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35章:瘧疾阻大軍熱推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梓潼关已经失守了,它是在一夜之间,被李大亮带着千名黑冰台战士血洗了一遍,除了死去的士兵之外,往来的客商根本没有察觉到梓潼关已经换了主人,只是他们现在依旧打着唐军的旗号。
梓潼关作为益州的门户,再往南便是巴西郡,守军有所调动也常有的事情,所以生面孔虽然多了,往来客商和山中夷民却也没有感到意外,直到李大亮把关城之中的尸体清理干净,都没人察觉到异样。
这天旭日东升,雾蔼氤氲之际,一支部队由远及近,梓潼关上的将士目光瞬间警惕了起来。
“将军,一个月的期限还没有到,这绝对不是伪唐的押粮队伍,而且这支唐军的人数太多了,目测不下万人,我们要不要关闭城门?”
一名黑冰台校尉来到李大亮身边,看向缓缓驶来的部队,目光之中充满了昂扬斗志,黑冰台战士都是从骁果军、玄甲军挑出来的精锐士卒,不仅对大隋忠诚、头脑灵活、能写能说,而且经过特殊的训练之后,任何一名士兵的武艺就不比十大军团的队正、旅帅差。
“这显然是一支忽然过业的军队,说不定是李世民派去前方的援军,大家休要轻举妄动,让将士们准备随时作战,听我号令行事。”
“喏。”黑冰台校尉应了一声,匆匆离去准备。
李大亮看了着远处徐徐而来的唐军将士,对身边的随从说道:“随我下城去看看。”
“喏!”
李大亮带了五名随从下城,径直迎向来如若长蛇的唐军大部队。
“来者何人?”不等对方斥候前来询问,李大亮抢先一步来到军前,声先夺人的大声喝问。
“我乃军中大将段元哲!”大军之中飞马奔出一将,上下打量李大亮一遍,皱眉问道:“你是何人?梓潼守将封策何在?”
“段将军可否先出示印信一观?”李大亮却没有顺着对方的节奏谈话,而是朗声反问。
“大胆,段将军之名,你未曾听过么?”段元哲身边的一名将领怒视李大亮道。
段元哲乃是李世民麾下别将,也是唐朝比较少见的悍将之一,只不过他以前的级别实在太低,李大亮自然没有听说过,他仍然不作理会,只是对着段元哲行了一礼:“请恕卑职失礼,军中只认军令不认人!”
“你……”那将领心中大怒,刚要喝骂就被段元哲止住。
“无妨!”段元哲十分配合的从怀中取出一支令箭交给那名将领,欣赏的看着李大亮:“不知将军身居何职?如何称呼?”
李大亮装模作样的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又确定了令箭的真实性,才将令箭归还予他,并歉意的拱手一礼:“卑职职责所在,还望将军恕罪,在下乃是梓潼关校尉李亮,并非是将军。”
“一小小的的看门校尉,真是好大的架子。”段元哲身旁的将领不屑的冷笑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呢。”
“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事,李校尉这也是职责所在。”段元哲十分不满的瞪了自己的副将一眼,并且将之斥退。
他也是从底层士兵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将军,欣赏的就是尽职尽责的人,又朝着李大亮问道:“李校尉,封策将军可在城中?”
“回禀段将军,封将军数日前不幸患了疟疾,如今正在府中养病,我们请了几位医匠,可他们都不愿前去照拂……”李大亮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若是段将军要探望的话,最好还是带着几名医匠一起。”
“不必了!本将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段元哲连忙摆手,这疟疾一般是患者被蚊叮咬而感染。先是四肢末端发凉,迅觉背部、全身发冷。皮肤起鸡皮疙瘩,口唇,指甲发绀,颜面苍白,全身肌肉关节酸痛。进而全身发抖,牙齿打颤,有的人盖几床被子不能制止;冷感消失以后,面色转红,发绀消失,体温迅速上升,通常发冷越显著,则体温就愈高。高热患者痛苦难忍。有的辗转不安,呻吟不止;有的谵妄,撮空,甚至抽搐或不省人事。
关键是此病为传染病,休说是普通人,便是医士都望而却步,他去看的话,不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吗?
他又问道:“既然封将军染病,那梓潼关如今何人主事?”
“目前由卑职暂时掌管关中事务。”李大亮微微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难怪你如此小心。”段元哲恍然的点了点头,又说道:“本将奉命前往白水关驻军,途径梓潼关,文书你已经看过了,尽快放行吧!”
“还请段将军恕罪,此事末将实在无权答应!”李大亮一脸为难的说道:“末将毕竟不是梓潼关守将,此事还需封将军首肯方可放行。”
段元哲的副将大怒:“混账,段将军乃是奉太子殿下之命前去白水关驻防,要是你耽搁了军情,你担当得起吗?”
“这……”李大亮想了想,对段元哲拱手一礼,以为他着想的口吻说道:“不知段将军是否可在梓潼关盘桓两三日?卑职、卑职这就派人前去请示封将军,只要封将军盖了过关之印,卑职立刻给大军放行。”
“只是盖个印而已,何需如是之久?”段元哲皱眉不已。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李大亮苦笑着说道:“卑职不敢欺瞒段将军,如今封将军府中亲兵都已染上了疟疾,不得已之下,卑职等人只好将他们尽数封闭在府内,要是现在重开府门,恐怕所有人都要遭殃。”
段元哲也知道一旦把封策放出来,所有人都要染上疟疾,一时间便陷入了两难之境,稍作思考,便有了决定,说道:“也罢,我们急行至此,全军上下也疲劳不堪,便在此扎营休息三天,三天之后,请李将军务必将印信送来。”
“请段将军放心……”李大亮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对着张修一拱手道:“那末将先告辞了。”
“嗯!去吧。”段元哲点了点头,命人就地安营扎寨。
李大亮带着五名亲卫回到关城后,额头才渗出了不少汗水,笑着说道:“骗人这种行当,比打一仗还要劳心费神!”
这五名亲兵也是心有余悸,他们六人跑去敌军阵前将敌军主将给忽悠了一通,听着是没有什么,但身在千军万马面前,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哪怕他们都是心理素质极高的百战老兵,心里也有发寒。
一人佩服道:“还是将军厉害,换作是我的话,就算把段元哲糊弄过去,怕是也不会这么应付自如。”
李大亮呼了一口浊气,吩咐道:“立刻发信鹰通知圣上,就说伪唐将领段元哲率领一万大军前往白水关驻防,其意不明,还请圣上做好应对准备。”
如今唐军忽然有一万士兵前来,如果白水关还没有被拿下,那这梓潼关就没有守下去的必要了。如今已为圣上争取到了三天时间,接下来就看圣上的安排了。
“喏!”两名战士肃容一礼,转身便去发信鹰,另一名士兵看了洞开的城门,问道:“将军,我们是否要把城门关上?”
“不用了。我们要是关上城门的话,反而让段元哲疑神疑鬼;三天内,我们一切照旧,三天以后再视情况而定!”李大亮放弃了这个建议,作为杨侗精挑细选出来的黑冰台主将,李大亮除了性格严谨,最重要的还是在洞察人心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要是论起勇武的话,随便一名大将都比李大亮更能胜任黑冰台主将之位。
“喏!”士兵们点了点头,便与李大亮分开,各自前去安排防务,经过紧张而短暂的安排,梓潼关的表面虽然如旧,没有丝毫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气氛,但关内的黑冰台战士,每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
为了应付段元哲或许会有的探查,李大亮煞有其事的把几名医士绑架了来,至于封策这位梓潼关守将,实际上被逼问其出梓潼关各种情报之后,就已经挨不过酷刑,被活生生的折磨死了。
不久,一只雄鹰从山中展翅飞起,迅速飞上了天空,在天空盘旋两圈,一声长鸣,向白水关方向疾飞而去。
……
正午之前,杨侗就收到李大亮传来的讯息。
“李将军,这个段元哲是什么人?”杨侗看向身旁的李袭志。
身临绝境的李袭志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降,也答应了杨侗去跟李建成派系将领联系,至于对方是否归降,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不过他却不愿参与隋唐的战争,也算是全了对旧主的忠义之心。
“回禀圣上,段元哲是晋王府中的别将,在李世民麾下颇有地位,此人出身不高,但却十分爱惜士兵,深为将士们尊敬。李世民自立不久之后,便让些人担任要职,观其带兵风格,亦是一员良将,他如今率军来此,怕是李世民有了对汉川用兵之心。”李袭志面色有些复杂,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杨侗竟然走一步看百步,在还未对自己动手之前,居然率先把梓潼关都拿下了。
听前来报信这名女将的意思,段元哲显然还把梓潼关里的隋军将士当成了唐军,没有一丝怀疑之心,而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如今段元哲毫无察觉,自然是疏于防范,李袭志不用猜也知道这家伙难免会遭到杨侗算计,一旦段元哲这一万名来自巴西郡的士兵覆灭,隋军随时可以挥军巴西,如此一来,杨侗年底之前统一天下已是雷打不动的定局了,这刚刚安稳没有多久的益州,怕是又要遭到新一轮的清洗了。
“看来李世民是打算对我大隋行围魏救赵之计了,不过他已经晚了。”杨侗笑着说道:“若非我们先一步出兵袭击,待那一万多名士兵前来,届时要破三关怕是不太容易!”
李袭志闻言默然,并没有丝毫回应,事实就是事实,世间事根本没有如果可言,如今的事实是三大险关已被隋军占领,段元哲怕是很快就要玩完。
从而,李袭志也直面感受到了杨侗的可怕之处
“立刻给李大亮传讯,让他放段元哲过关,只要唐军过了关,便给朕封死城门,做好战备准备,务必断了段元哲的退路。王雄诞,你先带飞天军回葭萌关布防;谢映登,你即刻拔营进军,准备歼灭这支唐军!”杨侗起身道。
“喏!”众将轰然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