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八百零三章看書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一行五人最终在废墟海地底分道扬镳。
鬼王早就已经当自己是半个云仙宗的人,所以拿了张依依的信物后出了界之废墟便直接奔往离得最近的云仙宗。
一则,他要正式去那里给自己挂个号,二则他的修为因着一年多前那场顿悟已经在废墟海底压了颇久,正是需要找个安全的场地渡劫晋级。
如此一来,云仙宗自然是最好的去处。
而瑛想都没想便跟着鬼王一起去了云仙宗,反正现在不方便跟着张依依,那她干脆与鬼王搭伴去依依的宗门熟悉熟悉也是一样。
这两人又凑成了一伙,倒是让苏虹不知说什么好。
他倒是想跟着瑛一起走,无奈又不像其他人一般无牵无挂,偏偏又没有任何理由把人拐过来跟着他一起回去。
苏虹这会儿脑子再是好用,却也想不出什么特别的理由再与瑛多说其他,毕竟他清楚如今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挑明的好时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
鬼王将这两人的官司看在眼中,却是看破不说破,缘份这东西有时就是这么神奇,谁让当初苏虹对着瑛爱理不理,今儿风水轮流转,也是该让苏虹尝尝想攀都没机会攀得不起的滋味。
毕竟在鬼王看来,他与瑛的关系当然更近于苏虹,想让他主动帮着苏虹追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不在中间搞破坏就已经是相当仁义了。
五人三分其道,洛启衡与张依依的目的地则是他们曾去过并在里头呆了上百年的坠仙渊。
洛启衡轮回金印里总共封印了十道讯息,前三道在坠仙渊首回发现封印时便直接开启,分别为“诛杀山海”、“拯救神佛”以及“收集氢源”。
而在洛启衡晋级金仙之后,再次解封了三道封印,而这三道封印的内容却很好的辅助寻到真正的氢源所在地,以及告知了收集氢源之后的当如何处理。
“所以,咱们果然还是得再进一趟坠仙渊了。”
张依依知晓详情后,越发意识到整个坠仙渊的重要性。
这里联接着仙域与星空战场,极有可能是星空战场上的先辈大能们打造出来的唯一联系通道。
就是不知道山海与神域之主知不知道,万一他们把主意打到坠仙渊上,这对整个仙域而言都将是最大的隐患。
“我们两次入坠仙渊,会不会引人注目?”
想到这种可能性后,张依依自然第一时间将担心告知洛启衡。
而且,若是山海的人有心追查老底的话,恐怕洛启衡最初出现也与坠仙渊息息相关这一情况不可能完全抹去,痕迹一旦多起来,真相往往就不是那么好掩饰住的。
“无妨,外祖父早就已经派专人看守,并且在坠仙渊入口处与泽仙帝联手布上数层防御保护,若是没人打那里的主意还好,一旦真有人想做点什么,最终倒霉的只会是那些人。”
洛启衡当然不会瞒着依依,甚至于他们还会山海亲自布上了天罗地网,巴不得等山海亲自自投罗网,只可惜这些年山海本尊一直没有动静。
他也是不久前才从依依这里得知山海本体竟早在几十万年前便受困于仙界天道制约,一直只能像阴沟里的老鼠似的躲藏于某处未知的混沌角落,也怪不得这些年外祖父他们花了那么大的力气都不曾找到山海本尊所在。
不知道这些年,有了依依传去的这些重要情报,寻找山海一事是否有了新的进展。
张依依一眼便瞧出了洛启衡的未尽之言,当下有些可惜地说道:“在我进界之废墟找你前,山海的真正藏身地还是没有找到,不过如今除了山海本身的势力以外,仙界其他仙帝、仙王基本上都已经知晓真相并且或明或暗已经联手,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山海那边的人才会先慌起来搅动内乱,挑起战端。”
说到底,山海的真面目其实已经被扯得七七八八,几大仙帝也已经专程设局诱山海本体出那方混沌,但仙界这场动乱根本无可避免,唯有越早诛杀掉山海,方能越快让仙界这个大后方真正归于宁静。
“一个伪空间道修,再躲也不可能真把本体躲离这方仙界之外的其他空间,所以那处混沌之地必定还是在仙界内,外祖父他们找出山海本体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洛启衡知晓真正的空间道修与伪空间道之间的区别,越是将山海老底摸得清楚,对方的破绽自然也就越多:“说不定这次我们回来见到外祖父后,便能收到好消息。”
说完这句,洛启衡这才猛的想起,自己好像忘记告诉依依外祖齐灵仙帝也将亲自前往坠仙渊,到时与他们一并处理氢源。
思及此,他连忙把这事又同依依说道了一遍,同时开心地说道:“外祖父还说,氢源一事彻底解决后,便直接带我一起去云仙宗,亲自向你师祖师尊他们提亲,商订我们的婚事。”
洛启衡这话说得还算婉转,其实齐灵仙帝的意思是,提亲之后,直接选个好日子让自家外孙与张依依在云仙宗正式成亲结契都好,毕竟他总觉得这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忙,错过这次还不知道下回什么时候再能有时间聚在一起办这种人生大事。
反正为了外孙的幸福着想,齐灵仙帝是恨不得越快越好,只不过越是看重这门婚事,当然也就得越是尊敬女方,所以哪怕他再着急也只能心里想想,具体的还是得亲自去提了亲后再同女方好好商议。
“婚事?这么快?”
张依依一听到最后关于婚事的安排,果然所有的关注力都放到了这个上面,以至于一会儿到了坠仙渊就要头一回拜见齐灵仙帝这点意外都算不得什么了。
“快吗?哪里快,已经耽误上百年了。而且再不抓紧些的话,你难道还想一直再往后不断推延?”
洛启衡才不觉得快,若不是这些年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总是让他们两个忙忙碌碌没有合适的时间机会一直耽误到现在,不然当初他早就直接请外祖父前往云仙宗提亲,如今依依也早就是他名正言顺的道侣妻子了。
“……”
张依依看到洛启衡难得一脸的幽怨,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不敢再说个快字。
她觉得自己若是敢有不同意见,洛启衡指不定会当面哭诉她的冷酷无情,而她也会觉得自己真成了个欺骗他人感情的女渣渣。
见状,洛启衡当然直接视依依默认同意,并不会纠着这丫头先前那并不主动积极的态度说事,转而温声询问起了两人成亲时的大典依依喜欢什么样的安排,有哪里要求等等。
张依依还真不是排斥两人成亲一事,只不过刚刚突然听到提及猛的有些没反应过来,毕竟这些年他们基本各奔东西忙忙碌碌,而且之后仙界种种事宜也不会少只会多,这才让她下意识里觉得并没有什么合适的时机闲下来成亲结道侣。
不过洛启衡这般一说她也觉得在理,时间这种东西挤挤总是有的,若真非得等到有闲安稳之后才行的话,恐怕她与洛启衡之间的婚事也只能一直这般推延下去,直到整个星空战场彻底结束再说。
如此一来,谁都不知道还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也正因为这种无所谓存在,所以刚刚面对洛启衡满是幽怨的目光,才猛的惊醒过来,总觉得自己有些像那不愿对良家美男子负责任的渣女。
所以她自然而然也就是改了主意,早些把亲事安排上也好。
毕竟听着洛启衡无比详细耐心地询问自己对于大典的种种细节要求,看着洛启衡那满是期待的目光以及怎么样藏都藏不住的发自内心的开怀与喜悦,张依依觉得自己也被感染,对于那一天的到来颇是多了不少期望。
等到达坠仙渊时,张依依发现这里四周果然早就已经设上了专门的结界,并不再像当年他们头回来时一般无人问津。
有洛启衡带路,两人很是顺利的进入了结界,再穿过结界中一层又一层的防御保护,方能真正进入到了坠仙渊入口处。
而在他们之前,齐灵仙帝已经先一步到达,这会儿功夫正站在深渊边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外孙牵着一个漂亮姑娘朝他们这边走来。
“看到没有,那就是我外孙跟外孙媳!”
齐灵仙帝身边还有另外两人,此时当然就成为了他炫耀的目标:“你们看,他们是不是真正的神仙眷侣,天造之合呀?我这外孙其他本事也就不说了,最让我满意的还是他的眼光,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像他一样给我找这么一个优秀出众的孙媳妇回来的!”
齐灵仙帝不知活了多少万年,平日里其实也不是这种受炫耀的性子,只不过头一回看到唯一的外孙带了外孙媳见他,这种心情到底是完全不同的,突然间就像个孩子似的,不跟其他人炫耀炫耀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毕竟他身边这两位仙帝,一个泽,一个陆遇,在这一方面的确是谁比不过他的。
好比泽吧,像泽这样的妖修仙帝,身边道侣无数,子嗣后代自然也不会缺,可问题是泽有再多的儿女孙辈,却也找不出一个比他家衡儿还要优秀的后辈,更找不出一个像张依依这样哪哪都好,哪哪都让人羡慕得眼红的外孙媳来呀!
至于陆遇这货,那就更加不用说了,活了这么多万年最终却是个孤家寡人,走哪哪都是无牵无挂独他自己一个,连个血脉后代都没有,那就更加没资格跟他比了。
“啧,这还真是真正的神仙眷侣,天造之合,齐灵老儿,子嗣后辈这一点,泽是自认没法跟你比,今日你也难得有机会在泽面前炫耀一回,我便不与你计较,由你得瑟这一回吧。”
泽仙帝的确是眼红,但在这一点上,他还真只能眼红,连酸话都没法说什么。
谁让他家那么多儿孙,还的确找不出一个能够跟洛启衡相比的,更别说如今这变数都成了人家的外媳孙,比不得呀比不得呢。
不过,其他方面他可不会承认齐灵老儿还能比自己强,等以后反正他多的是机会扳回一局,倒是没必要非得在这种铁一般的事实面上硬是抬扛。
“还由我得瑟这一回,比不过就是比不过,我这是得瑟吗?我这是高兴,这是喜悦,这是发自内心地替我家外孙与外孙媳感到骄傲!”
齐灵仙帝才不承认他这是得瑟,他这见面礼早就备得足足的了,也开始有意识地理理自己的衣裳头发之类的,以便给马上就要过来看到他的外孙媳留下最好的第一印象。
毕竟他是衡儿嫡亲外祖父,可是绝对不能给自家孩子拖后腿。
“你确定那是你外孙媳?”
陆遇却是突然出声反问,这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还没正式结契吧,现在便管人家叫外孙媳未免早了些,毕竟最终那丫头是谁的媳妇谁的道侣还不一定。”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咦,陆遇你这话可不厚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我的外孙媳,难道还能成你家的外孙媳?你妒忌归妒忌,但至少也得看清事实,你可是连儿孙都没有的家伙,压根没资格同我抢外孙媳!”
齐灵仙帝可是太不喜欢陆遇这张嘴了,要么不说话,要么说出来的就没有什么好听的,要不是他的外孙媳立马就要到跟前实在不好意思动手揍人,他是真想好好跟陆遇论道论道。
“我要儿孙干吗?”
陆遇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齐灵仙帝,谁说抢人非得让子孙后代来抢?
他自己抢不行吗?
齐灵一下子没听明白陆遇的言下之意,倒是泽这种感情经验极度丰富者却是立马听出了端倪,当下便大笑道:“也是,谁说抢人非得要子孙代劳,像陆遇这样的,自己抢不就挺好?哈哈,齐灵老儿,这回我怕是要站陆兄弟这边了!”