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起點-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分享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坐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我的心情降到了谷底。
云泰祥的事,我现在不去多管,不管那边是什么腥风血雨,又是什么阳谋诡计,我现在都不去想他。
我就守在医院门口等着。
等着我的女人跟孩子,等着他们平安无事的出来。
但凡,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不管那个搞鬼的人是谁。
我都要杀他个干干净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从上午一直到下午,一共过去了六个多小时,按照这个程度,陈雅媛身体里的血都已经被换了几遍了。
我真的不知道她能不能活着走出来手术室。
我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只有异常的坚定。
突然,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我看着医生快速的跑出来,七八个医生急急忙忙的来回奔跑。
我看着这紧张地画面,我就问:“怎么样?到底怎么样?”
没有人理我,所有医生都像是蚂蚁一样,各司其职,没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也不敢多问,我也不敢打扰他们,深怕,我的任何一个举动,就耽误了他们的时间。
里面躺着的是我的女人,跟我的孩子。
我不敢轻举妄动的。
这个时候,我看着那个主刀医生出来了,他满头大汗地跟我说:“林总,大人小孩,都保住了。”
我一听都保住了,我立马咬着牙说:“谢谢你,我非常感谢你……”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熱推
我话还没说完,医生就脸色凝重地跟我说:“你先别急着谢我,孩子提前三个月早产,发育严重不良,孩子的体重只有一千零八十克,只有三十厘米,是正常婴儿的一半还不到,后天能不能撑过来,我们也不确定,现在,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抢救,这是风险责任书,按照惯例,希望你签订一下。”
我看着责任书,我什么都没说,直接就签字了。
孩子能活着降生到这个世界上,他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
这件事,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都怪不到他们身上。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
我立马说:“我老婆怎么样?”
医生说:“非常虚弱,但是好在,保住了性命。”
我点了点头,大人没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个时候,我看着陈雅媛被推出来了,她整个人都非常虚弱,虽然清醒着,但是嘴唇已经惨白了。
我赶紧握着她的手,一瘸一拐地跟着医生,一起推着她去病房。
进了电梯,陈雅媛就哭着跟我说:“带我……去见见孩子……”
我看着陈雅媛那双迫切的眼神,我立马说:“等你好点了……”
陈雅媛立马哭着说:“我求求你,带我去见见孩子,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求求你……”
我立马说:“你没事的,你绝对没事的,你放心,我们的孩子也没事……”
我说完就看到陈雅媛那张坚持的脸,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还在在那?”
医生立马说:“在保育室,我建议,还是等她身体恢复一下,而且,现在孩子你们见到了,可能会负担更重。”
我说:“没事,我们扛的住,现在就去。”
医生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电梯门开了,医生就推着陈雅媛一起朝着保育室去。
很快就来到了保育室,我隔着玻璃,朝着里面看,我就看着一个特别小的孩子,还没有巴掌大的孩子,浑身通红通红的,插满了管子。
当我看到的时候,我整个人的心都揪起来了,真的,那么小的一个身体,居然插了那么多管子。
我握紧了拳头。
妈的……
老天爷,你跟我开玩笑的是吗?
你有本事,你冲我来就行了,你干嘛折磨我的孩子呢?
陈雅媛坚持着要坐起来看看孩子,我赶紧扶着她下来,她强忍着痛苦,虚弱地走到玻璃前,当她看到孩子的时候,她双手趴在玻璃上,恨不得立马扑进去抱一抱我们的孩子。
医生说:“是个男孩,现在他非常的虚弱,根据现在的科技,我想只要不出意外,就应该没问题,所以,我希望你们现在尽快去病房休息。”
我立马扶着陈雅媛,我说:“走吧……你得好好休息,你还得照顾我们的孩子呢,你必须得撑过去。”
听到我的话,陈雅媛立马擦掉眼泪,乖乖地上了病床,虽然,她眼神里有一万个不甘心,但是还是乖乖的。
陈雅媛咬着牙说:“阿峰,你说的对,我得照顾我好自己,我得好好的,否则,我怎么照顾我们的孩子呢。”
我点了点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跟医生一起送陈雅媛回病房。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病房。
我坐下来,紧紧地握着陈雅媛地手,陈雅媛很坚强,我从她的眼神里,从未见过那么坚强的眼神。
她像是充满了元气似的,再也没有颓废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吧。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被推开了,我看着吴灰还有三猫,带着十几个兄弟冲进来。
“妈的,这算什么?突然带个女人过来要分遗产,把我们三嫂放在眼里吗?”
“就是,又要金矿地股份,又要分人家的家产,这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一点情义都不讲,现在我们老大那么乱,他这个时候要来分钱?还讲不讲义气。”
我听着兄弟们乱七八糟的话,我就吼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放吗?”
听到我的吼声,所有人立马安静下来。
吴灰立马低着头说:“不好意思大哥,我没教好。”
所有人立马低下头,跟我说:“对不起老大……”
我吼道:“够了,上面的事,轮不到你们来议论。”
所有人都脸色铁青,不敢再说话了。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积压的火气一下子就冲上来了,突然陈雅媛握着我的手,跟我说:“阿峰,钱,我们都可以不要,谁想要,给谁好了,我只希望,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
我看着陈雅媛那张殷切地脸,我立马说:“这件事,是原则问题,我会处理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任何委屈,你先休息,剩下的事,都交给我。”
我说完就站起来拍拍陈雅媛地手,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随后我扭头就走出去。
张北辰,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六亲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