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txt-第十二章 慣的推薦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睡醒一觉后,一点儿也不觉得这一夜睡的香,完全没有几日前心里甜甜好梦很酣的滋味。
她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怀疑以前自己十六年没有宴轻的时候,都是怎么过的。
那些年,除了发热时,她睡觉从来就不是困扰,睡醒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哪怕是生病了,也就是正发热的当时难受,四哥给他读完画本子,或者讲完故事,等热退了,她也就不难受了,也就很好地睡着了。
可是昨儿深夜,她的热很早就退了,但后半夜,她也没睡好,总觉得身边空荡荡的,少了一个人,少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少了一个人清冽好闻的气息,处处都不得劲儿。
以至于,总是半梦半醒间想去找人,身子无意识地挤到了床边,险些掉去地上,惊醒后,知道那人今儿累了不打算管她了,才又往床里滚了滚,翻了个身,继续睡这个不怎么踏实的觉。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精品言情小說 《催妝》-第十二章 慣的相伴
凌画叹了口气,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不过几日,她就养成了这么个习惯,她是不是要克服一下?还是干脆破罐子破摔不克服了?直接杀去紫园找宴轻,立马钻进他怀里?
他不让钻的话,她就站在他面前,对着他哭?还是那么大颗的眼泪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直到他受不了了,就会抱她了?什么都依她了?
她坐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拽响了床边的摇铃。
琉璃从外面打着哈欠走进来,“小姐,您醒啦?”
凌画点点头,对她问,“你怎么这么困?也没睡好?”
她觉得,琉璃又不是她,对于她来说,习武之人,一天睡两个时辰也就够了,以往三天不睡觉,她还很有精神的,更何况,昨儿半夜,她就放她回去睡了。
琉璃哀怨,“昨儿给您读了大半本画本子,以至于入睡后,脑子里又读了半夜。”
凌画忍不住笑,“原来是这样,可真是难为你了。”
谁让青嫂子不识几个字,她带来端敬侯府的女人,只一个琉璃呢。昨儿宴轻不管她,除了用她读画本子,也没别的办法,总不能让人把四哥喊来,以前她没大婚,兄妹自小亲近,凌家没什么长辈,她不避讳也就罢了,如今毕竟已大婚了,再折腾她四哥,也不合适了,再者,四哥要备考,金秋科举,快到日子了,如今主考官陛下都已选好了,那几位老大人正关起来研究着出题呢,她不能打扰他。
琉璃叹了口气,“您这个发热难受就要听画本子的毛病,以后能不能商量一下,改改?”
都是四公子给惯的。
要说凌云扬惯妹妹,真是只有他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以至于从小到大,小姐身上养成的那些毛病,都是他惯出来的。
就比如,打五十板子都不掉一滴眼泪的人,若真的利用起眼泪来,那叫哭的一个叫人心疼心碎。再比如,这发热读画本子或者讲故事的毛病,也不是一朝一夕了,那时候夫人还活着时,就严令禁止小姐看画本子这等祸害人的东西,虽然夫人也时常偷偷看,但在她看来,不如小姐多学些课业,所以,四公子真是会哄到了小姐的心坎上,给她读画本子,她发热就不那么难受了,以至于,延续到今天,养成了毛病。
什么习惯一旦养成,那真是很难改了。
看吧,宴小侯爷从来没这么哄过人,没这么被折腾过,短短几日,已受不了了,不管了,苦的就成了她了。
凌画也想改改,“以后我试试吧!”
利用生病,她已让宴轻对她真是大大地好了,竟然连洞房花烛之夜最抗拒的同床共枕都做到了,搂着她入睡这种不可能的事儿,也做了,虽然两个人只是和衣而睡,不能裸诚相见,但已足够让她惊喜的了。
但大约是有点儿过头或者上头,这不,还能等她这一场病彻底好,他就撂挑子了。
琉璃觉得小姐怕是改起来很难,但是也许真能改了也好,总要抱有希望嘛。她问,“我让厨房传饭?”
凌画看着窗外,“宴轻呢?还在睡吗?”
昨儿累了那么一天,早早睡下,今儿醒来,不知道他还累不累,会不会打消这几日都不见她的想法。
琉璃叹了口气,“小侯爷早就醒了,据说连早饭都没吃,便骑着汗血宝马出了府,带着人去城外的庄子小住几日。”
凌画:“……”
宴轻竟然出府了?还要去城外的庄子小住几日?是小住几日啊?
琉璃看着凌画一脸懵,对她说,“小姐,咱们前两日大约是对小侯爷太想当然的想象的太容易了,您的自我感觉太好了,以至于,小侯爷突然来了这么一下,您的好梦怕是得醒一醒了,小侯爷根本就没有那么容易原谅你当初骗他算计他的那些事儿。”
凌画:“……”
大约还真是说对了!
她头疼地揉揉眉心,“去哪个庄子了?”
琉璃摇头,“没说去哪个庄子,但是绝对是带了一帮子纨绔一起去的,先去找了程公子,后来便大批的纨绔们一起出城了。”
她刚说完,外面有暗卫禀告,说云落公子传信,小侯爷带着人去青山庄小住几日。
凌画:“……”
琉璃:“……”
人氣小說 催妝 起點-第十二章 慣的看書
琉璃转头看向凌画,“小姐,若是我没记错的话,青山庄在两百地里外吧?”
凌画点头,“你没记错,我记得管家给我看的端敬候府的产业里,就有在青山庄有庄子。”
琉璃:“……”
所以说,小侯爷一声不响地带着人出京去了两百里地外?那是几日能回得来的吗?若是她算计的不出错的话,一来一回,就要两天吧?那在青山庄会玩几天?
她看着凌画,“小姐,怎么办?您打算找去吗?”
凌画顿了一会儿,无奈地摇头,“我找去,岂不是打扰了他?黏人的很,竟然他前脚走,我后脚就追去了,也太不像话了,而且我出京,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若是让人知道我是追着他而去,岂不是让萧泽那王八蛋和东宫的一众派系都笑死我,没法去。”
琉璃想想也是,“那怎么办?”
凌画起身下床,“没办法,等着他回来吧!”
如今他这样,她就算再不习惯一个人睡,估计也能被他硬生生给板正过来。她本来也没期待宴轻对她好的让她这么一直受宠若惊下去,那也太不真实了。
她大婚前能想到的宴轻对自己最好的方面,就是能陪着她每日吃饭而已,如今她这么短短日子,都跟他同床共枕了,让他抱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缓缓吧!
人不能一口吃个胖子。
琉璃见凌画想的很开,她更是不纠结了,觉得她对小侯爷的看法,就跟天空忽而疾风骤雨,忽而电闪雷鸣一样,得随时应变。
凌画梳洗妥当,用过早饭后,又去了书房。
她刚去书房没多久,门童来报,乐平郡王府的荣安县主来了。
凌画笔一顿,对琉璃说,“你去将县主请进来,带来我的书房吧!”
琉璃点头,立即去了。
不多时,萧青玉由琉璃带着,来了凌画的院子,当琉璃将她带到书房门口,打开书房的门,她探头往里面瞅了一眼后,说什么也不进来了,只站在门口说,“妈呀,我不进去了,看看她那堆成山的账本子,我看了就头疼,我还是在外面吹吹风,等等她吧!”
她说完一句话,缩回了脚,又对琉璃问,“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她太忙了,我来了打扰她做事儿?”
琉璃想着小姐应该不会觉得打扰,摇摇头,“那您稍等,我去问问小姐。”
萧青玉点头。
凌画让琉璃将萧青玉带来书房,也是本着把手边这两本紧急的事儿趁着这个功夫处理了,让萧青玉来了书房后喝一盏热茶,吃两块点心,然后再稍等她一下,但没想到萧青玉根本就不进来,她只能快速地将手边的急事处理完,扔了笔,走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