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17 陌上觀花展示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陆凝察觉变化的时间略微晚了一些,这还是因为她保持着每天晚上看一眼任务的习惯。她完全不明白第二舞台怎么就突然开启了,不过如果没有别的游客参与的话,那就是唐零干的。
然而知道了又有什么办法呢?第二舞台的任务对她来说更是一头雾水,连正经的自己任务都还只是略有头绪呢,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十五少年谋杀事件”和“红雪舞会”更是一点情报都没有。
不过陆凝虽然觉得比较烦,却也向来是个既来之则安之的性子,她本来就不求什么把控全局,现在也不过是在必要的事项上增添几个需要留意的东西。
第二天,她就去拜访了工作室。
接待她的是那个女助理,对外的联络,收发邮件事宜之类的公务都是她来处理的。公寓内的空间其实不小,经过了稍微的改装,变成了半画室半居住的样子。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陆凝小姐,茅老师会在十分钟后和您见面,当然,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商量一些基本的事项,到时候也便于您和老师进行交流。”助理将陆凝带进一间会客的屋子,便直接说起了正事,“您在电话中和我说的是,希望向老师进行约稿?不知道用途是什么,要求标准又是什么程度?”
“我需要两份稿件。”陆凝笑着回答,“其中一份只是私人使用的,不需要商用的那么精细,但有些特殊的要求。另一份属于公开宣传,类似海报的要求,半商用的吧,这是我第一次向画师约稿,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能和我讲讲吗?”
“嗯……一般来说,按照精细程度和特殊要求,我们的价格也会有浮动,当然,画的大小、需要电子版还是绘制的也是不同的,我来给您讲一讲……”
助理讲述的时候,陆凝就在观察对方。表情、神态甚至精神方面都没有异常,当一段解释结束之后,陆凝便借机继续提问。
“我是从崔赋先生推荐那里得知的茅老师,能否具体说一下,类似《墨钟》封面那种画作需要支付多少钱呢?”
助理笑了笑:“那种是单纯的商业合作,如果是类似的情况价格会高处很多。想必你也见到了封面的精致程度,和你的要求可不相同啊。”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起點-17 陌上觀花
“哦……好吧。”
这时,助理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摸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起身说道:“茅老师已经准备好见您了,请和我来。”
屋子里最大的一间卧室被改成了专用的画室,陆凝走进门的时候,就看到桌子前方坐着一名穿着灰色长衫的男人,容貌和网上看到的没有差别。助理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口示意陆凝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陆凝坐定之后,茅以正就开口了:“陆凝小姐,你的要求在此之前我已经知道一部分了,不过你执意要来面对我谈论,想来是有些……比较细节上的东西需要交代?”
“没错,茅老师。因为我希望能使用和你在崔赋先生的书封面同样的字体,所以想要详细咨询一下——据我观察,那些文字并不是现存的,是您所发明的吗?”
茅以正笑了:“我只是个画画的,可没有发明文字的本事。那些字是我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份样本,略微进行了艺术化后便做成了书的封面。我认为这些文字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至少令我感到非常符合崔赋那本书的内容。当然,你如果需要使用也并无不可,准确来说它们只是图画,有美感的图画而已,不涉及什么版权问题。”
“我有些好奇,您手上这种字到底有多少?”
“不算很多,大约二百字的样子,这是我得到的全部数量。要是画作不大的话,应该完全够用了。当然,我自己也能仿照着进行设计,只是不一定能像那些文字一样浑然天成。”
“请问……我能看一下文字原件吗?也好进行挑选。”陆凝问道。
“没有问题,我这里有打印出来的照片。”茅以正起身去旁边的抽屉中取出了一本装订好的薄册子,递给了陆凝。
陆凝翻开,发现这是一整本被印刷出来的相片,每一张相片都是一张字帖一样的东西。
“能否请问这些字的来历?若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对字画有兴趣?”茅以正笑了笑。
“我擅长下棋,对琴棋书画都有些兴趣。正如老师所说,这些字经过了您的艺术加工,但恕我冒昧,原本的字体更有些意趣在里面,若是真的有确切含义在里面,那更是让人兴趣倍增了。”
茅以正并不恼怒:“的确,文字应当为信息载体,不过这几张字帖二百余字,无一重复,增加了推断的难度啊。”
“这种不重复文字的古文在我国古代也同样有。因此我才想要了解一二,若是可行,也可以将这研究作为我毕业设计的内容。如果不见到老师,恐怕还没机会窥见原貌啊。”
“哈哈哈,也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一个经手人而已。但你要寻找我的那位朋友,恐怕就有些困难了。”
“难道……那位朋友难以联系吗?”
“不不不,我那朋友并不是什么难联系的人,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可以联络他,但他是否回答就难说了。”
“哦?”
“给我这些字帖的,是那位现在正当红的影视明星黎西楼,我们的关系很不错,因此互相常常赠予一些礼物。只是像姑娘你这样,如果没有任何条件,想要单独见到黎西楼恐怕就难了。”茅以正笑道,“虽然说类似粉丝见面会之类的地方能见到他,不过这种东西也不好在那种场合问,而私下里他们都忙,根本没有讨论这个的闲心啊。”
“老师直说好了,我要怎么才能知道?”
“陆凝小姐,既然你这么想要原版,我也可以帮你问问,只不过,看起来你并不是真心求画,而是求字来的啊。”茅以正点了点头,“若是谈画,那是商业,我们谈的就是价格。但这求字,就是人情,要讲究事理。”
“……茅老师想说什么?”
“我也很好奇,陆凝小姐为何如此想要这字呢?从一部作品封面追查到我这里,又要继续,其中缘由,我想要听一听。”
这茅以正居然也是个猎奇心态很重的人,不过和崔赋到处走访不同,茅以正估计就是用这种方式从别人口中得知一些新鲜事吧。或许陆凝之前提出要求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如此了。
本来陆凝还想考虑一下怎么编点套话来着,就在此时,她却猛地记起了之前侍者的提醒。她完全没有必要顾虑那么多的,集散地对游客本来就没有多少约束。
“茅老师,想不想听一个故事?听完之后,你或许会感叹这个世界有多么神奇。”陆凝轻轻打了个响指,从指间上放出了一簇凝聚的电光。
=
“西楼,你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对。”
北方,首都外郊区的一栋豪华公寓内,一名穿着浴袍的女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轻轻松散了一下如瀑的黑发,有些担忧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人。
“……很不对吗?”
沙发上的男人年纪已经三十五岁了,身材健美,容貌也是颇显阳刚正气,他带着一丝宽慰的笑容,看向女子。
“我也是当过演员的,你那点伪装骗不过我。说吧,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女子笑着坐到了男人旁边,关切地问。
黎西楼轻轻揽住她,笑了起来:“我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黎大明星怎么就被一个噩梦折腾了?”女子笑了起来。
“因为太真实了,以至于我以为自己甚至是回到了当初,重来一场。”黎西楼轻声说道,“浣雨,你觉得我们现在幸福生活是短暂的吗?”
“短暂的?你的事业可是如日中天啊,今年的电影奖项一出来,你说不定就是黎影帝了,一切都在像我们当初计划的那样发展不是吗?除了我们还没机会要一个孩子,别的都是完美的……我们已经比世上绝大多数人都幸福了。”女子笑着靠在了黎西楼身上,“西楼,如果你担忧那个梦,就和我说说吧,有个人一起聊聊天,总比一个人闷在心里好啊。”
“嗯,你去吹干头发,我叫了一桌海鲜全宴,等会一边吃一边说。”黎西楼珍惜地抚摸了一下女子的头发,十分郑重地说道。
“好。”
女子轻巧地跳起来,走进自己的房间去了。黎西楼则用手抹了一下脸庞,然后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是……陌上观花,我选择了能力,但我回到了……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他的声音很小,完全不会被别人听见。
“这是救赎,还是恩惠?我不记得自己已经完全通过了集散地的考验,但是……我回到了现实。浣雨还没有死,一切还没有发生,还都可以挽回。”他喃喃说道,“凭这个能力,当然能轻松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我应该完全感到安全的,可……我还是不安。为什么?”
手指上慢慢开始出现细小的枝条,那些枝条蜿蜒盘绕,在手上形成了一层手套一样的东西。
“这个家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黎西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这些?当初我完全不知道……也许这场阴谋比我想的还要早。”
他轻轻将手一挥,一股能量从他的手中扩散了出去,霎时间,他视野当中的世界产生了缩放,一切都以超乎空间的形式与他远离,拉小,从而将世界化为了剖析开来的“平面”。
令自己暂时进行维度超越,就是这个能力能够产生的一部分效果。黎西楼抬起手,轻轻点了几下,然后再一捏,他的世界就恢复了原状。
那些东西全都已经碎裂,就算外表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内部也早已被破坏得一干二净了。黎西楼眯起眼睛扫视了一圈,点了点头,这时,忽然看到一个被破坏的盒子里面有一排码放整齐的纸张,由于他刚才的动作,纸张上的字体都碎成了粉末,不过纸本身倒是还没被破坏。
“……这是什么?”他皱了皱眉,记忆中他好像从来没有收藏过这一类的东西。
这时候,女子已经换了一身居家的服装走了出来,她见到黎西楼看向那个破掉的盒子,略有些惊讶:“这盒子怎么坏了?之前你拿回来的时候还说非常结实来着呢。”
“嗯?谁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坏掉了。对了,我忘了日子了,这是哪天拿回来的来着?”黎西楼问道。
“十月份,记得是……九号,对,你那天从祝导演那里接了个剧本嘛,我有印象。”
黎西楼笑了:“是啊,我自己太忙都记不起来了。说起来浣雨,干脆你给我当助理怎么样?你那两家服装店就让小王小刘经营,也锻炼锻炼。”
“给你当助理?那不是成了吃你的饭了吗?”
“哈哈,咱们夫妻之间还分这个?再说了,天下也没人比你更让我放心了。有你在我身边,我还能省很多心。”
“经纪公司那边呢?”
“经纪人不换,助理这种事很容易,而且生活助理,还是我老婆,他们也说不了什么。”
女子狡黠地一笑:“我看你其实就想带着我吧?”
“这不是拍个电影时间太长,老见不到你想你吗?”黎西楼走过去搂住女子,“答应我吧?我保证不影响工作。”
只要在他的身边,就没人能伤到柳浣雨,黎西楼只有这一点敢保证。他完全不敢再有一秒钟让她离开自己身边了,直到他能够查清楚一切,彻底将未来的可能完全掐死。
“西楼,你还是有了些变化的。看起来你的噩梦里,似乎是我有了什么事?”
“你……还是那么聪明。”
“我不会有事的哦。”
“你知不知道,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这话说出来之后,之后都出了事了?”
“知道,不过你这么急着要我在身边留着,那就依你咯。反正在家也确实闲得无聊,帮你安排安排还能让我动动脑子,挺不错的。”柳浣雨刮了一下黎西楼的脸颊,“你说的,不准影响工作。”
“哈哈,只要你答应。”黎西楼总算松了一口气。
“把你的日程表给我吧,今天开始,新的生活助理就要上班喽!”
黎西楼拿出手机,翻出日程表来传给了柳浣雨。柳浣雨认真看了起来,不过五分钟后,她就问了一句:“这个……十二月三十一号的红雪舞会邀请是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