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四百零六章 飛昇之策熱推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我想问一个太一陛下和伏羲道君一个问题——要庇佑无间组织,就必须要和无间组织会合对不对,可为什么是我们要强行撕开巫族的封锁去和无间组织的修行者会合,而不是无间组织的修行者们来到我们的领域和我们会合呢?”云中君看着东皇太一和伏羲道君。
“云道君,你没开玩笑吧?”伏羲道君看着云中君的模样,待得他确认了云中君的言语乃是由心而发,并不是开玩笑之后,才是一脸疑惑的望着云中君——若是无间组织的人有能力突破巫族对洪荒大地的封锁和天庭会合的话,他们又如何还需要得到天庭的庇佑?
那个时候,就算是他们和天庭合流,也是以一种合作者的姿态加入到天庭当中,而不是如同伏羲道君等人所预想当中那般,由天庭来全盘执掌无间组织的力量。
“这样的事,我怎么会开玩笑?”云中君脸上有深思的神色——或许是因为久经战争的缘故,又或许是直观气运,看待问题的角度,往往都是一针见血异于常人的原因,总之,在梦貘一族的修行者说出了除非是天庭有能力庇护那些后辈之后,才愿意加入天庭的说法之后,云中君最先考虑的,便是要如何令两者的力量会合起来。
所为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云中君在确信了天庭当前的力量不可能轻轻松松的踏足于洪荒大地之后,便立刻是扭转了思路,不在想着要如何是令天庭的力量和无间组织形成配合,而是想着,要如何令这无间组织的人安然出现在天庭当中。
当思路扭转过来之后,灵感爆发出来,云中君对这个问题,便立刻是有了答案。
那就是,飞升!
在云中君所知晓的另外一段神话当中,这天地被一分为三,是为天地人——地界,便是那九幽之界所化,是一切亡者的归宿,是一切天地万灵的轮回之所。
天界,亦被称之为仙界,乃是这星空之界变幻而成,是一切修行者的道途之所在,是一切修行有成之人的聚居之地。
而人界,亦被称之为凡间,乃是那洪荒大地所化,是为天地之间所有的凡俗生灵诞生之所,修行之三境,凡,仙,道——所谓的凡间,便是那些凡境的未成长生的生灵们的故里。
而在天地人三分之后,凡间人界当中,每一位修行者在登临长生之后,都会有一道劫数,渡过了这一道劫数之后,这些修行者们便会登临长生之境,然后离开凡界人间,去往天界——这个过程,便是被称之为飞升。
“太一陛下和伏羲道君,皆是这天地之间少有的能谋善断之辈,关于那无间组织的事,我有一个想法想要和你们一起参详一二。”云中君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言语,然后便是将他对‘飞升’的想法,一一的讲述了出来。
“飞升?”等到云中君细细的讲述了一番之后,伏羲道君才是以一种诡异无比的目光望着云中君。
“云道君你们这般的能征惯战之人,思路都是这般的迥异于常人吗?”伏羲道君开玩笑一般笑了一句——如果说这天地之间有一座奇高无比,险峻无比的山岭,而天地之间每一位生灵的目标,都是登上这山巅的话,那其他人为之所作出的选择,便是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竭尽所能的攻克这攀登过程当中一切的艰难险阻,最后登上山巅,而云中君的提议,却形如是他直接的提了一柄铲子,从山脚下开始挖——当那山岭当中,山巅之下所有的地方都被云中君挖开之后,那他不需要前进一步,他所在的地方,便是这山岭至高的山巅。
等闲之人,又如何会有这样奇诡的心思?
笑过之后,伏羲道君才是沉下心思,开始推演起了云中君所说的飞升之法的可行性。
云中君看着面前的两人,心头也是少有的惴惴——这飞升的想法,是他来到这洪荒天地之后,极其少有的一件没有什么把握的事。
在他上一世的神话当中,这飞升的规则,乃是天人两分之后,那些纵横无敌的圣人合力所定下来的,但如今这天地当中,除开鸿钧道祖之外,最强的修行者东皇太一,也不过只是生之境的修行者而言,连太乙道君之境的巅峰,都还是遥遥无期。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零六章 飛昇之策展示
以他们当前的实力,到底能不能定下这般近似于天地权柄一般的法度,而这样的法度,又能否经得起巫族的冲击,这一点,云中君的心头,可谓是一点底也没有——是以,在准备这飞升之策的时候,他也已经做好了再度踏足战场的准备。
无论如何,那无间组织都是他们天庭所不能放弃的力量,若是那飞升之策不行的话,那他也只能是以征伐调度之功,强行的在东海之畔撕开一条口子,贯通洪荒大地,从而是和无间组织的修行者们搭上线,将无间组织收归于他们的羽翼之下。
“飞升……”云中君的面前,伏羲道君的目光当中,有幽幽的光华浮现出来,那光华当中,混沌便在其中分合,时空,命运等等,皆是在伏羲道君的指尖搅动,而东皇太一同样是引动了星空的权柄,驾驭着漫天的星辰,以那无穷星辰的力量映照天地之间一切的法度和变幻,以此作为伏羲道君推演时候的参照。
良久之后,伏羲道君才是疲惫无比的睁开了双眼。
“不太好办啊。”伏羲道君看着东皇太一和云中君。
“这飞升之策想要顺利施行的话,那就必须要在天地之间嵌入一道权柄,一道法度,以此监测天地之间每一个生灵的修行进境,然后将达到了标准的修行者接引进入星空,且不提这事的难度本身,光是巫族的存在,就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那些巫族同样也是修行者,若是修行者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之后便要飞升到这星空当中,那巫族的修行者们,要不要飞升呢?”
“若是他们要飞升的话,十二祖巫是会直接出手阻止我们将这全新的权柄法度嵌入天地之间,还是会借机带着所有的巫族直接杀进天庭?”
伏羲道君沉吟着,手指在虚空当中虚扣,有玄妙无比的道韵在他的指尖凝结成棋子,然后在他食指扣下的时候,被他嵌入天地当中。
“正是如此。”东皇太一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这飞升之策,看起来固然是美妙无比,能够将天地之间所有的力量都纳入天庭的掌控当中,到了那个地步,他这位天帝,才算是真正的名副其实。
但若是一个不妙的话,这飞升之策,便立刻是成为开门揖盗的行径,会使得巫族以举族飞升的方式,直接杀进天庭腹心之地。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四百零六章 飛昇之策推薦
这还只是其一——其二,这天地之间几乎是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不是孤身一人,几乎是所有的修行者都其他的生灵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或是欠了别人的人情,又或是别人欠了他的恩惠,种种恩怨情仇,难以尽说。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四百零六章 飛昇之策相伴
而若是这飞升之策顺利执行开来,那些修行者一旦修行有成便立刻是要飞升到星空天庭的话,那他们在洪荒天地之间的羁绊,又该如何处置?总不能一切都归于虚无吧?这样的修行者,就算是入了天庭,那对于天庭而言,这样的修行者也只是代表着天庭的隐患,而不是意味着天庭的根本。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四百零六章 飛昇之策鑒賞
“陛下,以我之见,此策只怕还得要与众位帝君,众位道君们共同商议一番才是。”伏羲道君看着东皇太一,一脸的认真。
“不,此策不能令众位帝君们知晓。”东皇太一摇了摇头,“天庭当中,无论是众位帝君,亦或是众位道君,他们每个人的性格都各有不同,若是知晓了这个计策,尤其是当他们知晓了我们为此举棋不定的时候,难免就会去斟酌其中的利害——而有的人,看到的是这计策所带来的利,也有的人所看到的,会是这计策所带来的害。”
“到时候双方各执一词,有各自都有着自己的道理,谁也说服不了谁,那才是真正的天大的麻烦!”东皇太一神色肃然的看着云中君和伏羲道君,“此策,出得云道君之口,入得我与伏羲道君之耳,在我做出最终的决定之前,此策决不能为第四位太乙道君所知晓。”
“遵陛下之令。”云中君和伏羲道君对视了一眼之后,才是朝着东皇太一一礼,然后起身联袂而去。
……
“对了,之前受云道君言语所震慑,我倒是忘了问——云道君说已经和无间组织,和梦貘一族联系上,可云道君从未离开过这星空一步,却不知,是如何于梦貘一族的人联系上的?”太阳星之外,伏羲道君如同是闲聊一般,向云中君问道。
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就如同是云中君之前所察觉到的那般,伏羲道君对于将天庭的触角深入到洪荒天地之间这件事,有着超乎想象的急切。
“说起来,还真的是一个巧合。”云中君也是面带笑意,然后朝着身边的伏羲道君摇了摇衣袖当中那七彩梦幻的刀光。
“不瞒伏羲道君,之前的时候,我因为无间组织和梦貘一族的事与先天神圣梦神君打过交道——梦神君陨落之后,他所遗留的神兵却不曾溃散,而是落到了我的手中,而后我将这神兵置于天河当中无数万载,以天河本身的玄异和那时空之力锤炼,总算是将那神兵当中属于梦神君的气机给彻底的抹去,最后以梦神君的七彩琉璃刀为根本,重铸出了这一柄森罗万象刀。”
“许是因为这神兵材质的愿意,神刀铸成之后,便能够映照世间万般种种,那梦境之权柄,更是不在话下。”
“而梦貘一族,是诞生于梦境当中的种族,天生便能够勾连梦境,执掌梦境的权柄,我联系梦貘一族的时候,正是以这森罗万象刀所引动的梦境之权柄为勾连,随风入夜,然后和梦貘一族联系上。”
“巫族执掌十二种权柄,囊括洪荒天地之变,但独独有一点,就是巫族的元神与肉身融为一体,永远都不会做梦,更不会有什么梦境。”
“是以,巫族永远都不可能参悟出那属于梦境之间的变化,更不可能感悟出这梦境的权柄——也正是如此,以这梦境之前的根源和梦貘一族联系,正是最好的,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梦神君所遗留的神兵?”伏羲道君看了一眼云中君衣袖当中那七彩迤逦的刀光,目光也不由得一凌——“云道君,你当真确定梦神君已经陨落了吗?”
精华玄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零六章 飛昇之策看書
这森罗万象刀一出,伏羲道君的瞳孔也不由得一缩,发出了和当初的白泽道君一般的感慨,这和梦神君性命交修的神兵,又怎么可能在梦神君陨落之后,还全须全尾的落到云中君的手上?
“紫霄宫中不见梦神君的身影,想来他应该是真的已经陨落了。”云中君苦笑了一声,“白泽道君之前还怀疑过梦神君可能是藏在暗处有什么谋算——我可再怎么想,对于修行者而言,有什么样的谋算比得上紫霄宫听道的机缘?”
“也对。”伏羲道君点了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不过云道君你还是小心的一些好——梦神君毕竟是一位诞生于开天辟地之初的先天神圣,古老无比,谁能知晓他到底又怎样的恶毒玄奇秘术?”
“在龙汉之前,天地之间不止一次传出过他的死讯,甚至是有人亲手将其斩杀,可每一次没过多久,他便又出现在了众神的面前——那梦境的权柄介于虚实之间,真真假假,变幻莫测,在面对着他的时候,往往都是叫人根本就摸不清真假虚实。”
“伏羲道君不说,我还真的不知晓这其中原来还有这样一副缘由——难怪当初的白泽道君也认为梦神君只是被巫族缠上,然后不得不假死脱身。”云中君唏嘘了一句,“多谢伏羲道君提醒了,我会小心的。”
这么一遭之后,原本存在于两人之间的界限,便似乎是被模糊了一般,两位分别执掌天庭文武内外的太乙道君彼此之间的关系,也都是变得亲密了不少。
“对了,伏羲道君说起前古的隐秘,我倒真的是一个问题想要想伏羲道君求证一下——我的出身,道君想来也清楚,我在斗姆元君陛下坐下听道的时候,因为和三清道友交情的缘故,曾经像元君陛下提起过三清道友这般同源三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