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 ptt-第四百九十六章 東華橫行,兇威無邊!讀書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东华!
你在作死,你明白吗?
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的!
你这地图炮下来,狂轰滥炸,太污蔑我们形象了,知道吗?
什么帝俊五方天帝,什么白泽出卖利益……
好家伙!
仗着自己是太易,就敢信口“胡说”?
尤其是……
如果是假的,这些大能身正不怕影子斜,自然不会在意你怎么讲,一笑而过——这点气量还是有的。
毕竟,因为诽谤导致名誉受损的利益,似乎也不太值当跟一尊巅峰人物生死碰撞。
可万一是真的,被点名的大能心底都有鬼……
你这瞎说大实话的下场?
大家只好勉为其难,把你给灭口了!
此时此刻,一道道阴恻恻的目光,在演讲台上徘徊,表示十万分的强烈关注。
他们在精神上支持太一,同时也不介意,顺便在武力上进行支援!
一切,就看事态接下来如何发展。
而不负他们的期望。
太一古神,此行是有备而来!
东华也“大意”了,没有做好防范!
“东华!”太一大喝,声动万古。
他血气贲张,神威凛然,义正言辞,“我为皇,自然为天庭之表率!”
“我从不会冤枉一个好神!”
“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神!”
“你要证据?”
“那我就给你证据!”
好看的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四百九十六章 東華橫行,兇威無邊!相伴
他信手一挥,一道流光震破混沌,化作宏大无涯之天碑,笼罩宇宙玄黄,上面刻满字迹,何年何月何日,东华暗地里有怎样与巫族串联的情况……这些东西,都映入了无数生灵的眼中。
“这,就是你出卖我天庭的证据!”
太一怒吼着,义愤填膺,拿着东华自己坦白的材料,对这位帝君进行制裁。
东华面对这“出乎预料”的情况,他整个神也“震惊”了。
在无数强烈关注的生灵眼中,他先是“脸色剧变”,而后“瞳孔收缩”,那种突然间事发的“震撼”,终极秘密被人一朝捅破的“惶恐”,东华是表现得惟妙惟肖。
只是很快,这些表情便消失,归于平静。
这是为了要符合人设——在旁人眼中,他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物,心志非凡,果断坚毅。
如此人物,若是震惊的太久……总归是有点假。
不过之前刹那的反应,就足够观众自行去“脑补”,做阅读理解了。
有的时候,不要直接告诉观众答案,要让他们自己去猜……因为,人们往往更坚信自己推演出来的结果,更加的津津乐道,自行扩散。
“唉,你不知道啊,事情是这样这样的……”
“我觉得……”
等等。
当然。
怀疑归怀疑。
东华做为一个大人物,怎么样也得挣扎一下的嘛!
便听他语气阴沉的开口,眸光冷冽,“太一!”
“你真是煞费苦心了。”
“为了栽赃陷害我,连剧情细节都编的那么详实。”
“具体到年月日,详细到参与密谈的人手……呵,难为你了。”
“但,你也不要把大家当傻子。”
“你既然说我是密谋反叛,行事诡谲,你又如何能知晓?”
东华在质疑,是他最后的挣扎。
不过,太一果断的挫败了。
“这,自然是因为——”他朝天一拱手,“我的兄长——天皇帝俊,明见千古,洞察玄机,察觉到了你的不妥之处。”
“而后,秘而不宣,暗中调查。”
“用十位皇子,摆在明面上,迷惑于你,让你轻视,使你冒进!”
“你一动,痕迹便显。”
“既知踪影,何难捉赃?”
太一大喝,“东华,你不用狡辩了!”
“因为,我们已经捉到了人证!”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那人证,正是你的手下,参与到你的诸多密谋中……正是用他做为突破口,我们顺藤摸瓜,你的一切阴谋,都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太一眼神高傲,恰到好处显出胜利者的骄傲,“带人证上来!”
顿时。
两道神光,从天河水军的营地中射来。
这是两尊妖神大能。
他们合力镇压着一个囚徒,来到此地。
而看见囚徒,东华沉默了。
——那是他在天庭里的副手!
此刻这位囚徒,目光空洞无神,身形残破……众人一看,便知他是受尽了酷刑,被无上大能硬生生从他那里拷问出了需要的情报。
“昆嵛……”东华嘴唇微颤。
这一声,似乎唤醒了囚徒的神智……他看着大司命,忽然间泪流满面。
“帝君……”他哽咽着,“臣无能,连累了您……”
“臣曾经求死,以保机密……但……”
“但,他求死不能。”太一冷笑着接话,表现出boss的风采,“我要他活,他就只能活着!”
精彩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九十六章 東華橫行,兇威無邊!看書
“等我拷问完了秘密,顺便再做做证人,才可以去死!”
“唉……”东华听着,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
他似乎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欲要辩驳,但对面已经不太想听。
当太一举手,以作示意之时……
一股浩瀚无极的伟力蔓延,席卷了整个天庭、整片星空!
在这伟力下,许多大罗感觉自己整个神都颤栗……那是无上星斗大阵的神威,此刻被启动了!
真的有备而来!
毕竟太一话里话外的意思,早已是解释的再清楚不过。
天皇帝俊,怀疑东华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而是很多年。
而今天,既然决定公布他的罪证……那就一定考虑过,东华暴力反抗的可能!
“东华!”
太一目光森寒,眼底却有着些微的复杂、敬意,“我天庭的律法,还是你书写的。”
“我记得在上面,可是有提到过……”
“分裂、反叛天庭的行为,是要处以怎样的刑罚来着?”
“似乎……是永恒封禁吧!”
太一遥指东华,“放弃抵抗,接受制裁!”
“呵……”东华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有趣……真的有趣……”
“没想到啊……”
“竟然有这么一天,我会被人用我自己制定的律法,来进行审判?”
“哈……哈哈哈……”
他逐渐放肆大笑起来。
笑声刺耳,震动的星天颤抖,不知多少星辰于此刻焚烧、炸裂。
岁月长河在改道,突兀无比的转折,预兆着最恐怖的事情将发生,震动古史,开辟未来!
蓦然。
笑声未绝之际,东华帝君一袭青衫猎猎飞扬,整个人在进击!
他出手的是这般果决与突兀,眼看是大难临头了,不仅不思退路逃跑,反而是锋芒毕露,杀心尽显!
这一瞬间。
所有在场的大罗,都能感受到一种亘古苍茫的意志席卷,源于东华一人,却超越了一切,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大英雄本色!
看似是千军万马在包围他,却让包围他的人感觉不到安全,反过来被东华一人所包围了!
“猖狂!”
太一惊怒,似是没料到有这般突兀转折,等东华动了,才紧赶慢赶去拦截。
但……
晚了。
东华笑着,抹去了时间的定义,重定了空间的距离,一步之下,便到了那两尊负责监押囚徒的大能妖神面前。
弹指轻振,有长剑出鞘,似是漫不经心的一挥,却让那两尊妖神嗅到了死亡的危机。
“啊!”
他们怒吼着,再顾不得什么了,拼尽全力出手抗衡,灿烂的神光闪耀了永恒。
然而……
无用!
“大罗之下,皆为粪土。”
“太易之下,俱为蝼蚁。”
恍惚间,天皇帝俊偶尔为他们讲道时感叹的言辞,浮现在他们的脑海里。
然后……灭!
剑光之下,什么神通,什么法术,都是虚!
只有一片苍茫暮色席卷,似慢实快且势不可挡的擦除掉一切。
神通如烟花,一闪而逝,没了。
身躯如泡影,一闪而逝,没了。
元神如劫灰,一闪而逝,也没了。
先天不灭灵光……
哦,这个还好。
对得起它多年来享有的盛名,说是不灭,就是不灭,艰难的在暮色中闪耀。
但状态,显然也不怎么好。
就如同是漆黑深夜中,那远在天际处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很是不起眼……可能一片乌云飘过,就轻松掩盖了所有的光彩,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
——抹去意识,打入沉寂,从此成为工具人……先天灵宝!
东华之威,凶悍至此!
一剑之下,连斩两位大能,轻而易举,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而这,也只是他信手为之。
他的心思,在营救自己的手下之上。
将看押囚徒的监守者给打残,剩下还不是为所欲为?
一把抄起囚徒,神力一动,所有枷锁、禁制立解,还得自由身。
“帝君……”昆嵛泣不成声。
“别说话,赶紧恢复。”东华刚说完,骤然转身,原本将两尊大能给砍成丝血的剑光毫不犹豫,没有继续扩大胜利果实,而是迎上了另一边扑杀而来的东皇!
“当!”
混沌钟悠悠而响,震动古今岁月。
时光在此刻逆流,万物于刹那兴衰!
时空的往复,最顶级的权限狗在开挂,漫不经心间,被打得就要凉凉的妖神大能眨眼便重回满血,他们眼底还残留着恐惧与茫然。
恐惧于东华帝君的惊世战力,迷茫于自己怎么就逃过了一劫?
还好。
下一个瞬间,他们什么都明白了……看着一柄由暮色转为曙光、照耀永恒的长剑,再看看一口混沌幽暗的大钟,自然而响——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立时。
他们屁滚尿流的拼尽全力往外逃!
不逃不行。
对于他们的段位来说,行将碰撞的两位,可是神仙打架……而他们?就是那要遭殃的凡人!
不远离交战中心……找死啊!
只是,想逃也不是容易的。
上来就是巅峰碰撞,两尊太易大罗,杀出了真火!
“铮!”
长剑璀璨,曙光刺眼,正如东华帝君的本名——少阳,真有君临诸天、俯视万古的气象,若初升的太阳,横扫一切。
划破了所有的黑暗,驱逐了漫漫的长夜……凌厉的大势,撕裂了诸天万古,让苍茫岁月、宇宙万物,因之而生,因之而灭,因之而兴,因之而衰!
这一刻,无上威势绽放,震动了所有古史。
除盘古之外,古今岁月,有几人能显这般神威!
东华这一剑,足以证明他的强大与耀眼,是修炼史上值得世人铭记的一座丰碑。
一剑,斩破有无的界限,在虚无之中重定规则,无中生有,轮转先天五太,塑造混沌……再由混沌铸造无尽天地,演化无穷!
这一剑能生万物、生万法!
同样,它也能灭万物,毁万法。
诸天开辟,诸界溃灭……剑光之下,这样的场景反复无穷,弹指便演绎了千百兆亿次。
无数次的轮回,叠加此剑的锋芒,最终使其至高无上,若能打破永恒,论道盘古!
如此的强大,让人感到极致的梦幻与不真实。
不过。
纵然是强横如帝君,此刻也遇上了对手。
“当!”
太一敲响了混沌钟。
此钟,镇压一切时空!
岁月悠悠,于此驻足。
什么开辟。
什么毁灭。
什么轮回。
都要遵我之令!
它,是最大的法度!
长剑烁烁,剑光至强,于此刻却仿佛受到了无形的桎梏。
一直在斩下,却一直无法企及,相隔了无限。
“这是盘古的法度,你如何抗衡?”
东皇的话音回荡在星空中。
“东华,你暴力抗拒法令执行,兼知法犯法,当罪加一等!”
“永恒封禁已不够,当镇杀以极刑,以儆效尤!”
太一冷漠的宣布。
“哈哈哈……”东华纵声长笑,“盘古的法度又如何?”
“你又不是盘古!”
“他的法度是强,也要看是谁来使用!”
“我就是知法犯法,我就是暴力抗法……你又能奈我何?”
“你……给我退!”
帝君暴喝一声,身躯绽放无量光,灿烂无边,破碎了一切的拘束。
“咚!”
前所未有的巨响!
前所未有的碰撞!
一剑,一钟,正面碰撞在了一起!
然后……
此地崩毁!
在这一刻。
会场里已经没几个人能坐稳了。
大家都很忙。
忙着撒丫子战略转移。
“疯了……疯了……”
白泽妖帅算是个有良心的,转移的时候,不忘顺手带上那些中层、底层的代表们——不然,他们怕是没一个能活下来,都要死在这余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