你的控制了,严重到你再不能轻易遥控指挥,必须要亲自下场,用自己的权威去镇压局面。”
“……”女娲沉默了,看着帝俊的眼神逐渐不对劲。
——你说这些,是来跟我示威的吗?
‘真以为你的天庭,能比我巫族好?’
她也不说话,就是在心中腹诽。
‘东华是我的人!’
‘白泽正在跳反!’
‘……’
‘你们天庭,一半以上的顶梁柱,都有问题!’
‘就这!’
‘还敢来到我面前大放厥词,教我做事?’
‘管好你自己的势力,再说这些有的没的吧!’
女娲想到妙处,心底就是一乐。
幸福,是对比出来的。
她承认,巫族里面是有不少的矛盾,目前来说只是勉强团结在一杆大旗下做事,真到了分赃的时刻,一场撕逼是免不了,人脑子都能给打出狗脑子来。
但是嘛……
看看妖族那边,看看天庭……顿时,巫族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还能让女娲感到欣慰。
她这五十步的,理所当然能笑一百步的!
如果不是怕天庭方面被逼急了,咬咬牙,下血本拉走苍龙……女娲很想让帝俊明白,什么叫做——孤家寡人!
有了天庭的衬托,女娲很知足了。
苍龙那厮,跳就跳吧。
日子凑活着过呗。
还能离……分裂巫族公司咋滴?
要分裂,也得等天庭那边先垮了,大卧底头目——东华帝君,重拳出击,从内部攻陷……
“当然,我呢也知道……天庭嘛,其实不比女娲你的巫族好多少。”帝俊话锋一转,轻轻巧巧说着让女娲心神震动的话,“有不少的间谍卧底,正在搞事。”
“最危险的那个,都要坐上领袖的位置了。”
女娲面色一僵,有了不好的预感。
却听天皇幽幽说着,戳穿了巫族近些年来的图谋,“东华帝君……啧,是天庭的大司命就罢了,竟然还能是人族的白帝,东夷的王。”
“女娲,你说——这有趣不有趣?”
“呃……这与我何干?不要污蔑我!”女娲顾左右而言他,“人族巫族,向来与人为善,不主动干涉他族内政。”
“当然,如果是别人哭着喊着,要加入人籍,那我们也是不会拒绝的。”
“哦。”帝俊意味不明的哦了一声,“只是这样一来,有些人可能就要死的不值了。”
“为对面抛头颅、洒热血的卖命,结果出了事,对面连管都不管……薄情啊薄情!”
“你在说什么?”女娲脸色变幻。
“没说什么,只是简单的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帝俊淡淡道,“你猜——我既然已经认定东华帝君这位大司命有问题,会不采取措施吗?”
“大司命的系统,就是东夷的高层系统,是这个势力的精英。”
“如果这些成员,被突然全部清扫干净……东夷纵然依旧存在,但还能发挥作用吗?”
帝俊笑着询问女娲。
女娲眉头皱起,一言不发。
帝俊也不在意她回答与否,自顾自的说着,“说来,还是东华太贪了,步子迈的太大了一些。”
“身为大司命还不满足,竟然想着更进一步,成为妖皇!”
“为了造势,急于成事,便各种调集精英人才,在天庭里铺开网络。”
“他却没料到,我却是高瞻远瞩,洞察真相,于是将计就计。”
“有心算无心之下,已是让太一秘密调遣人手,布下天罗地网,就在这些东夷精华身边。”
女娲听了,目光一动,想明白了什么。
的确。
这些年,天庭之中有许多的军令调动,不少妖神走位不断。
对此,她还曾令帐下头号军师——风曦,负责去查证。
只不过,那时人族内部龙图腾势力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许多,各种作妖的比例上升,查着查着就被迫搁置一旁,只是提高了军事防御等级,加强武备,以不变应万变。
现在,帝俊这么一说……
“看来,娲皇你已经明白了。”天皇鼓了下掌,“只要我一声令下……”
“那东夷,便将名存实亡。”
“只有东华帝君这位太易大罗,可以幸免。”
帝俊告诉女娲。
——他唯一没把握杀的,仅有东华而已。
剩下的,都得死!
至于为什么杀不了?
自然是因为……
“东华太强,哪怕我们齐上,也能轻松支撑到你们巫族援兵的到来……真是让我感到惋惜的一件事情呢。”
帝俊叹了口气,很惆怅的样子,落在女娲眼中,却是再直白不过的示威了。
“不过,能剪除其羽翼,想来也还是很不错的?”
“更不要说,还可以连带揪出很多有问题的棋子,一并处理了。”
“毕竟,为了帮助东华造势,巫族方面的出力可不少,发动很多内应、地下情报系统……本来,这些都被掩护的好,我也很难捋清。”
“可是……”
“他们动起来了啊!”
“当我看清局势,一直默默的注视着……”
“他们便将无所遁形!”
“再也休想执行巫族方面的计划,里应外合,内部与外部齐发,颠覆天庭、分裂妖族!”
“女娲!”
“你巫族的这部分计划,已经失败了!”
“我觉得,你需要正视一下现实了!”
帝俊语气中有几分得意。
“很好……你很好……”女娲握紧了小拳头,最终又颓然的松开,“不愧是曾经做御史的……明面上是御史,暗地里却是阴影中最锋利的刀!”
“过奖!过奖!”
帝俊毫不谦虚的接受了娲皇看似夸奖、实则为嘲讽的话语。
“既然你已经掌握了那么多的线索,还何须来见我?”女娲无喜无悲,“我明确告诉你,我是不可能妥协的。”
“再说了。”
“你查到的内应,太多了点……”
“想要一下子清剿一位颇得妖望的大司命麾下势力……真能做到干干净净吗?”
“何况,我现在已经知道了!”
“你信不信,我立刻就派遣高手团,直击天庭根本,提前发动计划!”
娲皇目光森寒雪亮。
“我巫族,掌握都天神煞大阵,突进能力最强!”
“我知道。”帝俊不慌不乱,“是的,我承认,你们巫族的爆发很强。”
“但是,我……背后有人啊!”
帝俊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天道鸿钧,是我们大家一起封禁的。”
“能关进去,同样能放出来。”
“鸿钧已经发过誓言了,不到无量量劫,不得主动踏出紫霄宫一步!”女娲冷声道。
“没关系。”帝俊的笑容更灿烂,“他是不能‘主动’出来,惹是生非。”
“但是嘛……如果他‘被动’的被‘召唤’,他是不是只好勉为其难的出来走一遭?且光挨打不进攻,是不是就不算破誓?但如此一来,他岂不是不能继续在紫霄宫里享受福报了?”
“唉!”
“一想到,我可能会打搅到鸿钧道祖的美好福报生活,让他不能继续努力奋斗,每工作十二个时辰,平均每个大罗就能得到一枚伏大头……”
“让他无法努力创造价值,认真服务社会……我是罪人!大大的罪人!”
“不过,事急从权。”
“‘召唤’鸿钧的仪式,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也正是准备好了,我才来见你。”
“因为,我也很担心呐。”
“担心你们巫族,不讲武德,偷袭我们天庭上上下下那么多大好同志,揍了个鼻青眼肿……”
帝俊唉声叹气,装模作样,让女娲的俏脸扭曲。
好在,他没等女娲彻底发飙起来,就又奉上了一枚甜枣,打消她拿其这化身出气的想法。
女人,还有女神……她们有的时候,真的不讲道理。
“女娲道友。”
“我跟你说这些呢,只是想告诉你——”
“我没有让你妥协的意思,反而是来寻求共赢的。”帝俊娓娓道来,“一如曾经那样,大家一起演一场戏。”
“做为彼此预先支付的报酬。”
“巫族这些已经暴露的间谍,我可以放回去,以此交换你人族方面,近些年来捕捉到我妖族的卧底。”说到这,帝俊也难免有几分赞叹,“你麾下的那风曦,倒是不简单。”
“反间谍的能耐了得,都超出了常理。”
“不是根据情报线索行动,倒像是羲皇那样的易道高手——管你什么花里胡哨、单线联络,直接推衍就完事了。”
因为风曦的足够靠谱,妖族方面的情报人员损失不轻。
“哈!”提到心腹大臣,女娲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
不过,很快她又收敛了。
帝俊谈到了东夷的方面。
“至于说东夷那边的精锐嘛……”帝俊先是略微沉吟一二,而后才继续道,“我也不是不能高抬一手,饶过他们回归人族。”
“这是我的诚意……如何?”
“帝俊,你很大方啊。”女娲却眯起了眼,“这么份量不轻的力量,说放就放。”
“因为,我有这个自信——他们纵然回去,也谈不上给我的事业添堵。”帝俊脸色上闪过一抹戏谑和古怪,一闪而逝,快的不可思议。
“你挺勇哦?”女娲狐疑的打量他。
“是的,我超勇的!”帝俊自信无比,“如何?女娲?这份诚意摆在这里,你我联手,共同演绎一出大戏,各取所需,怎样!”
“……”女娲沉默着,斟酌思索,最后终是点了点头,“这……可以。”
“不过,我想知道……你想演什么?”
“还有。”
“在演戏前,你要给我放回一半的东夷精英!”
“行!”帝俊答应的很爽利。
对于女娲的这个要求,他一点都不会推脱。
毕竟……
“我要演的戏呢,其实很简单。”帝俊收敛了一些杂乱的心思,语气从容,缓缓道来,“主题就是——东华事发,天庭围剿!”
“对,你没听错。”帝俊看着一脸懵逼的女娲,再三表示,他是认真的,“戏,就是这样的戏。”
“只是,在别人眼中,这是真的。”
“是事发突然的,是我苦心筹谋的,要铲除天庭中的最大内奸。”
“而在你我这两个知情人眼里,这就是假的。”
“真真假假吗?”女娲悟了。
“嗯……是的。”帝俊眯着眼,有些含糊的应道。
真的?
还是假的?
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只有最真实的假戏,才能欺骗所有人。”帝俊开起了小课堂,一本正经的对女娲说道,“我会调动诸多人手,甚至‘召唤’鸿钧,以此表示自己的愤怒,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东华帝君这大反贼一个教训!”
“而你那边呢,也要集体出动,以救援潜伏敌后的战友,让其胜利归去!”
“一场大战,瞬间爆发!”
“这场戏的结果呢,我也给想好了。”
“经过千辛万苦,东华帝君终于回归了人族的阵营,登极为帝……只是,多年卧底成果,一朝归零。”
“好在,巫族和他临危不乱,都有大将之风。”
“危险关头,依旧成功撤出多年来的卧底人手,保存有生力量,也不算太亏本了。”
“呼……”女娲听着,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大戏!
真的是大戏!
定了定神,女娲抿着唇,“既然是演戏,那必然有观众……主要是演给谁?”
“我们又能收获什么?”
“除我们之外,所有人都是观众。”帝俊肃然道,“而收获?”
“自然是真正明确,各自势力中的具体情况,确定统治的权威!”
“比如说你……众所周知,苍龙和东华是仇家。”
“关键时刻,他是否会因为个人私怨,拖你的后腿……且他又能发动多少人手,进行无作为表现?”
“在那时,这些都会暴露的清清楚楚!”
“知道了他的心腹,以后假使你胜利了,处理起来也就方便很多……不是吗?”
“亦如我。”帝俊目光闪烁,“我要演鸿钧一把。”
“‘召唤’他的时候,夸大其词,说明东华怎样怎样的危险,巫族如此深入妖族,已是存亡之际……”
“必须要在东华逃走之前,将之重创,短期内废去巫族的一条臂膀。”
“所以……鸿钧道祖,还有什么隐藏的筹码,就一并使用出来吧!”
“不然,天庭输了,他就真的别想从紫霄宫里出来,一辈子福报个没完!”
“正好,我也能看看鸿钧道祖,有怎样的惊人手段。”
“原来如此……”女娲若有所思,“你还是对鸿钧很忌惮呐。”
“不把他的底裤扒个干净,说什么都不罢休。”
她推测着帝俊的心思,“当初没能把昊天钓出来,看来你是心有不甘。”
“嗯……”帝俊应了一声。
“你我互相配合,彼此遮掩……把所有人都给欺骗,玩弄于鼓掌中吗?”
女娲站起身来,眼中亮起的光芒,证明她很有跃跃欲试的冲动。
“只是想想,便让我感到热血沸腾啊!”
她摩擦着小手手,“用东华这位太易大罗作为鱼饵,有心算无心……”
“嗯!”
“我同意了!”
女娲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很好!”
帝俊得到肯定的答复,朗声大笑……那笑声中,有着很特殊的深意,一闪而逝。
不等女娲去仔细琢磨,他就很豪迈的一挥手。
“事不宜迟,当即刻行动!”
“为表诚意,一半的东夷精锐,我可以立即放归,让他们免除杀身之祸!”
“只希望,女娲你呢,也不要失信……多年的信誉,毁在这上面,我都要替你不值呢。”
“你放心吧。”女娲淡然道,“我不是那种人!”
PS:万字爆更,我雄起了,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