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 移鎮廣陵議北征推薦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广陵,北府军江北大营,车骑将军临时行营。
中军帅帐中,刘裕一身铠甲,在七八名神采飞扬,精神抖擞的部下的围绕之下,双目炯炯,直盯着面前的一个沙盘,上面有山有水有河流,从彭城以北,到黄河之南,整个齐鲁之地,尽收眼底,而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隔亘在晋燕两国边境上的大山—大岘山。
刘裕的目光落在了邗沟运河之上,直向北方,到了彭城下邳一带,在那里,大批的部队和旌旗已经在集结,他勾了勾嘴角:“龄石,猛龙,你们的军队,已经到了下邳吗?”
全身铠甲的孟龙符沉声道:“自从接到大帅的军令之后,我们东海郡的部队就是日夜兼程,两天时间就赶到了彭城,而我在把部队交给羊将军暂管后,就按您的命令前来此处军议了。”
朱龄石微微一笑:“超石现在在军中,东阿郡的八千人马原来是檀道济将军的部下,他按您的命令,交接完军队之后就随刘荆州去了荆州驻防。而这八千人马,也到了下邳驻扎,等候师父您的命令。”
刘裕微微一笑:“很好,这回是要北伐的大战,能用上的精兵强将,我都带来了,仲德,你是最早来的,谈谈你的想法吧。”
王仲德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地说道:“从现在的情报来看,南燕并没有料到我们会真的起大兵北伐,更没有料到,我们的动作会如此迅速,五天时间就在彭城一带集结起了四万大军,加上现在广陵一带集结的两万精兵,三天时间内就可以走水路到下邳。现在南燕在临朐一带还是上次来抢劫的两万多轻骑,加上临朐城本身守将段晖的一万多人马,不超过四万。”
刘裕笑了起来:“那这四万人马,是集中在临朐待命,还是向大岘山一带集结,准备阻山防守呢?”
精彩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 移鎮廣陵議北征熱推
王仲德一指大岘山的方向:“在山南的十余个州郡,如鲁南,临沂等,已经陷入了恐慌,百姓在四处逃散,而守军也是集中在郡治一带,我料他们是在等慕容超的命令,以决定是撤是守,这些地方的敌军加起来不过四五千人,还多是州郡临时征召的农民百姓,没什么战斗力可言,就算守城,我军也可以在十天左右平定他们。”
刘裕摇了摇头:“十天太久了,会给贼军留下布防的时间,无论是阻大岘还是坚壁清野,都会给我们造成麻烦。传令前方的羊穆之将军,诸葛长民刺史,让他们不要等了,诸葛长民的北青州部队五千人马先行出击,彭城的三万兵马继之,先行扫荡夺取山南的这些州郡,反抗的贼人全部消灭,降者免死,汉人留下,鲜卑人愿意留下的留下,想回去的放回。除此之外,严禁奸淫掳掠,有违反军令的,杀无赦!”
他回头对着站在身后刘钟道:“你在会议结束后,持节亲至诸葛长民军中,告诉他这次是戴罪立功的机会,只要打赢了,有的是好处,不要贪眼前的一点小利坏我大事!”
刘钟笑道:“诸葛将军一向作战勇猛但允许掳掠,大概只有天子节杖才能让他有所顾忌。还是大帅考虑得周到啊。”
刘裕叹了口气:“他身边不少江洋大盗和马匪出身的武艺高强之士,平时在边境需要用恶人来震慑敌军,打草谷的行为也是早就习惯了,但这次不同,我们是王师,吊民伐罪,救民于水火,如果自己做的比强盗还过分,那如何服众?你持天子节杖前往,必要的时候,可以杀几个立威,路过彭城时,让蒯恩将军率两千兵马随你前往,若有不从,可以先斩后奏。”
刘钟收起了笑容,正色应诺。
刘穆之在一边说道:“前出的军粮要带多少,如果遇到鲜卑大军来争夺怎么办?”
刘裕的眉头一挑:“现在鲜卑只有临朐一带的三万多人马,大军还没南下,以鲜卑贼人的习性,刚抢了东西,还要回家去分一下战利品,十天之内不足为虑,所以我给诸葛长民十天为限,必须攻掠整个山南的州郡,那些州郡都不是什么坚固大城,无险可守,我军为复仇而出,打乌合之众据守的防备松懈之城,不在话下,如果有顽抗的,破城之后杀掉所有守城军官,传首其他城池,以作威慑,相信可以传檄而定。破城之后,封闭府库,用北青州的官吏暂行管理这些地方,等我后续大军的到来。”
刘穆之点了点头:“我这就精简第一批北上的吏员,庾悦和三十多个世家子侄昨天已经按你的命令北上了,可以让他们去接手彭城的管理,让羊穆之和彭城官吏北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刘裕点了点头:“就这样安排,现在,我们讨论下一个问题,大岘山。镇恶,龄石,你们长于军略,说说看你们怎么想的。”
朱龄石面色平静,说道:“这一战,我们就要打一个快字,在我看来,扫荡山南诸郡后,诸葛刺史不宜停下来,最好是集中两到三千精锐,直扑穆陵关,穆陵关虽然易守难攻,但是没有大军驻守的话,还是兵力不足时可以一举攻破,这一战,就是要看勇气和气势了,一旦穆陵关到手,那大岘天险,就破了一半!”
王镇恶沉声道:“龄石说得很有道理,光攻下山南州郡没什么用,重点还是大岘,在我看来,甚至连临沂,雍丘这些地方都不用打,跳过去,直扑大岘,只要奇兵攻克穆陵关,那就可以阻止临朐等处的燕军援兵南下,山南州郡,自然不攻而破!”
众将都脸色一变,没有料到王镇恶居然会提出如此激进的打法,王仲德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点?山南的贼军如果阻击或者是侧击我军两翼,有失败的风险,再说孤军深入几百里,不符合兵法啊。”
刘裕微微一笑,扭头看向了在一边死死盯着穆陵关的刘敬宣:“阿寿,你怎么看?!”
刘敬宣抬起头,猛地右拳击中左掌掌心:“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