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第八百九十章 天宮緊跟一顫推薦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怀着一颗正视之心,夏萧不停四下观看,想将一切都收入脑中,可天宫规模极大,殿宇不止此处有,直到视野的尽头也有不少。
这等势力。就像一头庞然大物,沉睡时一切安好,且照常运作。但若被惹怒,只需一瞬,便可爆发出极强的力量,将挡在身前的一切撕碎。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第八百九十章 天宮緊跟一顫熱推
而这头巨兽的心脏,便在夏萧和阿烛前方。那是一座琉璃大殿,光彩照人,甚至有些刺眼。
夏萧和阿烛站在半路,似从凡尘走向仙界天宫,为其光彩惊到,因此微微抬手,试挡其光。但那股光泽,他们最终还是要直视。
脚下这条路,令夏萧和阿烛绕过很多大小殿宇,直朝而去。在这特殊的空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逐渐聚集在他们二人身上,可又没有任何议论声,只是那些目光中满是羡慕。
宫中,五脏六腑俱全,分为九小宫,八圣殿。但无论是那些小宫主还是圣殿殿主,平日都无法走进这座琉璃殿堂,可夏萧和阿烛径直朝其而去,怎能不羡煞旁人?
夏萧和阿烛在这施展不了感知他人心思的能力,因为四周天地太广且无人,也不敢造次,只是按之前那位前辈的指导始终往前走。大概走了有一刻钟,阿烛开始抱怨时,本在远处的琉璃殿宇,已出现在他们眼前。
踏上殿堂所在的浮岛,夏萧和阿烛走了进去。只见殿中多有华丽装饰,雕像数不胜数,其上光晕直刺人眼,若放在凡世,估计每个都价值千金,得几个便富可敌国。但夏萧和阿烛的注意力,更多还是在殿堂之上的那位老人身上。
实力强的人总会带来一股幻觉,你说他老,他鹤发童颜,宛若年轻人。但年龄又以万计数,大的夸张。因此,夏萧和阿烛又说出那两个说了无数遍的字。
“拜见前辈!”
殿中坐着的老者身形挺拔,面容消瘦,看那等轮廓和穿衣打扮,年轻时必定是个风流倜傥之人。此时,他也没有多少架子,看二人跪拜,当即令他们起身,说话虽严峻,但又有一股浓郁的随意,并非像壮宗二长老说得那样高不可攀,更不是不可直视。
只要底牌够多,身板够硬,见着什么人都不足为惧,起码不用担心有生命危险。但当前这位存在,是很多人在梦中都见不到的,因此夏萧和阿烛起身时,与其对视,多少都有些紧张。
一个人便是一片大陆的主宰,而这片大陆,比大荒世界大的多。如此一想,夏萧心中的悸动比阿烛多很多。越是想得多,此时的情绪便难平复。但见这位德高望重,被无数人当做神一般的人物起身时,夏萧的双腿,第一次微微颤抖。
夏萧见过的人和事已够多,本不该如此,但宫主举手投足间的波动,实在和他的差距太大,但在阿烛试图释放自己的力量,去抵挡那股波动时,宫主已主动收起自己的力量,不留半点表现于形。
“这下可好?”
宫主身穿一铭刻繁丰大陆的金色长袍,很是气派。但言语美目中,又满是温情,令夏萧点头,而后又行礼。
“多谢前辈。”
“没关系,你们跋山涉水的来,我定要好生照顾,但可知我找你们的目的?”
夏萧和阿烛皆摇头,其实也知道一些,无非就是看阿烛是否真正为神,且和突破夕曙桎梏的事有关。但说破就没意思了,说错更显得尴尬,便所幸什么都不说,全由宫主来说。后者含着笑,看两人摇头,觉得有意思。
作为夕曙世界的顶尖战力,老天师睁眼可望其外世界,闭眼可参悟人世万千。但这二人,他却半点看不透,因为其中有股力量,始终阻挡着他使用天地源气,更无法将源气探入他们体内。
这种情况老天师从未见过,便眯着眼,较起真来。他全神贯注,体内源气与天宫所处空间的一切相呼应,而后对夏萧和阿烛开始洪水猛兽般的冲击。
那是一股奇异的感觉,像有无数气朝自己而来,但又没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损伤,只是精神被晃动,有些受损。
因承受不住,夏萧双目泛起许多血丝,阿烛却只是站在原地,挥手时令那股力量浑然消失。
“你想做什么?”
“别紧张,只是好奇为何看不透你们。”
“我以前也不知道,但现在来看,应该是神的力量。”
“你究竟是什么神?可曾见过神界的神?”
“见到过。”
阿烛和夏萧对视一眼,以往都由后者诉说一切,但现在说到有关与神的事,该由阿烛亲自来。
在夏萧眼里,阿烛一直都是个孩子,但孩子总会长大,此时她比自己强,也比自己有面对一切的能力,因此他放开手,令其畅所欲言。
“我所在的大荒世界遭受过魔鬼侵扰,死伤数千万人,是神界主神带着生命女神来将所有人救活。就是那次,我见到了神界的神。”
“为何神要插手你们世界的事?”
“因为我在大荒,他们便得来。”
“既然神有很多种境界,你又在哪个等级?一共有多少个等级。”
即便是他人眼中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老天师,也不了解神界,因此想知道。但阿烛诚实的话语中有些狂妄,令其嘴角一掀,不敢与阿烛意见一致,可又做不了什么。
“我不知道神界的神有多少个等级,但我知道神界至高存在乃三位主神,我是其中一位的神源。”
“神源……”
“那位主神说,我早晚会成为他。”
“那你为何不随他们去神界?”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第八百九十章 天宮緊跟一顫熱推
“我不想回去,我要和我的夫君在一起。”
听罢,夏萧微微行礼。看着阿烛和老天师对话的样子,他不禁自豪,可有一天,他希望自己的身份不止是阿烛的丈夫那么简单,而是另一位神!
“那你的实力在何等境界?”
“源气修行在十五重,神灵之力和其是分开的,我也不知道有多强。”
“那你以五成的神灵之力打我一下。”
老天师心思深,既然提出,便一再坚持,让阿烛出手。她其实不想那么做,但最终还是施展出神灵之力。顿时,整个天空被渲染成一片血色,无数强者皆抬头且躁动起来,喧哗声四起。
这是一种无比狂躁且强大的力量,似能于下一刻撕碎一切,堪称完美的破坏之力。但这并不是阿烛的五成力,她只是在其中调节自己的力量,因为怕出事。阿烛平日大大咧咧的,胆子也大,但在这种事上不敢冒险,因此说:
“我从来没用过五成的神灵之力,我害怕。”
“那你用过最多的力量在几成?”
“大约……两成。”
阿烛觉得就是两成没错,但夏萧脸色一沉。两成力量就能完全左右语尚言,那五成说不定能一掌将这老天师打死,的确不能施展那么多。而且阿烛说过,她每次使用神灵之力都会有股控制不住的感觉,像要暴走。以此来看,施展两成力就够了。
见她眼中的忌惮,老天师最终妥协,道:
“那你就用两成力吧!”
阿烛说自己是神没用,但天泉也说她是神,可老天师还是要证实。只有他亲身经历过,才知一切是否为真。但为了安全起见,他四周有源气所成甲胄,这是繁丰大陆,乃至整个夕曙世界最强的防御,没有之一。
见之,阿烛也放心了,问:
“我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可以,一定要使出两成力来,不要留手。”
阿烛点头,当即轻描淡写的出掌。
老天师见着,不禁轻蔑,就这?他觉得阿烛这一掌中力量不强,根本没多少威胁力。当其落在自己略显臃肿的甲胄上时,后者只是于血光中颤动一番,泛起涟漪极小,并未有多恐怖。
老天师正想说不过如此时,阿烛手掌中的血色本没变,却渲染整个天宫。一霎,人声鼎沸,所有声音都回荡在他耳边,不断轰炸着他的大脑。紧接,一道血神踪影,当即出现在天宫,且将这琉璃殿撑碎。
轰——
琉璃殿顿时狼狈不堪,其中一切皆有裂纹,夏萧举起手臂,试图挡住眼前气浪,可左臂中的血色光辉,已令其站在原地,不受丝毫影响。
只见,四周一切皆有裂纹,而他注视着的甲胄,也在一道血光中支离破碎。那是一道极为清脆的破碎声,像镜子落地,摔得粉碎,迸的四处皆是。源气和神灵之气产生出一道气浪,气浪扩散,被老天师看在眼中。
他之前本很冷静,且没觉得阿烛的力量很强,但现在只剩惊愕。气浪扩散,一瞬炸了空气,冲翻老天师,碎了琉璃宝殿,令其似要倒塌。
紧接,气浪蔓延到天宫的每一处,令其一颤。天宫上下,顿时皆受影响,无数人昏阙,无数强者嘴角流下一道血迹。
天宫创立十万年来,经历风风雨雨,从未有多如此大的动静。代表宫主的琉璃殿堂,更是从未碎过。因此,九小宫和八大圣殿中的存在皆往这边前来。喂食着四翼天马的马老和沉睡闭关的天王也皆射来,令夏萧觉得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