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應對 (初二,開年了!)看書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牧景闻言,看了看雷虎,沉默了一下,雷虎虽猛,但是对于当世最凶猛的猛将之一的张飞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第一军想要拦住的张翼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哪怕要迎战,也不是一个军的主力能支撑下来了,最少要出动两个军的主力,可这就涉及主力兵力调动的战略部署了。
在战略部署上,牧景其实更相信的张辽,他的目光看着张辽,问:“文远,你认为如今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个河东之局,面对这个来势汹汹的三将军?”
“陛下,燕军在这时候出现在河东,并非是单一的时间!”
张辽看着地形沙盘,沉思了小一会,才对牧景拱手说道:“他们南下河东,却非一定要的夺取河东,如果我们只是盯着河东,那么就会上当!”
“打还是要打,就看怎么打,才能让我们跟得上他们的节奏,甚至能把战争的节奏率先的夺回来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走上来,然后指着这个巨大的沙盘上详细地形,继续说道:“刘备麾下,关羽,赵云皆乃大将,就连降将鞠义,都是当世一等一的猛将,张飞此獠,有用亦有谋略,就是很多事情做的不仔细,当一员大将是没问题了,但是想要独挡一军,却没有这么容易,刘备是一个知兵的人,在这时候,他把张飞领兵出现在河北,绝非这么简单!”
他沉思了一下,灵光一闪,突然之间,有了一些答案,继续说道:“张飞的主力出现在河东,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们燕军在南下夺取关中的策略之中,需要通过河东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其实现在,我们最关键的,并非是迎战,而是搞清楚,他们想要从哪里进入关中,才是最重要的,不然我们就算出兵河东了,也会出现那种顾此失彼的情况来!”
整个北线的战线这么长,他们想要从哪里进入关中,都是可以选择的,从河东到河内,条条大道同雒阳。
“打河东,不是在掩护西凉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有一员大将开口说道:“张绣既然出现在西凉,必然是为了夺取北地,如果他夺取北地,他们就能从北地直接进入关中,这样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没这么简单的!”
张辽摇摇头,道:“如果单单只是这样,他们不需要在河东动手,会挑选河内把我们的兵临集中在河内,反而更能掩护张绣的突破!”
“河内?”
参谋部尚书陈宫,作为这一战的军师,他开口说道:“陛下,燕军主力虽然没有现身,但是藏不住多久,某认为,他们有可能通过上党然后入河内,从河内南下,直入雒阳!”
如果让他来布局,他会这样做的。
牧景听着,然后看着,眼前沙盘之中是整个关中的地形图,他想了很久,才说道:“其实有一点,朕认为很重要了,他们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按照自己的节奏打!”
他看着张辽,再看看陈宫,道:“燕军南下,一路杀过来了,必然会扰民,侵占我们的百姓粮食,这毕竟损伤太大了,不管怎么说,朕还是希望把战场放在边界线之外!”
这是他一直的想法,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咱大明的百姓,经不起的折腾啊!”
战争,本来就是这个世界最讨厌的事情,生命的凋零不仅仅局限在战场之上的将士们,少不了殃及鱼池。
如果还是在自己境内的作战,虽有主场优势,但是百姓也会损伤惨烈的。
如果可以,牧景还是希望明军能主动出击,从边境线打出去,把战场放在外面而不是被动的被他们打进来了。
当然,一场战争,所谓的战略部署其实才是最重要。
他们最后还是为了打胜仗的,只要能打胜仗,在谁的地盘上打,损失多少,那都不是问题了。
“陛下,臣有一个提议!”
张辽突然对牧景说道。
“说!”
“既然我们不能把战场放在境内,那臣想要主动出击!”张辽指着河内之侧,道:“陛下刚才说的节奏,臣深以为然,我们不能让他们牵着节奏打,他们打河东,我们就打上党,甚至杀入并州,咱们得和他们赌一把,看谁更有胆魄,敢于深入敌境纵深去!”
这就是对赌之战。
“太冒险了!”
陈宫第一个反对说道。
他更希望战争能稳一点,步步为营,打胜仗,打硬仗,都没有问题,就是不能他险战,任何异常险战,都是让人没有计划,随时都可能失败的战役。
“的确有些冒险,但是值得!”
大将黄劭倒是同意了张辽提议,道:“上将军的心思,颇有新颖,我们和他们玩对攻,就看谁先坐不住,只要他们撑不住,主力就会提前现身出来了,到时候我们想要他们决战,也有了主动优势!”
“好虽然好,可打起来很吃力,主动进攻,战线拉长,后勤不保,这些都是问题的,如果任何一环出现了意外,都会导致杀进去的兵马朝不保夕!”
庞德的性格显得更家沉稳一些,他率领的昭明第二军,也是昭明主力之中,一支攻守兼备,能战能守的精锐,他对张辽的能力是认可的,但是对张辽有时候过于冒进的心思还是有些不能认同。
“战争之中,牺牲在所难免!”
张辽的话很无趣,但是也很真实,所有的将领都清楚这一点,上了战场,能全身而退的人,未必会有多少,而牺牲换来的,就是胜利:“如果我们不敢出击,防守也会导致我们出现巨大的牺牲!”
“牺牲是需要有价值的,不能太草率!”
“这计划还需要从长计议!”
好些将领对张辽的计划,不太认可的,所以场面有些僵住了,张辽倒是可以利用手中的职权,强行定下战略部署。
但是张辽更希望更多的人认可他的计划,所以并不是很强势。
最后大家的目光,都落在牧景的身上。
这时候只有牧景才有资格拍板。
牧景本身就是一个从沙场上杀出来的皇帝,他的军事造诣在自己看来并不高大,但是在别人的眼中,还是能力很强的。
而且他又是一个能一锤定局的人,所以这些将领,目光都吸引在他的身上。
“还是那句话,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牧景想了想,对张辽说道:“文远,既然这一战朕让你当了主帅,朕自然相信你,你放手去做,无需担心什么的,朕要赢,但是朕也能接受局部的战略受挫,这一点,朕输得起!”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他在战场上的天赋,自然比不上张辽了,所以他不敢轻易的插手,顶多是一些建议的发言而已。
“是!”
张辽闻言,松了一口气,有时候有一个皇帝在旁边督战,他还是多少有些紧张的,所以发挥的都不会很好。
不过今天倒是还可以,心情愉悦很多,最少他得到了牧景的绝对信任。
缓和了一小会,张辽开始的分布任务了:“河东还是要战,但是我们要有两手准备,那就是一边战河东,一边进攻上党!”
“昭明第一军,会议之后,立刻整军,一个时辰之内出发,挺进河内,会师日月第四军的主力,守住河内的位置,谨防边疆的上的动静,不能派出燕军主力会从哪哪里进入!”
“诺!”
黄劭领命。
“日月第一军,昭明第二军,昭明第三军!”
“在!”
“准备出击!”
“是!”
“日月第二军,准备赶赴河东,防守张飞,可防,不可主动出击!”
“是!”
“所有人立刻准备作战!”张辽道:“一个时辰之后拔营,某要亲自北上,率汝等,杀入上党去!”
他的眸子锋锐如同刀刃,钉在来说沙盘上,声音有几分肃杀:“战争,本来就是残酷了,谁先承受不住这样的残酷,谁就会先输,这一战,主要是对攻,一方面我们要守住河东,一方面我们直接进攻上党,最后会出现什么样子的局面,我们都说不准,所以必须要快,只要比他们更快,我们才能先夺回的战争的先手!”
这个先手,在战争之中,非常重要,相当于一个主动权。
“是!”
众将纷纷拱手领命。
战略确定之后,就是战术上的调整,对于战术,张辽更在上心,他亲自对各军的中郎将详细的说了这一战的战术核心,该如何打,怎么才能把兵力运用的最极致……
张辽在这方面的经验充足,而且能力更加出众,所以对于各军中郎将来说,都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
半个时辰之后,主营里面的将领都已经散去了,张辽也在收拾的东西,准备拔营北上。
牧景看着他,幽沉的问:“闻言,你有把握吗?“
他现在都没有弄清楚刘备的想法,所以对燕军的动向,他有些摸不准。
“陛下,信心没有绝对,但是我相信自己,也相信大明的将士们,这一战,我不会输!”张辽自信的说道。
“朕也相信!”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道:“朕将会亲自移师河内,亲自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