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九章 亡靈黑經看書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墨非他们从阿努比斯雕像腿部挖掘到了一口石棺。
伊芙琳欣喜若狂:“这人居然被埋葬在阿努比斯的脚下,如果他不是古埃及的顶级贵族,那么他一定就是反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呢?”墨非笑道。
在古埃及的文化传统之中,大祭司就相当于法老王的结拜兄弟,地位和法老王相差无几,或许只是差了那么半筹而已罢了。
伊芙琳愣了一下,点头道:“这么说也没错,除了顶级贵族,似乎普通人也没可能犯十恶不赦的大罪,被施以虫噬之刑。”
“虫噬之刑?”乔纳森问道:“是什么?”
伊芙琳解释道:“虫噬之刑是古埃及最残忍狠毒的刑法,将活人放在棺材里,然后再放入能够吃人的圣甲虫,最后锁住棺材,让人在里面受圣甲虫的撕咬吞噬,将他的血肉吞噬干净,非常的可怕。”
“只不过……”伊芙琳奇怪道:“虽然古埃及有这项刑法,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项刑法被真正执行过的记录。”
“为什么?”乔纳森道:“发明出这道刑法,却没有人被施行是什么意思?”
“因为被施展了虫噬之刑的人,不光身体,还有灵魂都是永生永世受到折磨,一旦复活,他就会成为拥有恐怖法力的妖孽,祸害人间,埃及将会迎来传说中的十灾,世界将陷入危机!”
伊芙琳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埃及人绝对不会施展虫噬之刑。”
接下来,伊芙琳开始清理这具石棺,观看上面的纹路、图案,以图对它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只是伊芙琳找遍了整个棺材,也没有看到任何文字的留存。
“看模样绝对不是被时间腐蚀了,那么也就代表,这个人不配留下姓名。”
伊芙琳呢喃道:“天哪,这个人到底犯了怎样不可饶恕的罪过!”
“别管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伊芙,我们赶快打开他吧。”乔纳森脸上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那么都说他肯定是个大贵族,说不定他的棺材里面有多少值钱的陪葬品呢!”
伊芙琳白了乔纳森一眼,这人忒俗了!
也就是因为他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哥哥,甩不掉,否则她都有些想装作不认识这个人了。
伊芙琳开始寻找开启石棺的方法了。
“这里有个凹陷,看模样,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伊芙琳陷入了思考。
“不就是那个装哈姆纳塔地图的银灰色盒子吗?”墨非笑着提醒道。
“哦!”伊芙琳恍然大悟:“我就说我怎么看着这个图案那么熟悉,一定在哪儿见到过!”
“那个盒子的大小、形状,几乎都和这个小石槽吻合,说不定就是开启这个石棺的钥匙。”
伊芙琳兴致勃勃的转身就去了一边安放东西的地方,找到了她自己的背包,拿出了那个银灰色小盒子。
“我还记得当初在尼罗河上的时候,那些强盗来找我,就是逼我交出地图和钥匙,现在看来,他们或许早就知道这个盒子是什么钥匙了。”
“只不过很奇怪,他们为什么那时候就知道这个盒子是开启这个石棺的钥匙的呢?”
“说不定他们就是塞提一世王朝遗留下来的后裔,因此对哈姆纳塔相关的东西格外熟悉呢?”墨非笑道。
“可能吧。”伊芙琳笑了笑。
当伊芙琳将银灰色盒子放在石棺上面的凹槽后,发现双方果然吻合。
“果然这就是钥匙了,伊芙琳,快打开它!”乔纳森道。
伊芙琳轻轻转动着钥匙,使得石棺发出了机扩运转的声音。
“咔!”
似乎锁头被解开了。
墨非上前帮忙,将石棺的棺材板给抬了起来。
一股腐烂的臭味顿时散发了出来,熏得人直欲呕吐。
在石棺的内部,藏着一口黑色木棺。
“不会是木棺里面还有一口棺材吧?”乔纳森忍不住道。
“这又不是俄罗斯套娃,怎么可能?”墨非笑道:“石棺套木棺,是一个还算常见的下葬方法,因为石棺更容易保存尸体,木棺太容易腐烂了。在我们华夏,古代贵族,也有不少石棺套木棺的下葬方法。而埃及是一个沙漠国家,木制品更容易风化,不容易保存了。”
墨非他们打开了木棺,当棺材口一打开,由于重力的原因,一具古尸就从里面弹射了出来。
“啊!!”乔纳森吓了一大跳。
倒是伊芙琳,早有准备,只是微微一惊而已。
棺材内的古尸,依旧保持着生命最后一刻的狰狞和怨愤,下颚骨歪曲的大张着,仿佛还在咆哮似的。
他那黑色的腐朽组织还覆盖着骨架,只不过大多数残缺不全了,因为圣甲虫啃噬的痕迹依旧存在。
在覆盖着棺身的棺材板上,还有着被血侵染,由指甲深深抓出来的道道长痕。
伊芙琳感觉到毛骨悚然:“这人临死前遭受的痛苦,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乔纳森可没有伊芙琳那么多的伤春悲秋,再经过吓了一跳后,回过神来,发财的美梦趋势他立即开始在棺材看四处探看,旋即失望道:“居然一点陪葬品都没有,他真的是贵族吗?未免也太穷了吧!”
“木乃伊本身也是价值极高的物品啊!”墨非笑着说道:“特别是像这种历时超过三千多年,但是身体依旧保持不朽的木乃伊,更是价值不菲!如果能够弄清楚他的身份,那就更加不得了!”
“真的吗?”乔纳森这下子看那具古尸,眼眸都要绽放金光了。
“你们两个,别钻进钱眼里面了!”伊芙琳瞪了乔纳森和墨非一眼。
然后她就目光看向棺材板的时候,愣了一下,赶紧跑上前去:“这上面居然还有字……死亡只是开始。”
“什么死亡只是开始,不过都是古埃及人的妄想而已,我还是觉得啊,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就是要趁着活着的时候,今朝有酒今朝醉!”
乔纳森摸着下巴研究着伊莫顿的尸体,看看怎么把他打包带走,凡是值钱的东西,他都不准备放过。
……半个小时候修改
墨非他们从阿努比斯雕像腿部挖掘到了一口石棺。
伊芙琳欣喜若狂:“这人居然被埋葬在阿努比斯的脚下,如果他不是古埃及的顶级贵族,那么他一定就是反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呢?”墨非笑道。
在古埃及的文化传统之中,大祭司就相当于法老王的结拜兄弟,地位和法老王相差无几,或许只是差了那么半筹而已罢了。
伊芙琳愣了一下,点头道:“这么说也没错,除了顶级贵族,似乎普通人也没可能犯十恶不赦的大罪,被施以虫噬之刑。”
“虫噬之刑?”乔纳森问道:“是什么?”
伊芙琳解释道:“虫噬之刑是古埃及最残忍狠毒的刑法,将活人放在棺材里,然后再放入能够吃人的圣甲虫,最后锁住棺材,让人在里面受圣甲虫的撕咬吞噬,将他的血肉吞噬干净,非常的可怕。”
“只不过……”伊芙琳奇怪道:“虽然古埃及有这项刑法,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项刑法被真正执行过的记录。”
“为什么?”乔纳森道:“发明出这道刑法,却没有人被施行是什么意思?”
“因为被施展了虫噬之刑的人,不光身体,还有灵魂都是永生永世受到折磨,一旦复活,他就会成为拥有恐怖法力的妖孽,祸害人间,埃及将会迎来传说中的十灾,世界将陷入危机!”
伊芙琳道:“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埃及人绝对不会施展虫噬之刑。”
接下来,伊芙琳开始清理这具石棺,观看上面的纹路、图案,以图对它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只是伊芙琳找遍了整个棺材,也没有看到任何文字的留存。
“看模样绝对不是被时间腐蚀了,那么也就代表,这个人不配留下姓名。”
伊芙琳呢喃道:“天哪,这个人到底犯了怎样不可饶恕的罪过!”
“别管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伊芙,我们赶快打开他吧。”乔纳森脸上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那么都说他肯定是个大贵族,说不定他的棺材里面有多少值钱的陪葬品呢!”
伊芙琳白了乔纳森一眼,这人忒俗了!
也就是因为他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哥哥,甩不掉,否则她都有些想装作不认识这个人了。
伊芙琳开始寻找开启石棺的方法了。
“这里有个凹陷,看模样,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伊芙琳陷入了思考。
“不就是那个装哈姆纳塔地图的银灰色盒子吗?”墨非笑着提醒道。
“哦!”伊芙琳恍然大悟:“我就说我怎么看着这个图案那么熟悉,一定在哪儿见到过!”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那个盒子的大小、形状,几乎都和这个小石槽吻合,说不定就是开启这个石棺的钥匙。”
伊芙琳兴致勃勃的转身就去了一边安放东西的地方,找到了她自己的背包,拿出了那个银灰色小盒子。
“我还记得当初在尼罗河上的时候,那些强盗来找我,就是逼我交出地图和钥匙,现在看来,他们或许早就知道这个盒子是什么钥匙了。”
“只不过很奇怪,他们为什么那时候就知道这个盒子是开启这个石棺的钥匙的呢?”
“说不定他们就是塞提一世王朝遗留下来的后裔,因此对哈姆纳塔相关的东西格外熟悉呢?”墨非笑道。
“可能吧。”伊芙琳笑了笑。
当伊芙琳将银灰色盒子放在石棺上面的凹槽后,发现双方果然吻合。
“果然这就是钥匙了,伊芙琳,快打开它!”乔纳森道。
伊芙琳轻轻转动着钥匙,使得石棺发出了机扩运转的声音。
“咔!”
似乎锁头被解开了。
墨非上前帮忙,将石棺的棺材板给抬了起来。
一股腐烂的臭味顿时散发了出来,熏得人直欲呕吐。
在石棺的内部,藏着一口黑色木棺。
“不会是木棺里面还有一口棺材吧?”乔纳森忍不住道。
“这又不是俄罗斯套娃,怎么可能?”墨非笑道:“石棺套木棺,是一个还算常见的下葬方法,因为石棺更容易保存尸体,木棺太容易腐烂了。在我们华夏,古代贵族,也有不少石棺套木棺的下葬方法。而埃及是一个沙漠国家,木制品更容易风化,不容易保存了。”
墨非他们打开了木棺,当棺材口一打开,由于重力的原因,一具古尸就从里面弹射了出来。
“啊!!”乔纳森吓了一大跳。
倒是伊芙琳,早有准备,只是微微一惊而已。
棺材内的古尸,依旧保持着生命最后一刻的狰狞和怨愤,下颚骨歪曲的大张着,仿佛还在咆哮似的。
他那黑色的腐朽组织还覆盖着骨架,只不过大多数残缺不全了,因为圣甲虫啃噬的痕迹依旧存在。
在覆盖着棺身的棺材板上,还有着被血侵染,由指甲深深抓出来的道道长痕。
伊芙琳感觉到毛骨悚然:“这人临死前遭受的痛苦,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乔纳森可没有伊芙琳那么多的伤春悲秋,再经过吓了一跳后,回过神来,发财的美梦趋势他立即开始在棺材看四处探看,旋即失望道:“居然一点陪葬品都没有,他真的是贵族吗?未免也太穷了吧!”
“木乃伊本身也是价值极高的物品啊!”墨非笑着说道:“特别是像这种历时超过三千多年,但是身体依旧保持不朽的木乃伊,更是价值不菲!如果能够弄清楚他的身份,那就更加不得了!”
“真的吗?”乔纳森这下子看那具古尸,眼眸都要绽放金光了。
“你们两个,别钻进钱眼里面了!”伊芙琳瞪了乔纳森和墨非一眼。
然后她就目光看向棺材板的时候,愣了一下,赶紧跑上前去:“这上面居然还有字……死亡只是开始。”
“什么死亡只是开始,不过都是古埃及人的妄想而已,我还是觉得啊,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就是要趁着活着的时候,今朝有酒今朝醉!”
乔纳森摸着下巴研究着伊莫顿的尸体,看看怎么把他打包带走,凡是值钱的东西,他都不准备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