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1033、兩個月後,小小魚兒就把沈幼楚當成親媽了!展示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晚上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过去了,不过每个人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白喻是激动的睡不着觉,她白天还有过轻生的念头,没想到现在不仅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以后的工作都有了着落。
其实这一切都应该感谢那位吕阿姨,如果不是她机缘巧合的关心,陈董又哪里会这样“精准扶贫”呢。
想起吕玉清的时候,白喻还是会闪过一丝愧疚,可是看着在身边熟睡的女儿,她很快又用“这是别人的家事,我本就不应该插手”这种理由来宽慰自己。
陈汉升自然是非常得意,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找奶妈”是一件非常消耗精力的事情,当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后,同时小小鱼儿在沈幼楚那边还能安稳的吃到母乳,岳父岳母那边肯定会有一种精神上的疲惫感。
陈汉升现在做的,那就是一点点磨掉他们的耐性,放大这些疲惫感,让他们慢慢接受陈子衿和沈幼楚亲近的事实。
至于吕玉清的感受,那就是深深的愧疚了。
这已经是陈子衿第三次找沈幼楚帮忙了,吕玉清感觉很辜负女儿的信任,同时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其实这三次不能全怪她,第一次因为是小小鱼儿半夜饿哭了,根本找不到其他母乳,还有陈兆军在旁边推波助澜,所以才找到了沈幼楚;
第二次因为魏红艳说错了话,还有自身条件也不怎么好,当然也和吕玉清眼界太高有关系;
第三次纯粹是意外,谁能想到包静根本没有奶啊。
但是不管怎么样,沈幼楚始终是喂了陈子衿,萧容鱼那边总得再还一次吧。
吕玉清都不知道如何解释了,晚上干脆也不视频,把整件事以短信形式告诉小鱼儿。
萧容鱼倒是没有责怪,她知道父母一定在很认真的寻找奶妈,只是有些波折罢了。
不过,如果再继续“波折”下去,有些感情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萧容鱼没告诉母亲,她已经不忍心看着陈汉升“欺负”小小憨包了,所以才悄悄把那张贴在宝宝脑门上的纸巾扯掉。
······
第二天早上,吕玉清起床后为外孙女换完尿不湿,喂完了辅食,自己随便吃了点早餐,她就立刻联系了白喻,想知道体检的结果。
吕玉清昨晚都没好意思和闺女视频,就是等着今天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后,准备拉着白喻一起见小鱼儿的。
不过让吕玉清意外的是,上午9点左右拨打电话,白喻那边无人接听。
开始吕玉清以为白喻没起床,过了半个小时吕玉清又打了一次,依然是无人接听。
“小白看起来不像个懒女人啊?”
吕玉清嘀咕一句,她莫名其妙的还有些担心,所以10点钟打电话的时候,还顺便发了条短信过去。
吕玉清:小白,起床了吗,你那边没事吧?
“叮~”
过了一会,白喻回短信了。
白喻:吕姨您好,我这边一切都很正常,我只是不好意思面对您而已。因为我不打算给您外孙女喂奶了,理由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解释清楚的。总之实在对不起,也非常的谢谢您,我衷心的祝福吕姨身体健康,您的外孙女快乐成长,再会。
“什么意思啊?”
吕玉清看完短信连忙拨了过去,这次都不是无人接听,而是直接关机了。
“为什么这样不负责任啊!”
要不是吕玉清修养不错,她真的要骂出声了,昨天明明说好的事情,怎么睡一觉就反悔了呢?
难道白喻筹到动手术的钱了?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 txt-1033、兩個月後,小小魚兒就把沈幼楚當成親媽了!讀書
或者是白喻她娘家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不允许?
我还打算给她介绍工作呢!
······
各种想法在吕玉清脑海里盘旋,这个时候她还没意识到陈汉升插手了,仅仅觉得自己运气太差了,好不容易找到各项条件都合适的奶妈,最后时刻居然反悔了。
“老萧······”
吕玉清又打给了丈夫,一是诉说委屈,二是商量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她没有理由拒绝了?”
萧宏伟听完,叹了口气说道:“我以为那个白喻肯定没问题了,再加上今天市里有个重要会议,我都没有继续托关系询问了。”
“没有继续询问?”
吕玉清皱着眉头:“老萧,你是不是因为沈幼楚帮忙喂奶,所以内心有些懈怠了啊。”
“怎么可能······”
萧宏伟下意识就想反驳,可是认真的思考一下,他又沉默下来了。
沈幼楚条件可比其他人好太多啦,几乎可以称之为“完美退路”,如果不是因为有沈幼楚,可能第一个奶妈魏红艳就被接受了。
也许正是因为沈幼楚的存在,所以吕玉清才有挑挑拣拣的底气,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这就是最真实的心里状况。
夫妻俩彼此都安静下来,在听筒里感受着对方的呼吸,直到婴儿床上的小小鱼儿“咿咿呀呀”的闹腾起来,吕玉清才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你在港城继续寻找吧,不过有些明显不合适的就算了,免得我们双方都觉得麻烦。”
“好。”
老萧沉声应道,他也感受到了妻子的沮丧,白喻有些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来给予那么多期望,结果她转身就拉黑了电话,这对吕玉清打击很大。
“我一会再去趟医院,这次直接去住院部了。”
吕玉清努力振作的说道。
吕玉清到底是当过领导的,她很善于总结规律,与其在门诊那样慢慢询问,不如绕开这些程序直接去了妇产科的住院部。
住院部那些都是实打实的产妇,而且受到白喻的启发,吕玉清也找到窍门了,但凡有家人陪伴的年轻妈妈,她都不去打扰,免得又被当成骗子。
反而那种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床上的,这些都变成了吕玉清的“目标”。
生完孩子以后依然没有人陪伴的,基本上都是家庭有些问题的,这样比较容易协调。
理出头绪以后,吕玉清又让陈兆军过来照看着陈子衿,自己准备再去医院。
老陈听说白喻拒绝当奶妈以后,他也表示非常的遗憾,同时提出应该让王梓博或者边诗诗跟着去医院,万一有个特殊情况,也能有个人商量。
吕玉清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拉上了边诗诗,两人在医院里又咨询了一整天,最终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年轻母亲。
还是个在读研究生呢,只是怀孕校外的男朋友不承认直接跑路了,医生说如果打掉的话以后就不能再生育了,所以只能生下来。
这种情况女生是不敢告诉家里人的,吕玉清走过去表示,只要身体健康并且愿意帮忙喂奶,她愿意付出丰厚的酬劳。
对方之前没想过要当别人的奶妈,她需要考虑一下明天再给出答案。
好歹这还是个积极的消息,不过晚上回去后,萧宏伟那边传来一个“坏消息”,他今天没有找到合适的奶妈。
吕玉清听到以后,当时就想和丈夫置气,不过被陈兆军拦住了。
“老萧那边已经尽力啦,连续找了两个奶妈,你也要理解嘛。”
老陈温和的说道:“除非生活所迫,一般女性都不愿意给陌生孩子喂奶的,除了心里上的羞涩感,人家丈夫也未必同意啊。”
制止了一场中年夫妻的拌嘴后,老陈又漫不经心的和边诗诗打听这个研究生的情况。
边诗诗没有多想,一五一十的把“准奶妈”真实情况都介绍了,陈兆军不住的点头,还对那种抛妻弃子的男人做出了严肃批评。
吕玉清在旁边翻着白眼,陈汉升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那就是没有抛妻弃女了。
他不仅没有不负责任,还打算负起所有责任,给所有心爱的女人一个家,这还不如抛妻弃女呢!
“吃饭咯。”
这时,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的王梓博,端着几盘家常菜出来了。
现在江边公寓是没有保姆的,今天吕玉清和边诗诗在医院里比较辛苦,老陈又抱着孙女在楼下溜达好几个小时候,王梓博下班后尽量赶过来做饭。
吃完饭以后,吕玉清和边诗诗又去帮着小小鱼儿洗澡,正在看新闻的陈兆军,又用一种平常的语气吩咐王梓博:“梓博啊,你打字利索,把那个女研究生的事情和汉升说一下,如果真要成为陈子衿的奶妈,让他好好感谢一下人家。”
“好的,陈叔。”
王梓博掏出手机“哒哒哒”的发了过去,没过多久陈汉升就回短信了。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陈汉升:知道了,欠你两个人情。
“这小子。”
王梓博把手机送到陈兆军面前,笑着说道:“我就是发条短信而已,小陈居然说欠我人情了,客气的都不像他。”
“嗬嗬~”
老陈也跟着笑了笑,不过看上去比王梓博聪明多了。
等到陈子衿洗完澡以后,她在婴儿床上开心的手舞足蹈,今天和爷爷在外面看到了花花草草,还有江边“呜呜呜”鸣笛的大货轮。
不过更让陈子衿开心的是,爷爷居然给她穿上外套,戴上小帽子和小袜子,这是每次下楼前才有的动作啊。
“那个老吕啊······我先过去了,你今天太忙就多休息吧。”
陈兆军抱起孙女后,转头对吕玉清说道。
“啊······啊·····好······”
吕玉清抬起头,她意识到陈兆军和陈子衿要去哪里,但是又没有理由阻拦,最后只能嗫嗫嚅嚅表示自己知道了。
“梓博,麻烦你当一回司机。”
陈兆军拍了拍王梓博的肩膀说道。
“陈叔,去哪里呀?”
目前为止,也就王梓博还没有反应过来。
“笨死了,让你开车就开车,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一会记得再过来接我。”
边诗诗瞅了一眼吕玉清,赶紧推着王梓博出门,她自己留下陪着吕玉清。
吕玉清目光一直停留在外孙女身上,直到电梯缓缓的下楼后,没有了小小鱼儿的家里骤然冷寂下来,吕玉清才呆呆的坐回沙发上,盯着空荡荡过的婴儿床怔怔不语。
“吕姨······”
边诗诗能够理解吕玉清的心情,谁能想到白喻突然改变主意啊,再算上今晚的话,陈子衿已经第四次请沈幼楚喂奶了。
再喂下去,真要成为习惯了啊。
不过事情远不止如此,两个多小时后陈子衿居然没有被送回来,吕玉清自然更加担心,她直接联系了陈兆军:“小小鱼儿呢?”
“陈子衿今天下午在楼下玩耍太累,所以直接在沈幼楚那边睡着了。”
老陈解释道:“我就没有吵醒她了。”
“这样啊······”
吕玉清有些后悔,早知道刚才一起过去了,现在她只能叮嘱道:“那你照顾好小小鱼儿,顺便帮我和沈幼楚说声感谢。”
“宝宝不是我照顾的。”
陈兆军说道:“我已经回天景山小区了。”
“什么?”
吕玉清“哗啦”一下站起来:“你怎么能把宝宝单独留在那边呢,出事了怎么办······”
“能出什么事呢?”
老陈不慌不忙的反问:“我觉得陈子衿在小沈身边,反而能被照顾的更好,至少不需要每天这样来回折腾了。”
“我······”
吕玉清噎了一下,她没有找到合适的奶妈,所以小小鱼儿每天才要往返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姑姑陈岚也在呢,你如果实在放心不下,现在过去抱回来也行。”
陈兆军说道。
“不用了,等我明天确定了奶妈,就去把小小鱼儿接回来。”
吕玉清生硬的挂掉电话,然后双手抱胸这样静静的默坐。
其实吕玉清心里很清楚,陈子衿在沈幼楚那边肯定没问题的,萧容鱼被扣在美国,但是小小鱼儿并没有太闹腾,除了因为宝宝太小还不太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能够吃喝饱喝足,所以才不想妈妈。
让陈子衿“吃饱喝足”最关键的人物,那就是沈幼楚啊,现在小小鱼儿见到沈幼楚都会主动搂脖子了,所以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呼······”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1033、兩個月後,小小魚兒就把沈幼楚當成親媽了!相伴
吕玉清长长的呼出一口闷气,又掏出手机给萧容鱼发起了短信。
吕玉清:闺女,妈妈对不起你。
萧容鱼:又找沈幼楚给宝宝喂奶了?
吕玉清:是。
萧容鱼:也没关系吧,我刚才也主动给陈子佩喂了奶,她早上睡醒可能是饿了,吵得有些厉害。
“主动?”
吕玉清盯着手机屏幕有些失神。
前几天的时候,萧容鱼还是秉持“一次还一次”的原则,沈幼楚不喂她不还,现在已经“沦落”到主动喂奶的地步了吗?
······
“陈叔也真是的,他怎么把宝宝丢在沈幼楚那里呢。”
王梓博过来接边诗诗回家的路上,边诗诗抱怨道:“这个办法真够阴损的,但是家里没有了宝宝,吕姨都有些失魂落魄了。”
“这不是陈叔的主意。”
王梓博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小陈打电话过来,他让陈叔这样做的,不过小陈的理由是吕姨带宝宝太累了,不如让沈幼楚帮忙抚养一阵子。”
“一阵子?”
边诗诗愣了愣:“一阵子是多久啊,最多还有几天,小鱼儿身份证就能寄到美国了吧,那时她就要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
王梓博挠挠头:“不过我自己理解,一阵子至少也得一两个月吧。”
“一两个月······”
边诗诗拍拍脑袋:“拖那么久时间,小小鱼儿真的要把沈幼楚当成亲妈了啊!”
······
(大家年初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