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324.戰鬥、不止與七彩的光鑒賞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playmaker大人,你是不是有了什么获胜的计划?”
“没有!”游作干脆的回答道。
“啊……原来没有……什么!?你没有!?”艾顿时蒙圈了,“那playmaker大人为什么要转过头来面对King啊!?现在跑还来得及哦!”
“我没有要跑的打算。”游作摇了摇头。
“诶……”
游作心里很清楚,这场决斗不……这场战争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应该发起,就算发起了,什么时候结束也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
如果转头逃跑,抛下同伴的信念,那么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救了。
但同时,这场决斗有获胜的希望吗?
游作心里同样也很清楚,不存在的,胜利的希望什么……哪怕尊将其余的希望抛给自己,推着自己前进,那希望也不存在的。
尊和不灵梦败得太快,哪怕在尊的记忆中,那场决斗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但是在游作和艾的眼力,也只不过是一回合的事情……
一个回合,一张手卡,就结束了尊的4000点生命值,每当想到这里,游作就有一种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但是这冲动却很快就被自己压制了下来。
逃跑有用吗?
哪怕现在King无法大面积干涉现实,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但是等到最后,当King完成自己的圆满那一刻,一切都会结束,用不着等到什么King追上来再说。
这个世界到那个时候就完了。
在King变得接近圆满之前打败他,这是这个世界人类唯一的出路!
“额……”艾忽然间瞪大了眼睛,猛地看向了King手中承载着不灵梦的决斗盘,“不灵梦?”
“怎么了?”
“不灵梦他……他的信号消失了!”
游作猛地抬起头,这时候他看到,King手中的决斗盘正在一点点的灰白化,逐渐化作粉末朝着天空飘散。
“不灵梦他……”
死……这种不可能出现在AI身上的词汇,这一刻以非常恐怖的形式在艾的面前展现了出来,让艾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能将他们打垮的东西。
真正的死亡,一瞬间音讯全无。
“身体,灵魂,意识……”King看着捻着手中的灰白色粉末,“当我的思想达到某一个临界值的时候,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神,当我超越这个临界点,我将成为虚假与现实的神!无所不能!”
King抬起手,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现在在我的眼中,就算是不使用技能,也依然能看清楚你们在想什么!你们的思想和意识在我这里一览无余!悲伤吧!懊恼吧!这是你们的选择所铸造的后果!这个失去了救世主的世界早已不再需要拯救了!”
“死了……不灵梦他……真的……消失了!?”
“没错!失去了所有的载体,将他从网络世界中剥离出来,然后吞噬,失去了意识和物质,对于他而言,他就已经死亡了!然而你们!”King指向了游作,“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Playmaker!!”
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
游作攥紧了拳头,然后按下了决斗盘,“艾!”
“playmaker大人……”艾从失去同伴的悲伤和绝望中擦了擦眼睛,目光中带着悲愤,“我在!”
“也许是最后一场战斗了,”游作说道,“打起精神来!我们没有随随便便输掉的资格!”
阿库娅曾经说过,想要人类与AI的真正和平,就必须要有一个强大到让AI与人类不得不全力以赴去面对的敌人。
曾经大家认为这是无稽之谈,那种恐怖的敌人是不可能出现的,于是莱特宁和温蒂变了,电子界也跟着毁灭了。
优美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324.戰鬥、不止與七彩的光閲讀
现在,那种恐怖的敌人真的出现了,但是大家都消失了,等醒悟过来的时候,身边只剩下了孤军奋战的playmaker。
如果阿库娅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吧?毕竟,人类与AI共同的敌人,真的能影响大家生存的敌人出现了。
但同时,艾又不希望大家出现在这里,因为这样的敌人……已经不只是影响到了大家的生存这么简单了。
“上吧!Playmaker大人!无论是刀山火海天堂地狱,我都会跟着你闯一遭!”
全力不全力的……在King的技能之下根本没有意义了,那么,就进行一次不会后悔的最终战斗吧!
“已经下定了决心吗?”King扬起脖子,以俯视的姿态看着游作与艾,“那么来吧!就让我看看,你们究竟下了怎样的决心!”
游作将决斗盘安装好,而艾也开始时时刻刻记录游作此刻的状态。
“DUEL!”
在决斗开始的瞬间,游作与艾也紧跟着将警惕性调到了最大,“playmaker大人,现在……不,刚刚King发动了技能了吗?”
无论是游作还是艾都不清楚King发动技能后会有怎样的迹象,或许就算是有也分不清楚,不过艾既然问了,那么在时间回溯的时候,这个问号会变成定式,也许就能够对King的改变有所了解。
“哼,身为凡人却对神的神座产生好奇心了吗?”King冷笑道,“不知道是夸你们天真好还是讽刺你们愚昧好……你们这样的凡人,根本没有资格去染指我的神座!”
“都多大了还中二啊!”艾说道,“不管你神座还是别的什么,总之看这场决斗决斗结束之后谁还能笑到最后!”
是playmaker干掉King,还是playmaker被King打败,在游作和艾看来,这确确实实是人类与伪神的最后一战。
在真实世界决斗吗?
Lost事件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行过了。
游作攥了攥拳头,一阵不真实的真实感让他有些不太习惯,以往披上了playmaker的外衣,将自己至于虚假身份的外壳保护之下战斗的经历,此刻被眼前不太习惯的现实决斗所取代,反倒是有了一些违和感。
先攻权久久没有决定下来,King就在对面等着,也并不着急,几亿年的时间都等过来了,还在意这一会儿吗?
“怎么办?要抢下先攻吗?”艾看向了游作,问道,“虽然King的技能很强没错,但是他手上的手卡也不弱……”
万一在我们展开的时候扔了一张G,那么……
讨厌的蟑螂!
“如果害怕他的手卡陷阱,那么我就不会接受这场决斗,”游作说道,“从站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想好了!”
“……不愧是playmaker!”
“先攻归我!”游作抢下了先攻,“发动永续魔法卡!【电脑网解编码】!码语者怪兽从额外卡组往场上召唤的场合,以那只怪兽为对象,从卡组将一只相同属性的怪兽加入手卡,这个回合,不能使用这个效果第二次检索相同的属性!”
“接着通常召唤【瓢虫女郎】!”一只七星瓢虫的AI精灵落到了游作的场地上。
“发动【瓢虫女郎】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将一只三星以下的电子界族怪兽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备份秘书】加入手卡!接着发动【备份秘书】的效果!”
一张卡从游作的决斗盘中弹了出来,被游作接过,随后拍在了决斗盘上。
“当场上存在电子界族怪兽时!【备份秘书】可以特殊召唤!出来吧!备份秘书!”
身穿紫袍的紫发电子界魔法师伴随着召唤的光芒在场上现身,“打开吧!连接未来的回路!”
回路的大门在天空中张开,“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效果怪兽两只!我将【瓢虫女郎】与【备份秘书】设定连接标记!”
瓢虫女郎与备份秘书同时化作两道流光窜上了天空,点亮了回路大门的上下两个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
回路上闪过一道光芒,紧跟着身穿银灰色盔甲的电子界战士手持数据的长剑自回路的大门中现身。
“link2!【码语者】!”
游作抬起手,挥向了场上打开的永续魔法卡,“发动【电脑网解编码】的效果!当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码语者怪兽时,从卡组将一只相同属性的电子界族怪兽加入手卡,【码语者】的属性为暗,因此我将相同属性的【微码编码员】加入手卡!”
卡组中自动弹出一张卡,被游作拿在了手中,“接着再度打开吧!通向未来的回路!”
回路的大门再度在天空中打开,“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效果怪兽两只以上!当场上的电子界族怪兽作为【码语者】怪兽的连接素材的场合,手卡中的【微码编码员】也能作为连接素材送去墓地,
我将场上的【码语者】与手卡中的【微码编码员】设定连接标记!”
码语者与微码编码员化作三道流光窜上了天空,点亮了回路大门的上、下、右三个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出来吧!Link3!”
数据的潮汐堆叠着,忽然间,一道如同坦克一般披着厚重装甲的码语者怪兽飞出了回路的大门,重重的落在了游作的左侧额外区域。
“【转码语者】!”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游作面前的永续魔法卡再度闪过一道光,“接着再度发动【电脑网解编码】的效果!从卡组将一只和【转码语者】相同属性的电子界族怪兽加入手卡,跟着连锁发动被连接送去墓地的【微码编码员】的效果!这张卡用作码语者怪兽的连接素材场合,从卡组将一张【电脑网】的魔法卡陷阱卡加入手卡!”
游作的卡组中连续弹出两张卡,“根据【微码编码员】的效果,我将【电脑网优化】加入手卡,接着根据【电脑网解编码】的效果,我将【点阵图跳离士】加入手卡!一共是两张!”
接过从卡组中弹出的两张卡,游作拿起了其中的一张,“发动永续魔法卡!【电脑网优化】!”
又一张永续魔法卡在游作的场上展开。
“发动【电脑网优化】的效果!自己的主要阶段,从手卡将一只电子界族怪兽特殊召唤!我将手卡中的【点阵图跳离士】特殊召唤!”
像素方块构成的小怪兽从召唤的光芒中弹了出来。
“接着发动【转码语者】的效果!一回合一次,从墓地中将一只连接3以下的电子界族怪兽在自己的连接端特殊召唤!我选择墓地中的【码语者】,将其特殊召唤!出来吧!码语者!”
银灰色的AI战士从漆黑的墓地通道中飞出。
“再度打开吧!通向未来的回路!”回路的大门再次在天空中打开,“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电子界族怪兽两只以上,我将【码语者】与【点阵图跳离士】设定连接标记!”
码语者与点阵图跳离士化作三道流光,点亮了头顶上回路大门的上、下、右下三个连接箭头。
“回路联合!Link召唤!”数据的世界中,翻滚的数据潮汐涌动着纯粹的光,一只手持巨盾的码语者战士从回路的大门中降落,出现在了转码语者身后。
“link3!【编码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