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愛下-第五百九十五章 都老實了分享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然后墨家的这帮子人就集体石化了。。。。。。
那么大一块石头,就这样当着他们的面没了。。。
就这样没了。。。
没了。。。
不信邪的众人连忙揉了揉眼睛又赶紧卜愣了卜愣脑袋,可是再看过去的时候原本石头所在的位置仍旧是空空如也。。。
刚才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王寅可是没有借助任何道具也没有任何多余花哨的动作什么的,就是简简单单的打了个响指啊!
况且即便借助道具也不可能一瞬间就把这么大块儿石头给整没了啊!
这王寅根本连地方都没动啊!
难道。。。真的是仙人?!
这隔空取物并非如同自己等人想想的那般只是障眼法或者戏法什么的,而是真的?!
众人心中是一百个不愿意相信,可是眼前的事实又不由得他们不信。。。
等到意识到王寅真的很大几率是仙人的时候,钜子和这帮长老顿时便觉得浑身一冷:刚才咱们可是在对着一个仙人挑衅啊,还有比这更加作死的事情吗?!这时候就别想什么墨家崛起重新出世的事情了,要是他一个不开心几个响指下去岂不是整个墨家都没了。。。
想到这里钜子和一群长老再次看向王寅的时候顿时一个个心里无比的发虚,张了几次嘴却始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这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啊!
只能等着看仙人准备怎么处置自己等人了。。。
同样懵逼的还有周围的那些墨家子弟,此刻一个个全都乜呆呆的站在那里失去思考能力了。。。
“都说了很简单的嘛,”王寅再次打了个响指,随即大石头再次回归原位。
看到石头再次突兀的又被变了出来,众人心头忍不住就是一跳:虽然石头再次出现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可是在他们心里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
这是仙人在示威么。。。
难道接下来就要处置我们了么。。。
。。。。。。
看到一群人成功的被自己给吓到了,王寅当即便冲着程凌雪眨了眨眼。
这帮人想要杀杀王寅的威风争取以后合作时候主动权是不假,王寅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
区别就是墨家人是准备和王寅合作,而王寅是准备拿他们抓壮丁。。。
在王寅看来这帮死宅猫在山旮旯这么久整天对着这些发明创造什么的在那鼓捣,估计肯定心气儿很高了:毕竟这不说与世隔绝吧也差不多了,这种环境呆久了难免会容易产生一些诸如‘天老大我老二’之类的心理了。。。
他们现在都是 这个心态了,王寅若是直接拿他们抓壮丁肯定是行不通的了,到时候这帮死宅肯定是会反抗的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第五百九十五章 都老實了相伴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开开眼吓唬吓唬他们,然后再在他们的专业领域摧残他们一番!
想来到时候这帮人就会变得老实多了,到时候让他们去干苦力也就轻松多了。。。
完美!
“好了,咱们继续看看别的东西吧。”王寅当即便冲着一群吓傻了的人说了一声,示意他们继续带着自己四处转转。
虽说要吓唬吓唬他们,可要是真的给吓傻了那就不好了:都给吓傻了到时候还怎么给自己干活儿啊?!
而且不继续参观他们这些发明创造的话,还怎么在他们的专业领域里面摧残他们?!
“哦。。。对。。。对。。。”听到王寅这样说钜子最先反应了过来,当即便恭恭敬敬的走到前面给王寅带路了:“仙人,请。”
如此看来王寅惊吓的效果还不错,这会儿这小老头儿明显老实了很多:之前虽然和王寅说话的时候还算客气,可是恭敬什么的倒也谈不上了。
可是现在被王寅这么一吓,这小老头儿立马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了。。。
不老实也不行啊!
虽然钜子对于王寅没有追究自己等人刚才挑衅的事情也是挺意外的,可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
至于说王寅为什么没去追究这种事情他已经不像去考虑了:只要仙人不打算收拾咱们就谢天谢地了,管他是怎么想的呢!
同样老实下来的还有其他剩余的那些长老们,此刻一个个也全都老老实实的呆在一旁半句话都不敢多说了。
虽然之前除了那个二愣子张长老之外其他人没说什么,可是他们刚才也实实在在是抱着看王寅的笑话来着。。。。。
至于说周围的那些墨家子弟,这会儿还在那当背景板没有缓过神儿来呢!
即便有几个缓过劲儿来的也是连忙低下头继续忙活着手里的事情,再不敢去多看王寅一眼了。。。
“寅哥你真厉害!”看到这群人终于老实了程凌雪当即便拉着王寅的手开心的称赞了一句。
而且这丫头此刻也是使了个坏心眼:她说话的声音虽然听上去似乎不大,可是刚好能让钜子和这帮长老全都听见了。
众人闻言当即心头就是一阵蛋疼:不愧是卢国公的千金啊,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你这简直是又狠狠地在我们的老脸上抽了一巴掌啊!
可是再怎么被程凌雪大脸他们也只能咬牙忍了,不仅要忍而且还得满脸赔笑。。。
看到这群长老全都从心了陈清则是撇了撇嘴:刚才我都跟你们说过了结果你们偏不信,尤其张长老你丫的还跳出来搞事情!结果呢?现在吓傻了吧?仙人施展个隔空取物就把你们给吓成这样了?这才哪到哪啊?要是看到他眨眼拦弩矢还有后面的挥拳碎大石的话怕是你
们一个个的得吓尿了吧?!
对于这帮子长老陈清那是非常有意见的!
之前自己跟他们说了半天结果一个个没有一个信的,虽然嘴上说着知道了可是看向自己的眼神儿根本就像是在看二傻子!
结果呢?现在到底谁是二傻子?啊?!
尤其是那个张长老,自己刚才都拦着他去了还丫的使劲的作死!
这会儿也老实了吧?!
说起来看似这好像和钜子没关系,不过陈清对于钜子心中也是有点怨念的:他敢用脑袋打赌,刚才张长老蹦出来搞事情绝对是钜子授意了的!八成就是自己离开后他们夏姬八琢磨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