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表小姐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命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常珂立刻坐到了王晞的身边,悄声问她:“你是不是还听说了些什么?”
“那倒没有。”王晞也压低声音,“再问不合适了。不管有什么内幕,但襄阳侯府和宋家对外是这样的说法,我们就当是这种原因好了。”
何况那襄阳侯府的五小姐也不是个糊涂人,若是真有什么不好,这桩婚事不会进行得这么顺利。
没几日,襄阳侯府就过来给王晞和金氏送请帖,说是解五小姐五月初四下聘,五月二十二出阁。
这么快?
王晞和金氏交换了一个眼神。
襄阳侯府估计接到帖子的人都会诧异,送帖的嬷嬷得了叮嘱,解释道:“我们太夫人觉得不太舒服,想赶紧把几个孙子孙女的婚事都快点办了。好在是二太太一直帮着五小姐备嫁,衣服首饰添几件新的就可以了。”
王晞和金氏都笑着道:“到时候一定会去。”
白果送了那嬷嬷出门,转身却带了个小丫鬟进来,说是解五小姐身边的人,她们家小姐要出阁了,想请王晞过去给她做几天伴。
她们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交情了?
王晞惊愕的合不拢嘴。
那小丫鬟却眼中含泪,不住地给王晞磕头,道:“我是奉我们家小姐之命私底下找过来的,我们府里的太太、奶奶们都不知道。”
金氏看着心中不忍,低声对王晞道:“你还是去看看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看这里面颇有隐情,解五小姐要你去做伴,多半是要你去救命。”
如果解五小姐和那位宋公子的婚事有蹊跷,襄阳侯府为了名声,还真有可能让解五小姐死于非命。
金氏还让她带了红绸和青绸:“有个什么事,她们也能报个信。”
把她身边的周嬷嬷也叫到了她身边。
这位周嬷嬷和米娘子一样,都是服侍王晞母亲这一辈的,但这位周嬷嬷更厉害,一直留在本家没有放出去。
周嬷嬷还带了些解毒的药丸之类的,跟着王晞去了襄阳侯府。
王晞还是第一次来襄阳侯府。
相比永城侯府,襄阳侯府要大得多,但他们家的人也多,几个儿子都没有分家,七、八家住在一起,一家也就能分到一个二进的小宅子。
解五小姐住西路靠后的一个院子里,王晞进去的时候服侍的仆妇个个静心屏气,看上去十分严肃,没有一点办喜事的欢悦。解五小姐屋外的嬷嬷花白的头发,瘦削的面容,犀利的目光,尤其显得冷峻。
见到王晞的时候甚至有些不客气地道:“王小姐,五小姐的婚事定得急切,还有很多事都没准备停当,您能来看五小姐,是她的福气,但还请您长话短说,我们家太夫人还准备了酒宴招待您呢!”
王晞不用看就知道出事了。
但她既然来了,就不会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甩手离开。
她冷着脸朝着那位嬷嬷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人进了厅堂。
周嬷嬷被拦在了门外。
正好可以帮着看门。
王晞索性叮嘱周嬷嬷:“你在外面等我也好。我们姐妹说点体己话。”
周嬷嬷恭敬应诺,站在屋檐下。
王晞带着青绸和红绸进了内室。
解五小姐穿了半新不旧的茜红色水波暗纹的杭绸褙子,乌黑的青丝挽了个纂儿,戴了对银丁香,看到她进来笑盈盈地站了起来,热情地道着:“你来了!”
王晞越发警惕了。
她发现解五小姐惯常带在身边的丫鬟不见了。
她笑道:“没想到你们家的家风如此的严谨,我这一路走过来,连个带笑脸的人都没有。亏得你在这家里住了这么多年。”
解五小姐只是抿了嘴笑,请王晞在临窗的大炕上坐定。
小丫鬟们上了茶点。
解五小姐吩咐其中一个丫鬟:“你带了王小姐身边的人去茶房喝茶去吧!”
这原本是句打发人的话,她身边的丫鬟中却只有那个丫鬟笑着上前请青绸和红绸出去。
王晞心里就有谱了,笑道:“算了,让他们在外厅堂等就是了。”
厅堂和内室隔着一道槅扇门,若是打开,内室的情景一目了然。
解五小姐身边服侍的丫鬟虽退去了厅堂,却没有关槅扇。
王晞一副没有在意的样子,如闺中蜜友般小声调侃解五小姐:“你的亲事定得可真突然,我吓了一大跳,寻思着得问问你才行。你倒是说说看,那位宋公子是怎样一个情景?长相如何?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太夫人怎么给你定了这么一门亲事?我听说家底有些单薄。”
解五小姐倒挺大方的,笑道:“家底的确有些单薄。不过这缘分的事谁也说不清楚。好在是他人长相还算颇为英武,为人也精明能干……”
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指沾了茶在茶几上写了“救我”两个字。
果如她大嫂所料。
火熱玄幻小說 表小姐討論-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命相伴
王晞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着她来找自己,多半是因为她和陈珞订了亲,她进府襄阳侯府不好阻拦。
她也沾了茶水,在“救我”旁边加了“如何”两个字,然后装着一不小心的碰翻了茶盅,淹没了那几个字。
解五小姐目露感激,忙喊了小丫鬟进来擦桌子,嘴里却道:“没什么,没什么。擦擦桌子就好。你觉得这茶如何?我在大觉寺那边买的。”
那小丫鬟快手快脚地擦了桌子。
王晞却有些嫌弃地道:“湿漉漉的,就不能换张桌子。”
那小丫鬟一愣。
青绸上前曲膝行礼,道:“我这就去跟管事的嬷嬷说一声。”
那小丫鬟神色有些慌乱地忙道:“我这就去换张桌子进来。”
王晞看着就知道这小丫鬟不是常在小姐们屋里服侍的,对着解五小姐就抱怨起来:“你们家怎么一回事,这点小事都要人吩咐。你平常的日子怎么过来的,这也太不讲究了吧!”还一副给解五小姐出主意的样子,“你这次准备带哪几个丫鬟过去?要不要我帮你掌掌眼,要是实在不行,不如再买几个回来调,教,总比这样没个眉眼的好。”
那小丫鬟果然神色紧张,动作僵硬地重新端了张炕几放在了她们的面前。
青绸和红绸轻手轻脚地重新给她们添了茶水,退到了槅扇旁。
解五小姐看王晞的眼里不由就带了几分笑意,神色比刚才更放松了,笑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身边全是些人精。我这样就算好的了。至于说陪嫁丫鬟带谁不带谁,那得长辈决定。她们的卖身契可都在长辈手里。”
王晞点头,解五小姐已在炕桌上写了个“黄寺庙”。
是约了她在黄寺庙见面吗?
那刚才的大觉寺就是在误导听她们说话的人了。
王晞用帕子擦了炕桌上的茶水,还把帕子给解五小姐看:“看看,桌都擦不干净,你还要带她们去宋家吗?”
解五小姐无可奈何地笑,道着:“听你的,都听你的,这总行了吧!”
好像王晞很挑剔似的。
王晞笑了笑,发现解五小姐身边的丫鬟服侍得更尽心了,甚至有意无意地开始跟着青绸和红绸学。
但她最终也没能陪解五小姐。
她去给襄阳侯府的太夫人问安的时候,太夫人委婉地道:“她这婚事定得有些突然,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准备送她去大觉寺住几天,等她出阁的时候,你再来陪她几天好了。”还好奇地问她:“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王晞当然不能照实说,她睁大了眼睛,目光清澈得能映出太夫人的身影,道:“我和五小姐还好了,是长公主,说我若是没事,不妨来陪陪五小姐,怕五小姐害怕什么。
“我有时候想想要出阁了,也会觉得害怕。
“就干脆过来了。
“可我感觉五小姐比我厉害,她还挺高兴的样子。”
王晞说完,明显地感觉到太夫人仿佛松了口气似的。
她在襄阳侯府用过晚膳就回来了。
金氏在垂花门前等她,见她回来,拿了件披风迎上前来,道:“怎么样了?我还以为你会住在襄阳侯府。”
王晞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金氏,道:“还是嫂嫂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事有不妥。我今天借了长公主的威名,怕是还要和二公子说一声,长公主那边,得他帮着打个圆场才行。”
金氏道:“解小姐怕是会被送到黄寺庙,那黄寺庙那边,我们还得准备准备才行。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好了。”
长公主那边,还真的只能王晞去说。
她比王家其他人更有面子。
金氏还道:“解小姐能猜得出家人如何处置她,不管是她探到的消息还是她预测到的,这个小姑娘都非常了不起,这样的人,值得一交。你趁着这件事和她走近些也无妨。“
那就要看她是不是真被送去黄寺庙了。
王晞点头,过了两天,安排在黄寺庙的给她们带信,解五小姐住进了黄寺庙,说是要给长辈们祈福,实则被软禁在了一个僻静的静室。
金氏心中一跳。
王晞却正在和陈珞说这件事:“当时闹得有些不好看。我母亲有点生气,带着点惩戒的意思订下的这门亲事。解家肯定得嫁女儿,除非这个女儿中途有了什么意外。
“我想,解家估计觉得这门亲事太低了,让解家其他人都面上无光,加之解五小姐又违背了家里人的意愿,他们宁愿她出事,也不愿意她出阁。”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